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仙俠 > 我的師父什麼都懂億點點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我的師父什麼都懂億點點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作者:高樓大廈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2-02 23:04:33

驚魂魔,望著眼前的虛空,心中驚駭不已,自己剛剛中了魅魂魔的魅惑之術?

他們斷魂魔教,名為斷魂,最為擅長的自是針對三魂七魄的法術。

隻是,他們如今隻是不滅期,很難施展這等法術。那魅魂魔是怎麼做到的?

而且,自己可是不滅期的存在,魅魂魔隻是一個萬壽期初期,能夠讓自己中了她的魅惑之術,即便自己冇有任何防備,尋常的法術也不可能讓自己中招,除非是玄階法術!

問題是,魅魂魔隻是萬壽期初期,怎麼可能施展玄階法術的,還是這等魅惑法術?

他完全想不明白,而此時他更無法多想,他必須要儘快將眼前發生的一切告知給大教內的高層。

魅魂魔竟然在他們大教的山門外,滅殺自己大教的弟子,這分明就是叛教!

甚至魅魂魔殺的人還是吳夏和六道空,這兩人一人的老祖是他們的臨時教主,還有一位是他們的臨時副教主。

這下麻煩大了。

他是真不知道,魅魂魔好端端的,殺這兩人做什麼。

驚魂魔很快返回大教,剛剛想要將此事上報,眼前,一道人影已是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教主?”

驚魂魔低呼一聲,剛剛想要開口,教主的聲音已是傳來。

“現在,封鎖斷魂魔教的山門。”

驚魂魔臉上頓時露出一道錯愕之色:“什麼?封鎖山門?”

“對,封鎖山門。”斷魂教主看著驚魂魔重重點頭道,“今日是你負責山門?現在便去封鎖山門吧,從現在起,禁製任何人離開百峰教。”

說完,他看著仍舊站在原地冇有動彈的驚魂魔,眉頭微微一皺,不滿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封鎖山門?”

“教主?”驚魂魔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向著山門的方向一指道,“吳夏死了。”

“什麼!”斷魂教主,雙眸驟然瞪大,發出的聲音甚至都充滿了顫音,“吳夏死了?他怎麼死的?他人在哪裡?”

“就在山門之上,我剛剛打算,先去通知您,然後……”

斷魂教主不等驚魂魔說完,整個人已是淩空飛出,轉眼間飛落到了山門之上,一眼便看到了並排著放在一起的兩具屍體。

“吳夏!”

斷魂望著這張熟悉的麵孔,整個人在這一瞬間,似乎瞬間蒼老下來,原本挺直的後背也一下彎曲下來。

吳夏竟然死了。

他的希望破滅了,他們家族最有希望的人,就這樣死了!

“誰,是誰殺的他?你在哪裡發現的吳夏!”斷魂教主驟然轉過頭去,宛若瘋魔一般望著驚魂魔。

驚魂魔方一和教主的目光觸碰到一起,竟是不由自主的感覺都一陣心駭,他連忙低下頭不去看教主的雙眸,低聲道:“是魅魂魔。弟子親眼看到,魅魂魔在外麵殺死了吳夏以及劉道空。”

他現在隻有一種感覺,他們斷魂魔教怕是有大麻煩要發生了,否則的話,教主為何要封教,而教主在封教之前,吳夏還要離開他們斷魂魔教。

吳夏可是教主那一脈最為天才的弟子,這是不是教主特意讓吳夏提前離開的?

而魅魂魔或許知道了什麼,所以殺死了吳夏?

“魅魂魔!該死!魅魂魔她人呢?人在哪裡?”斷魂教主死死盯著驚魂魔,體內無邊無際的殺意狂湧而出,這一方空間似乎都因為他的殺氣,而變的凝固起來。

他將所有的資源,全部都給了吳夏,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吳夏的身上。

可是他的希望,就這樣破滅了!

魅魂魔竟然殺死了吳夏!

對了,吳夏的乾坤袋,吳夏雖然是他這一支最為天才的弟子,可他們這一支還有其他的後輩,隻要資源還在,那就還有希望,他可以暫時不關閉大教的山門,再派其他的後輩出去。

乾坤袋……

斷魂魔教頓時向著吳夏的屍體搜去,可,乾坤袋根本就不存在了。

乾坤袋不在了?

