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遊戲 > 我叫路明菲_不是路明非 > 一百三十三.水色天光(4)

最新網址: 汐月從那把刀上感覺到了令人熟悉的氣息,火之鍊金術登峰造極,曾幾何時她也曾看到過那以山為爐的技藝,融化的金屬流水一直從巍峨的穹頂蔓延至山腳下融入大海,嗤嗤作響水火難容,巨量的蒸汽把世界暈染成霧後的迷幻,最終成品便是雄偉的青銅城。

她用力眨了兩下眼睛,把久遠的記憶從腦海中一掃而空。戀舊很多時候都不是什麼好事,無論何種美好亦或困苦,都會成為過去式,並不會對當下有任何幫助,能否看到明日再度升起的太陽,隻取決於今日的作為。

從很多年前開始汐月就是這樣看清了所謂生活的人,她遊走在人世間,便如飛鳥劃過青空,遊魚淌過溪水,走走停停。忽然心血來潮,就會在某個地方多呆一段時間,看著潮生又日落,海灘上留下浸潤的痕跡,被衝上岸的貝殼卡在岩石裡。有時候她就那樣遠遠的發愣,等待某個小孩會忽然把它撿走,有時候是她自己下場,脫了鞋子勾在指尖,留下一串小小的腳印,撿起貝殼用力重新送它回大海,說聲小心下次不要再那麼倒黴了。

她無比熱愛這個世界,卻又無比憎恨這個世界,希望總是與絕望並存,撕下名為美好的幕布之後,露出的是背後潛藏許久的惡意。就像很多年前曾經那樣美好的夢境,夢醒來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落在身後,你回頭想要緊緊握在手中,卻隻能捧起從指縫中悄然流逝的碎片,再怎麼回顧也隻是徒增傷感罷了。

真討厭這種感覺。

周圍的空氣忽然變得非常濕潤,那感覺就像身處海濱漫步,呼吸到的同時是海上拂來的風與水,汐月攤開的左手掌上淩空拖著一顆直徑一米的巨大水球,充盈的水元素令它在穩定的形態下保持著充分的活性,冇有任何外力施加,但它仍舊如被撥動的地球儀那樣瘋狂旋轉。

地水風火,四大元素中水元素的可塑性是最高的,無論從龍族的言靈角度還是從人類科技的角度,水都擁有比其他三種元素更高的上限,本身地球上的71%都是水,真說起來陸地狂風烈火加一起都不是這種規模的對手。掌握了水的極致,就像掌握著名為世界的權柄。

汐月右手插進水球裡,旋轉即刻停止,水球瞬間化作一把精緻的長弓,刻畫複雜造型古樸,就像千年前的古物以水流的形式再現。它無需箭失更無需弓弦,所有的不足都會被這把水製的長弓自身補完,形態隻是個表象。

言靈·千瀧,如果將它在水係言靈中的地位做個比較,那麼橫向的結果大概就是火係中的君焰,這個言靈有部分和君焰相同的性質,可以快速提取周圍大氣中的水元素凝練出大量的流水,並將其固定硬質化,隨著使用者需求,它可以變幻出任何形態。使用這種言靈的人不需要攜帶任何武器,隻要是在有水元素的地方,隨時都可以手搓。

“還不快去幫師姐的忙!”看著雙方針鋒相對一觸即發,夏彌拍了拍芬格爾的肩膀,希望他彆沉浸在狠狠甩自己一耳光的餘韻裡歇菜了。

“我去乾嘛?去接著扇自己耳光麼?”芬格爾索性賴在地上不肯起來,滿臉無辜指了指自己臉上的巴掌印,“我覺得我已經做的夠好了!可是這個女人她剋製我!你看你師姐那麼自信,要相信她能搞定,好歹是唯一指定s級啊!”

“幾分鐘前你那麼英雄,現在又那麼狗熊,到底哪邊纔是你啊?”夏彌真是服了這臨陣倒戈的敗狗了。

“我覺得師妹你更加英雄一點,不如你示範示範?”芬格爾忽然笑的很諂媚,“你看我畢竟是個男人,聽到美女發嗲的聲音就扛不住,她一說話我就兩腿打顫隻想跪地,心性不太行,指不定你上你行。”

“拜托,我連學院都冇去,哪學過怎麼打架!用言靈的話大概就是連師姐一起打了。”夏彌吐吐舌頭,扭頭看看周圍,忽然腦海一道亮光閃過,“不過也不是幫不上忙!”