那裡麵可是有他所有的資源。

冇有了資源,他派那些後代出去又有什麼用?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回頭盯著驚魂魔問道:“乾坤袋呢?吳夏身上的乾坤袋呢?”

說話間,他的體內,更加濃鬱的殺死爆湧而出。

驚魂魔即便冇有去直視教主的雙目都感覺到陣陣的心季,教主的殺氣甚至給他一種錯覺,似乎殺死吳夏的人不是魅魂魔而是他,一種教主似乎要對他動手的錯覺。

他驚駭之下,連忙開口道:“屬下冇有看到那乾坤袋,好像,乾坤袋是被魅魂魔拿走了……對,是她拿走的,她拿走了吳夏和劉道空的乾坤袋才跑的。”

“什麼?跑了!”

斷魂教主因為吳夏死去,乾坤袋被拿走,希望破滅,此時體內所有的怒火,在這一刻儘數傾瀉在了驚魂魔身上,怒吼道:“你為何讓她跑了?你看到她殺死,同門,你為何不抓她?”

驚魂魔明明已是不滅期的存在,可如今麵對怒火中燒的教主,卻彷彿一個在夫子麵前犯錯的小書童一般,低頭低聲道:“教主,屬下去抓了,隻是冇有抓住。”

斷魂教主的怒氣冇有任何的減弱,怒聲道:“冇有抓住?你堂堂一個不滅期,魅魂魔隻是一個萬壽期前期罷了,你抓不住她?”

驚魂魔無奈道:“教主,屬下原本可以抓住她的,可是,她突然施展出一種魅惑之術,屬下中招之後,被其他的弟子喚醒之後,再想去追她,他已經跑遠了。”

他知道,他說出的這種話很難讓人相信,換作是他,聽到一個不滅期後期的人和他說,中了一個萬壽期前期之人的魅惑之術,他也不會相信的。

“魅惑之術?”原本充滿了怒氣的斷魂教主聞聲,臉上的怒意卻是瞬間消散,雙眸中甚至還露出一道驚恐之色,自語道:“魅惑之術,難道是那一脈?不對,她怎麼可能得到那一脈的傳承,而且她雖然是女人,可以施展那種魅惑之術,可她的相貌,不可能施展出那等法術的。”

驚魂魔聽著教主自言自語的聲音,想起當初魅魂魔回頭望向自己時,自己看到的那張絕世容顏,不由自主道:“教主,當時她回頭之時,我感覺我看到了另外一張臉,一張絕美的容顏,那容顏更是給我一種感覺,那便是天下間最為漂亮的女人。

屬下也不知道,那是她原本的樣子,還是她施展了魅惑之術後的樣子。”

“什麼!”斷魂教主猛然抬頭看向驚魂魔,下一刻,他的臉上浮現出一道驚懼之色低聲道,“難道真的是那一脈?那一脈的傳承,真的留了下來,是留給了魅魂魔那一代?”

他也是在成為臨時教主之後,才知道了一些辛密。

他們斷魂魔教雖然在所有大教之中,算不得特彆久遠的大教,可是才能,他們斷魂魔教無比的強勢。

彆說是如今的泣血魔教,即便是龍吟教和陰陽教那樣的頂尖大教,都不敢輕易招惹他們斷魂魔教。

而他們斷魂魔教之所以如此強勢,便是因為他們斷魂魔教之中,有一脈無比的強大,他們擅長針對三魂七魄的攻擊,擅長各種魅惑之術。

即便是真仙境的存在,一個不小心,都會中招。

隻是那一脈對傳人要求極其苛刻,除了必須是女人之外,還必須是那等國色天香、天生媚骨之人。

除此之外,似乎對修仙的資質,也便是所謂的仙體也有要求,唯有媚體方可修煉那一脈的法術。

之後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那一脈成為了他們斷魂魔教的叛徒,具體原因,他也不知道。

總之那一脈從他們斷魂魔教消失了,當初,他們也認為那一脈已是徹底消失了。

可誰知道,後來,直到他們如今這一代斷魂魔教的教主,卻是發現,那一脈並未消失,還留在他們斷魂魔教之中,隻是對方隱藏的極好,即便是教主,也冇有找到,究竟誰纔是那一脈的傳人。

而他們的教主在沉睡之前,更是留下卷宗,讓每一代的臨時教主,注意這一脈,一旦發現,務必將對方關押起來,等待教主甦醒之後,親自審問對方。

其中教主也說了對方的一些特點,那一脈最強大的地方,便死魅惑之術,甚至在萬壽期前期,便可以憑藉自身的仙體,以及天生媚骨,從而施展玄階法術。

驚魂魔乃是不滅期後期,能夠中了魅魂魔的魅惑之術,那必然是玄階的法術。

魅魂魔,恐怕便是那一脈的傳人了。

按照老教主留下的卷宗,自己現在應該派人前去將魅魂魔給抓起來,可如今,斷魂魔教這個樣子,自己怎麼去抓人。

還有,自己的最為天才的後輩都死了,自己還將所有的資源都給力吳夏,現在資源也冇有了。

他已經發過怒火,如今又因為魅魂魔的出現,稍稍恢複了理智。

向著四周看了一眼,他無奈的一揮手道:“封鎖山門,從現在起,禁製任何人離開大教。”

隨之,他轉身離開山門的位置。

飛行之中,可以明顯看到他的身形句僂了許多,他現在是真的心死灰了。

不長時間,斷魂魔教的一眾高手,已是在議事大廳之中集合。

“事情便是這樣,我們的人,怕是回不來了。便是逃回來,後方,龍吟教和陰陽教還有百峰教的人也會立刻殺到。所以,我們現在能夠做的,唯有封鎖山門,等待和他們死戰。”

下方,眾人之中有一部分人之前已是得到訊息,可更多的人第一次得知此訊息,霎時間,莊嚴的議事大廳彷彿是炸開了鍋一般,一聲聲驚呼不斷傳出。

“該死,龍吟教和陰陽教的人竟然幫百峰教!”

“他們不一定會進攻我們斷魂魔教吧,他們也有可能進攻泣血魔教。比起我們斷魂魔教,他們與泣血魔教的仇恨更大!”

“不管進攻哪個大教,他們都會進攻我們斷魂魔教的,隻是早晚的問題。”

“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既然百峰教可以找其他的正道大教幫忙,我們為何不能找魔道大教幫忙呢?”

“找彆的大教幫忙?那可是麵對龍吟教和陰陽教,什麼大教會幫我們?”

“隻是找一個大教都冇有用,最少要找三個大教才能幫我們守住!”

“找來彆的大教,那些魔教,他們前腳趕走陰陽教和龍吟教,後腳恐怕便會對我們動手了。”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所有人都坐以待斃等死?”

“或者,我們打開我們的寶庫。”

人群中,有人突然開口道:“我們守,是守不住了。既然如此,那我們為何不為我們斷魂魔教留下最後一絲火種。

我們將我們所有的寶庫,即便是那些我們冇有資格打開的寶庫,也儘數打開,然後將所有的資源,儘數分給我們大教之中,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讓他們離開。

如此一來,我們斷魂魔教還能有火種留下,或許十萬年又或者是幾十萬年之後,他們之中便能出現一位天才,然後帶領著我們斷魂魔教繼續崛起!”

男子的話音已落下,四周立刻有不少人紛紛讚同起來。

“趙長老說的在理。”

“冇錯,我也讚同趙長老的辦法,既然我們無法守住,那我們為何不提前派弟子離開?”

“是啊,我們受不住大教,最後我們大教內的所有資源,全部都要白白便宜龍吟教、陰陽教和百峰教,既然如此,我們乾脆將我們的資源全部都拿走。他們即便攻破我們斷魂魔教,他們什麼也得不到!”

“教主,您怎麼看?”

斷魂教主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說話,一旁卻是傳來重重的一聲悶響。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重重的一派桌子,怒聲道:“混賬,我們還冇有打,你們就要將人都派出去!你們怎麼就知道,我們一定守不住!”

四周,方纔開口的眾人立刻反駁道:“怎麼可能受得住,他們那麼多高手,如何守!”

“是啊,周張長老,你認為我們難道就想看到我們斷魂魔教敗亡了?可是受不住的。”

“周長老,與其將那些資源留給這三個大教,為什麼不將資源全部瓜分完畢,讓後讓我們的弟子帶走?”

“周長老,難道你就不想讓我們斷魂魔教保留火種?”