狂風驟然席捲,把歌劇院裡的窗簾全都吹開了,外麵昏暗的光透過格窗照了進來,在地板上投下柵格般的陰影,點亮了女孩們的裙裾。

汐月做出拉弓的手勢,水弓上分出一部分流水,一根細弱遊絲的水弦隨即勾在她的指尖,弦繃到極限便是擊發的千鈞之力,同樣是從水弓身上分出的流水化作應弦的箭失射出,水色的箭羽劃出尖銳的音嘯,那力量快的驚人。

路明菲執刀旋轉,腳尖點地輕盈如燕,浮光精準地命中箭失卻不發力,而是藉著這股力量完美迴旋一週,把箭失射向天花板,洞穿了水泥穹頂,水晶燈墜落砸的碎片橫飛,那支由流水形成的箭失有著不亞於炮彈般的威力。

參孫教導路明菲的時候說過,刀劍這種東西,有兩種用法,其一是力,在真正的戰場上生死相搏,力氣絕對是第一要務,先虛弱的一方就會被對手抓住可趁之機,以雷霆暴雨般的攻勢讓你無法喘息,直至失手死亡。其二則是技,古往今來有那麼多的劍俠刀客,甚至延伸出各種流派,他們著重的是在力之後的精湛技巧,用各種方式將刀劍發揮出遠在鋼鐵之上的效能。

她說力量絕對不是明菲你的強項,所以我教給你的東西會著重於技巧本身,你可以把它們看做是遊戲裡的技能,每種技能都代表著應對不同環境的手段,一定要記得千萬彆選擇硬剛。

路明菲剛用的那招名為回鋒,是精準與技巧並存的招式,參孫說自己用的時候可以在回身的一瞬用刀勾走對手的武器,路明菲還是個半生不熟的新手,不覺得自己有那樣的準度,但要是接一發知道是從正麵來的箭失還是能做到的。先接住對方的力道卻不發,轉而再進一步將自己的力量施加上去改變方向,其名即為回鋒。

汐月弓失連發,每一擊都朝向路明菲身邊不同的位置,這是用弓高手的技巧。弓這種武器本身就非常難以快速連發,現代遊戲為了遊戲性通常把弓兵設計成近戰鹹魚,但實際上,古代的弓手是精英兵種,連射需要極大的臂力支撐才能做到,這種人真拿起刀來拚近戰隻會比一般人更加凶狠。而汐月拿的水弓本身並不需要自己發力,所以她能以極快的速度連續射擊,封死對手行動的空間。

路明菲踏步前進,改用雙手握劍,因為汐月的水箭動能強勁,如果她不全力揮砍,就會在碰撞時被那股暴力擊潰。

由水固定形成的箭失固然威力強大,但它的物理性質依然是水本身,精準的斬擊可以把它直接切開,一旦失去原本固定的形狀,這支水箭就會在頃刻間潰散成飛濺的水滴,即使潑灑到身上也冇有任何攻擊性。路明菲斬切揮舞,一路向前,肩頭胸口腹部甚至是麵孔上都是被切開的流水,濕漉漉的沿著髮梢滴落。

她和汐月之間的距離接近到了三米,停住了步伐,湛藍的水色長槍一擊刺向她的心臟,如果冇有及時停手用浮光護住要害,這一下就能要了她的命。

汐月變招了,距離被接近之後水弓就改換成了水色的長槍,這種距離下她的武器對路明菲幾乎是降維打擊,長度根本不在一個檔次,路明菲很難近身。

路明菲忽然向前甩腿,一隻銀色的高跟鞋精準地飛向汐月麵門,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悄悄解開了鞋帶,大概早就想著籌備踢掉鞋子來一發偷襲了。

汐月不得不向後退了一步,水槍潰散化作幕牆擋在自己麵前,因為那高達8cm的鞋跟又尖又細,彆說是甩出去了,就算是拿在手裡直接朝臉拍都能在人身上拍幾個血窟窿。

鞋子彈飛出去,隨即汐月化水為劍,因為她知道下一擊就在巧變的突襲之後。

浮光果然緊跟而來,路明菲把另一隻鞋子也踢掉了,赤腳之後行動便更加敏捷,這點距離隻是一個助跑就能完成的事情。

近距離對拚是參孫說的忌諱,但路明菲這會兒並非想著和汐月拚刀,浮光第一刀正中汐月的水刀,隨即指尖翻轉,浮光以詭異的角度在她的手指間舞動刺出第二下,隨即是同樣的手法再度變換角度打出第三下,速度之快簡直令人眼花繚亂,雖然力道不強但屬實把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道理髮揮到了極致。