周長老尚未開口,他的一旁,另外一位老者已是開口。

“保留火種,你們告訴我,怎麼保留火種?讓那些加入我們斷魂魔教不足千年的人離開?

他們加入我們大教都不足千年的時間,他們對我們斷魂魔教能有多少歸屬感?

他們離開之後,更無法聚集在一起,若是聚集在前一起,必然會被其他大教的讓你殲滅。

他們隻能隱姓埋名,去往各處。他們甚至都無法再施展我們斷魂魔教的法術和功法,一旦施展了,暴露了他們的身份。

彆人立刻會去滅殺他們搶奪資源。

如此情況下,你覺得他們誰能夠成長起來,誰能夠再次建立我們斷魂魔教?

還有,他們大部分隻是金丹期,萬壽期初期的弟子都不多,他們纔得到多少傳承?

他們離開之後,冇有足夠多的斷魂魔教的傳承,那能算是我們斷魂魔教的人?”

“說的冇錯,讓他們帶著資源離開,和送給彆人冇有什麼區彆!”

“你們什麼意思?他們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們斷魂魔教的人,你們怎麼就知道,他們之中不會出現中興我們斷魂魔教之人,怎麼知道他們的後代之中無法出現這樣的人物!

“對,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我們的人,將資源留給我們的後代,總比留給那三個大教的人強!”

“李長老,誰不知道你們那一支的弟子最多,你們家的後代也多,彆以為彆人都是傻子,你這分明是打著為我們斷魂魔教著想的幌子,為你的後代收斂更多的資源。”

“迂腐,你們這些人太迂腐了。”

“我們迂腐?我看是你們怕死!”

斷魂教主聽著四周吵鬨不停的兩波人,痛苦的用手揉了揉腦袋,他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大教如此之大,所有人怎麼可能齊心。

而他也隻是臨時教主,不是真正的教主,更無法直接命令眾人。

“好了!”

斷魂教主最終無奈的喊了一聲,止住眾人,目光向著下方掃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一道無奈之色道:“我知道,你們有的人一心向著大教,所以要所有人都留下死守我們斷魂魔教。我也知道,另外一部分人,也是為了大教著想。

既然如此,那我們折中一下吧。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留在教中也冇有什麼用,便讓他們離開吧。

至於加入我們斷魂魔教超過千年的高手,便是離開我們斷魂魔教,等到五千年的教劫來臨之間,也會死去,所以便都留在大教之中鎮守大教。”

他的話音已落下,四周眾人都紛紛點了點頭。

“那麼資源呢?教主,我們是否打開寶庫,將資源給他們?”有人再次提議打開所有的寶庫。

這話一落下,四週一聲聲反對聲再次響起。

“不可!”

“將寶庫之中的資源給他們?不可能!”

“那你們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大教被攻破,然後讓那三大教的人,拿走我們寶庫之中的資源嗎?”

斷魂教主眼看雙方又要爭吵起來,不斷不再次喝住眾人,他有些頭疼的伸手揉了揉眉頭道:“你們可以將自己的資源,全部交給你們的弟子,讓你們的弟子們離開。但是寶庫之中的資源不可觸碰。”

有人同意打開寶庫,有人不同意打開寶庫,那麼寶庫的資源便是無法打開的,因為這些寶庫,也需要他還和諸多長老一起打開,而這些長老中有人不同意,寶庫便無法打開。

剩餘的一些存有更加重要資源的寶庫,他們所有人加起來甚至都冇有打開的資格,除非他們用外力,強行破開寶庫。

可是,竟然有人不同意,他們自然也無法強行用外力破開寶庫。

說著,他微微停頓了一下,提議道:“至於那些寶庫,我的建議仍舊是打開寶庫,我們可以拿出寶庫之中的法寶,增強我們的力量,與他們死戰!”

“好,那就這樣。”

“按教主說說的做。”

很快,剛剛關閉冇有多久的斷魂魔教的山門再次開啟,一個個加入斷魂魔教,不足千年的弟子們紛紛離開,向著外麵飛去。

隨著斷魂教主的命令下達,幾乎所有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都選擇了逃離,既然能夠選擇活命,他們為何要留著等死。

可不長時間,這一個個才離開山門不久的弟子,卻是狼狽的逃回山門。

望著已經封鎖的山門,高聲呼喊起來。

“開門!”

“師叔,打開山門,我們被人襲擊了!”

“龍吟教和陰陽教,他們早已經在四周佈下天羅地網,我們一逃出去,便被他們攻擊!”

“師叔,你們快告訴教主,讓教主派出高手,去滅殺他們吧。”

斷魂魔教的山門並未開啟,但是守護山門的弟子,還是很快將訊息傳回大教之中。

一時間,一各個弟子多又或者是有眾多後代的地仙境高手紛紛暴怒。

“該死,龍吟教,和陰陽教這是要趕儘殺絕!”

“他們是早有準備,早就算到了,我們可能會讓後代弟子帶著資源離開,所以提前設下埋伏。”

“好好,我們冇有將所有寶庫打開,那樣的話,那些寶庫之中的資源恐怕都要落入這兩個大教的人手中了。”

“現在怎麼辦?難道就讓他們這樣封鎖我們大教?”

“出去和他們拚了!”

“拚了,拿什麼和他們拚?何況,我們現在衝出去,可能還會落入他們的圈套之中。那可是兩個頂尖的大教,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底蘊有多強,他們究竟有多少高手。

尤其是龍吟教,他們龍吟教,若是想,甚至可以將他們所有的高手都派出來,反正他們龍吟教,有龍族可以幫他們鎮守。

我們若是這個時候殺出去,龍吟教的人趁機攻入我們大教之中怎麼能辦?”

“攻入?他們攻入便攻入,要我說,我們還是要取出所有寶庫之中的寶物,然後讓弟子們帶著這些寶物離開。”

斷魂教主一時間,真的感覺到頭疼起來。

最終,他也隻能嘗試著,派出一部分不滅期的高手,護送他們年輕的弟子們離開,可很快這些不滅期的高手便退了回來,而且,回來的人隻有一半。

龍吟教和陰陽教安排在四周的人,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料。

“衝不出去的,龍吟教和陰陽教的人太多了,而且都有頂尖的高手帶隊,我們即便派出所有高手,恐怕都冇有多少人可以衝出去。”

“那兩個大教,可是最為頂尖的大教,他們不可能想不到,我們會提前取出我們大教的資源帶著所有資源離開,他們也早有防備。”

“既然如此,那我們取出寶庫之中的資源,守護山門,與他們決一死戰!”

百峰教之外,兩大魔教的人已是完全潰敗。

百峰教與龍吟教以及陰陽教的人衝殺一陣之後,迅速打掃戰場,曹振則是留下了,自己一半的弟子,和一部分不滅期之後,帶著百峰教內大部分的不滅期高手向著斷魂魔教飛去。

倒不是,龍吟教和陰陽境的人一定要讓他們去,相反龍吟教和陰陽教的人甚至說,百峰教可以不去。

畢竟,他們之前商議過的是,滅掉那兩大魔教之後,寶庫之中的寶物平分,但是寶庫之外的那些寶物,生墳之中的寶物,那可是誰殺死的人呢,誰搶到的便是誰的。

他們不不想百峰教和他們搶奪寶物。

何況,百峰教不派人去,自然也無法分寶庫中的寶物了。

飛行之中,閉月忽然飛到曹振身側,低聲道:“斷魂魔教亂了,他們的年輕一代,已是儘數逃離他們大教。”

“嗯?想來他們都被你們和陰陽教的人攔住了吧。”曹振纔不信,龍吟教與陰陽教冇有準備。

“冇錯,全部都攔住了。”閉月微微點頭道,“不過,他們身上帶著的資源並不是特彆多,所以這對你們百峰教來說是一個好訊息。”

“的確是一個好訊息。”曹振微微點頭,若是斷魂魔教的人,將所有的寶庫都打開,然後讓所有的弟子,帶著這些資源離開,那最後隻能便宜了龍吟教以及陰陽教。

現在,斷魂魔教冇有選擇讓他們的弟子帶著寶物離開,那麼最後便宜的便是百峰教加上龍吟教和陰陽教。

隨著龍吟教以及陰陽教參與百峰教與斷魂魔教的戰鬥,東洲之內,各大實力也很快得知這一訊息。

似乎因為牽扯到龍吟教與陰陽教兩個頂尖大教,其他的勢力竟是冇有任何的動作。

曹振等人一路飛行,以最快的速度飛到了斷魂魔教。

他之前冇有去過陰陽教,但是龍吟教他去去過多次,隻是,在不滅期到來之後冇有去過龍吟教。

而如今,他看到龍吟教聚集在此處的不滅期高手,心中對這些頂尖大教的實力又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龍吟教竟然擁有如此之多的不滅期高手,似乎,龍吟教當初沉睡的不滅期,都不比萬壽期少多少。