飛鳶探月,據說是看到夜鷹在月色下數次捕食田中野鼠而煥發的招式,迅猛是其第一要務,如果不夠快,招式的威力就會大打折扣甚至被對方強行中斷。

好在路明菲確實能夠快,這得益於手裡的武器,浮光的材質導致了它透明,也同時令它幾乎冇有重量,掄七十二斤偃月刀的關公出手肯定冇有拿著小刀捅來捅去的小賊快,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這招式最多隻有十下,到第十下無論是氣勢還是力量都會到了極限,汐月連防十刀穩中求勝,在感覺到路明菲力儘想要退卻再找機會的時候驟然向前,雙手合攏又一分為二,隨即一劍化兩劍左右雙持包夾橫掃路明菲胸口。

路明菲瞬間下腰!得益於這半年來的苦修,她的身體柔韌如體操運動員,打架十分靈活。劍風掃著髮尾切下一縷碎髮,她順勢向後雙手撐地迴轉一圈,用腳猛踢汐月下頜。因為冇穿鞋子,這一腳過去把汐月踢的頭昏腦漲自己也腳背紅腫,要是再狠點說不準大家就一起骨折了。

她還是冇有楚子航那般我傷敵必死的覺悟,多少還是懂得心疼自己,要是換楚子航來,這一下不把對麵踢殘廢自己也得踢成獨腿大俠。

路明菲齜牙咧嘴地單腳往後蹦了兩步遠離汐月,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她不打算和汐月正麵拚力氣,也不打算再拉遠機會讓汐月能使出遠程的武器。

短短的交手在屏息之間多次來回,路明菲這會兒有種感覺,汐月似乎非常不擅長近戰,她一上來就用了弓,後來是槍,看起來好像是根據距離變化在做應對,實際上都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優勢地位。當雙方的距離拉近到隻能用鞋子和劍作為武器的時候,她的反應和力道都出現了很大的弱勢,路明菲第一次對人使用飛鳶探月,就能把汐月完全壓製住。

“你……不太會近身戰吧?”路明菲緊緊盯著汐月。

汐月揉了揉下巴,揮手解除了雙劍的固定,水流四散,在她腳邊慢慢流淌開來。

“是。”很難想象在這種占了劣勢的情況下汐月居然點了點頭,如此坦然,這和她剛剛那種唯我獨尊的自信可不像是一個人。

“投降吧,卡塞爾定罪還是蠻講道理的,有一套自己的法則,以你的罪行大概是無期徒刑,起碼不會被外麵虎視眈眈的執行部直接就地格殺。”路明菲第一次用上這種口氣,心裡有點小激動,好像自己成為了卡塞爾指定的談判高手,正在和暴徒談條件,頗有種警匪劇的感覺。

“你在說什麼蠢話呢?”汐月歪著腦袋,一副很好笑的表情,即使此刻她說話仍舊那樣魅力十足,塞壬的歌聲對她來說似乎是種被動生效的言靈,“我的近戰水平確實稀爛,那是因為我不屑於玩這種暴力的遊戲, www.ukansh.com我真正的長處是玩起言靈來,所有人都得跪拜在我腳下,用你喜歡的二次元來說,我是個頂級的……法師。”

她的話音落下,數十道水柱從滿地濺開的水窪中沖天而起直抵天花板,切開穹頂上的吊燈粉碎岩灰,把整個歌劇院分割成了數個湧泉中的小世界。很難想象在這種地方會有那麼多的水流,就像音樂節上跟隨韻律的噴泉,隻是這噴泉的烈度極其之高,彷彿無窮無儘,把視野都完全遮蔽了,衝擊天花板的水花如暴雨驟降,把路明菲淋的渾身濕透。

“從一開始我和你對決就是個陷阱啊小可愛,和我做對手,你隨時都得注意身邊哪怕隻有一灘的積水,因為就連那,都可以是我為你設下的鐐銬。”

確實都是陷阱,那些水是路明菲自己砍斷汐月的武器所噴灑出來的,沿著她進攻的路線和她身邊淌了滿地,當湧泉爆發的時候,就完美地形成了對她自己的牢獄。

路明菲知道汐月就站在自己前麵這道水幕的後麵,可她卻看不見汐月,隻能從劇烈的水流聲中聽到汐月那獨特的嗓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