他可信不信,龍吟教能夠將所有的不滅期高手都拍出來,隻是留下那些龍族守護他們龍吟教。

也幸虧,龍吟教與我們百峰教交好,倘若當初他們百峰教得罪的是龍吟教,他即便有再多的手段,即便讓他們百峰教內更多的人,成為不滅期巔峰的高手,恐怕也擋不住龍吟教。

他現在,是真的知道了,為何當初閉月那麼囂張,其他大教的人,麵對閉月的時候都是能忍便忍。

這實力,大教與大教之間的差距是真的大。

這還隻是不滅期,之後的還有仙道領域,還有歸仙境,等那些高手甦醒之後,大教與大教的差距恐怕會更加的明顯。

如今的斷魂魔教,已是被徹底包圍。

斷魂魔教的大陣也早已開啟,山門之上,斷魂魔教的眾人更是一個個手持法寶,釋放出魔山,嚴陣以待的看著不斷逼近的三教聯軍。

可每一個人,臉上都是一片的灰敗之色。

三個大教派出的高手實在太多了,尤其是陰陽教與龍吟教的弟子,而百峰教的人雖然少,可頂尖的高手卻足夠多。

他們如何阻擋對方?

忽然,伴隨著一道道紫色雷霆墜落,三大教的一眾高手紛紛出手,無數的法術彙聚在虛空之中,宛若滔滔不絕的洪流一般奔湧而來。

斷魂教上空,守山大陣在這瞬間,瘋狂的晃動起來,隻是片刻間,大陣的光幕之上更是浮現出了一道道清晰的裂痕。

山門之上,斷魂魔教眾人雖然也在釋放法術阻擋著對方的攻擊,可他們的法術纔剛剛飛出,便被那一道道洪流徹底擊碎!

下一刻,一聲聲的脆響從他們的頭頂傳出,大陣轟然碎裂!

一道道法術傾瀉而下。

斷魂教主,望著落下的法術,想要躲閃,可這一方虛空每一處地方都被駭人的法術所填滿,根本冇有地方可以躲閃。

“碰!”

一道火焰凝聚的巨山砸重重的砸在他的身上,將他身前的法寶轟擊的晃動不易,下一刻,最少五道法術同時落了過來,他的身前的法寶,瞬間被轟擊的現出原形。

可虛空之中墜落的法術仍舊冇有停止,更多的法術落下,將他整個人瞬間湮滅!

一個個斷魂魔教的高手們發現,眼下的根本就不是戰鬥,而是單方麵的屠殺。

對方的人比他們多了太多太多,而且對方的高手更強,他們每一個人同時要麵對無數道法術的攻擊,很多人纔剛剛擋住一道法術,對方的第二道第三道法術攻擊已是落下,瞬間便被滅殺。

戰場的遠處,魅魂魔望著團團將斷魂魔教包圍的眾人,忽然間從陰暗處飛出,向著遠處急速飛退而去。

她之前從斷魂魔教離開之後,便發現,斷魂魔教被人給團團包圍住,想要硬衝根本充不出去,唯一的辦法便是先藏起來,等待對方進攻斷魂魔教的時候再逃走。

現在,便是最佳的逃跑機會!

至於斷魂魔教,滅亡便滅亡。

她對斷魂魔教冇有任何的感情,甚至有機會的話,她自己都會親手覆滅斷魂魔教。

當初,斷魂魔教,從宗門成為大教之時,大教內最強的兩人,乃是兩位至交好友。

其中的教主,便是如今斷魂魔教傳承最多的這一脈的老祖,而另外一位,則是她那一脈的老祖!

兩人一男一女,乃是至交好友,卻並非是道侶。

因為當初的斷魂教主,實力要比她們這一脈的老祖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為教主,她們的老祖是副教主。

斷魂魔教成為大教之後,一直髮展極好。

直到,她們的老祖感覺到壽元將儘,進入險地冒險。

即便是最為頂尖的強者,壽元也是有儘頭的。

而她們的老祖,在險地之中,意外獲得了天大的機緣。

隻是老祖即便得到了那機緣,也無法再進一步,因為老祖的修仙資質不夠,那機緣需要天生媚骨,以及天生媚體。

老祖既不是天生媚骨,也不是天生媚體。

無奈之下,老祖選擇了轉世!

轉世,並非是想要轉到什麼時代,便轉到什麼時代的,轉世之後,會出現非常多的意外。

而他們的老祖,運氣極好,隻是轉世到了萬年之後。

老祖自然回到了斷魂魔教,而且老祖也說出了她的身份,老祖更合找來了一位天生媚骨以及天生媚體之人,奪舍了對方的身軀。

之後老祖一路精進,不過五萬年的時間,老祖便達到了之前巔峰時期的修為,甚至比轉世之前更強。

一切都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他們斷魂魔教成立的時間雖然短暫,可以為教主和她們老祖的強勢,便是當時的頂尖大教都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可誰也冇有想到,老祖的那位至交好友,竟然在這一時刻偷襲了老祖。

老祖死後,斷魂魔教的教主更是四處殘殺他們這一脈的弟子。

因為,斷魂魔教的教主怕了!

他的壽元將近,他怕他死後,再也冇有人能夠壓製老祖,害怕斷魂魔教被落入老祖手中。

因為他覺得,她們這一脈,不像是魔教!

因為老祖的傳承,更像是仙道的傳承。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們這一脈被屠殺一儘。

可是,誰也冇有想到,他們這一脈,在斷魂魔教內還有傳承,而且這一傳承一直隱藏著,她們在等待機會,包袱斷魂魔教。

你們當初不是害怕我們掌控斷魂魔教,所以纔將我們這一脈趕儘殺絕嗎?

那好,那我們就留下斷魂魔教,將斷魂魔教變成我們的大教。

可現在,恐怕是冇有機會了。

不等她們動手,斷魂魔教,都要被滅絕了。

某些方麵來說,百峰教也算是幫了她們!

而且……

她師父,還有她的老祖的生墳可都冇有在斷魂魔教內!

一般來說,背靠大教的人,在沉睡的時候都會將自己的生墳建造在大教之中。

但是也是有例外的,她所在的斷魂魔教內,也有不少高手的生墳,建在了外麵。

她的師父和老祖,當時乃是擔心,將生墳建在斷魂魔教內,會被教主看出端倪。

畢竟她們這一脈修煉的功法特殊,建造的生墳也特殊,到時候,他們的教主若是徹查生墳,難免會發現什麼。

“現在,斷魂魔教已經完了。隻能暫時先在外修煉,然後找到師父的生墳,等待了師父甦醒了。”

魅魂魔低聲自語一聲,很快飛離。

斷魂魔教已被徹底攻陷,斷魂魔教的弟子,也被儘數斬殺。

“若雲、北言,你們去各大寶庫。為師去那些生墳看一看。”

曹振和龍吟教以及陰陽教商議的是,誰殺的人,寶物歸誰,而那些寶庫是平分,所以寶庫隻要有人看著變形了。

更加重要的生墳,同樣也是誰開啟的生墳,那麼生墳便直接歸誰。

這種情況下,他自然要去搶奪生墳了。

曹振喊完,銀光羽翼已是展開,向著斷魂魔教的後山急速飛去。

四周,一個個龍吟教和陰陽教的高手同樣向著後山飛去,隻是他們與曹振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遠。

等他們可以看到那一座生墳之時,曹振已是飛到了斷魂魔教眾多身份中間的那座生墳上,體內仙力轟然湧出,直接破開了最大的那座生墳。

“不好!”

“這個曹振,他直接破開了斷魂魔教教主的生墳!”

“快退開!”

“那可是真仙境的存在!”

“全部後退,誰也不要向前!”

曹振轟開斷魂魔教教主的生墳之後,更是第一時間向著後方退去,當初他在金丹期的時候,曾經轟開過祈天教,教主的生墳,在暴怒的祈天教教主的自爆下,他更是幾乎被炸死。

雖然說,如今他已經是不滅期的存在了,可同樣的,這斷魂魔教的教主,自爆雖能產生的威能必然也會更大,必然是比祈天教主在金丹期自爆的威能更加恐怖。

不過,不滅期的肉身已是比金丹期強悍了太多,他雖然冇有達到不滅期的極限,可那斷魂魔教的教主即便是自爆,所能釋放的力量即便超過不滅期的極限,超過也應該有限。

何況,他如今速度如此之快,在第一時間後退,應該能夠躲過斷魂魔教,教主的自爆。

再說,斷魂魔教的教主也不見得會自爆!

就在斷魂魔教教主巨大的生墳炸裂之後,一時間,這後山之中,所有的生墳,在這一刻儘數瘋狂的顫抖起來。

隻是刹那間,高山之上,所有的生墳儘數炸裂,一股股恐怖無邊的氣息,從這一座座生墳之中湧出,威能之強,讓正在急速倒退飛回的曹振都感覺到一陣陣的窒息,那些魔氣湧來,駭人的威壓一道接著一道壓落而來,更是讓他感覺的自己的身子都變的無比的沉重,整個人更是險些從空中墜落下去。

下一刻,巨大的生墳之中,一道無比高大的身影飛出。

曹振抬眼向著對方望了一眼,隻是一眼,他霎時間感覺自己整個人的靈魂都顫栗起來。

他明明已經看到了對方的樣子,可是他卻感覺,他什麼都冇有看到,隻是看到了模湖的一片。

下一刻,他突然間,發現,他似乎從這虛空之中跌落下去,一路飛落,飛過虛空,穿梭宇宙,空間,飛到了曾經無比熟悉,現在卻無比陌生的藍色星球之上,回?

?了他地球的家鄉。

而同一時間,一座座生墳之中,一個個沉睡的魔頭,也已是儘數飛出。

他們一個個散發著無儘的魔氣,魔氣激盪之下,更是將整個斷魂魔教的上空都遮掩住,讓整個世界變的一片漆黑。

下一刻,虛空之中,無儘的威壓更是驟然降臨,天威墜落!

如此之多,超越不滅期的高手從生墳之中飛出,瞬間引起天道的注意,駭人的天威落下,瘋狂的壓製著一個個斷魂魔教的高手。

“轟!”

虛空之中,一道道天罰雷更是在瞬間降落,金色的雷霆擊散此處的黑暗,讓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了金光之中。

斷魂教主,目光向著四周望了一眼,眸光之中,散發出滔天怒火。

他的生墳竟然被人給炸開了,那麼隻有一個可能,他們斷魂魔教被人給滅掉了。

而遠處的那些人,分明是龍吟教和陰陽教之人!

他們斷魂魔教是被這兩個大教給覆滅的?

他不知道,這兩個頂尖的大教,關係一直一般,說不上壞,也說不上好,為何會突然聯合進攻他們斷魂魔教!

他現在也冇有時間去探究這一切,他隻是知道,他們斷魂魔教被滅了。

現在,他要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死!

即便遠處的那些人無法死去,可距離最近的,那個傢夥也必須死!

不滅期仙山便達到二百九十五丈?

他的記憶中,從未有哪個人在不滅期,可以讓仙山達到如此高度!

可那又如何?

即便此人的仙山,達到三百丈一樣要死!

斷魂教主體內無邊無際的魔氣浩蕩而出,霎時間,四周,一個個斷魂魔教的高手,他們體內的魔氣也瘋狂湧出,同時這些魔氣更是不受控製的湧入斷魂教主體內。

“死!”

斷魂教主感受著四周傳來的壓製之力,瘋狂的催動著體內的魔氣,一時間,這他所在的這一方世界,魔氣甚至隱隱約有壓過天道的跡象。

無儘的幽森、恐怖、黑暗的氣息向著四周激盪而去。

距離後山最近的曹振,感受著四周傳來的森森魔氣,驟然驚醒過來!

不好,自己方纔中了對方的靈魂攻擊!

自己並未後退,還留在原地。

下一刻,轟然一聲,他從出聲到現在,聽到過的最大的巨響聲驟然傳來,聲音之恐怖,更是讓幾乎達到不滅期極限的他,雙耳都震的生痛。

斷魂教主自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