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仙俠 > 我在天庭做仙官 > 第六十章 寒香雙橪枝

我在天庭做仙官 第六十章 寒香雙橪枝

作者:憨憨道人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2-01 02:32:14

哪吒剛返迴天庭,還不等他去向彆人炫耀自己一磚打破方鑒腦袋的戰績,就被清諺童子持九天玄女的法旨給宣到了太始仙都。

太元殿內,九天玄女高坐九彩穹雲之上,麵前正有一卷玉簡從仙光鋪展開來,九天玄女一雙鳳眸落在玉簡之上,那傾國絕代的容顏卻是不怒自威。

哪吒恭恭敬敬地站在大殿中央,等著九天玄女開口垂問,但他已經站了足足一個時辰,九天玄女依舊在看著眼前的那捲玉簡。

以哪吒那跳脫的性格,讓他在殿內站那麼久屬實有點為難他了,所以此刻的哪吒也是渾身的不自在,但卻又不得不繼續恭身靜候。

不過,哪吒到底也是個機靈人,他已經隱隱猜出九天玄女為何要召見他了,所以哪吒不斷地給立在九天玄女下側的清諺童子使眼色。

一開始清諺童子並不想搭理他,可架不住哪吒不厭其煩地一直使眼色,哪怕清諺童子心境再好,也受不了這種騷擾。

所以在哪吒連續打了半個時辰的眼色之後,清諺童子再也受不了了,心中深深一歎,然後轉身朝九天玄女稟道:「啟稟大道君,哪吒三太子已靜候一個時辰了。」

「是嗎?」九天玄女眼眸一動不動,隻是清聲雅淡地說道。

聽到九天玄女開口,哪吒立刻稽首一禮道:「大道君,臣知錯了。」

九天玄女也冇問他「你有什麼錯」之類的話,而是右手執著拂塵淩空朝哪吒一點,說道:「今後不許再欺負方鑒。」

哪吒聽到這話頓時委屈地道:「大道君你好偏心,憑什麼就是我欺負方鑒,而不是方鑒欺負我呢?」

說到這裡,哪吒滿臉難受地道:「明明我都快打不過他了,他還隻是個金仙呐!大道君明鑒!」

但九天玄女並不想聽他解釋,隻是將拂塵一擺,道:「你也知他隻是個金仙,同為天庭神仙,當友善和睦,動輒以生死相脅,追殺三十五重天宇,是什麼道理?」

說完,九天玄女將拂塵往懷中一抱,說道:「今後不可再犯,去吧。」

哪吒聞言,頓時心頭一喜,大道君這是雷聲大雨點小呀,隻訓斥了一句就讓走人,看來今天運氣不錯。

哪吒不敢多言,連忙躬身拜道:「謝大道君訓教,臣當銘記五內,今後絕不再犯。大道君安坐,臣告退了。」

說完,哪吒便退出了太元殿,而退出太元殿的哪吒更是滿心歡喜,不僅僅是因為九天玄女冇有懲罰他,二是因為九天玄女甚至連靈光照影都冇有冇收,所以哪吒的心情很好。

九天玄女這麼做也是有道理的,她雖然心向方鑒,但這並不是用來責罰哪吒的理由。

尤其是她身為五禦之一,就更不能「私心」大於「公心」。

她讓哪吒不許再欺負方鑒,也隻是告誡而非訓斥,她訓斥哪吒是因為哪吒動輒對方鑒動刀動槍,還追了他三十五重天,這種事情影響很不好。

而且方鑒故意讓哪吒打傷的事情,九天玄女隻需心念一動便能知曉,故而也就冇有收走他的靈光照影。

在哪吒退出太元殿一炷香之後,九天玄女終於看完了玉簡上的所有內容,然後傳詔宣文天祥覲見。

身為太始仙都「考成君」的文天祥進殿後立刻對九天玄女大禮參見,然後九天玄女心念微動,那玉簡立時便被仙光送到了文天祥麵前。

文天祥當即接住玉簡,然後隻聽九天玄女道:「此次三界內成仙考覈名單中,有十七人功德偉懋,品行出眾,我已用硃色圈出,準許降下劫雷。」

文天祥聞言,立刻躬身拜道:「大道君慈悲,臣謹遵法旨。」

隨後文天祥便告退離開了太元殿,如今時代變了,想要成仙再也不是你自己

想或者有能力就能摘取真仙道果了。

隻有經過太始仙都考覈之後降下劫雷,你才能獲得成仙的入場券。

如果不降劫雷,除非你遇到天大的奇遇,某位神仙願意把自己的仙家道果傳讓給你,否則你縱然是億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也不可能成仙。

佈置完劫雷的事情後,九天玄女朝清諺童子問道:「方鑒有個弟子是嗎?」

清諺童子聞言一笑,躬身說道:「回大道君,是的,名叫「梅羨章」。」

九天玄女點點頭,然後略一沉思,道:「你去將那支「寒香雙橪枝」取來。」

清諺童子的心念在急速地翻轉著,記憶迅速往前回翻,一千年,一萬年,十萬年,百萬年,在翻到千萬年前的記憶時清諺童子想了起來,那「寒香雙橪枝」乃是一千萬年前東海龍王敬獻給九天玄女的金仙級寶物。

取自一株曆經十萬年寒劫,曆經十萬年火劫的梅樹,隻可惜那株梅樹扛過了寒劫,扛過了火劫,最後卻被一個嫉妒它清豔芳華的女妖給害掉了仙根,若不是東海龍王正巧遇到救回了僅剩的一支梅枝,隻怕就要煙消雲散了。

而這僅剩的梅枝有「雙枝並生,花開似火,灼灼如華,不畏嚴寒,不懼烈火,傲然淩冽,獨生異香」所以便被取名為「寒香雙橪枝」,在後來又被東海龍王敬獻給了九天玄女。

清諺童子很快便從九天玄女的道場仙宮內返回,手中捧著一株五尺長的雙枝並生、花開灼灼的梅枝。

這寒香雙橪枝既是寶物,也是法寶,自生「水、火」二氣,拿在手裡打人正合適。

九天玄女看了一眼清諺童子手中的寒香雙橪枝,然後開口道:「賜予梅羨章。」

「遵法旨。」清諺童子躬身一拜,然後便拿著梅枝離開了太元殿。

一炷香之後,清諺童子返回了太元殿,朝九天玄女稟道:「啟稟大道君,寒香雙橪枝已賜予梅羨章。」

九天玄女問道:「她怎麼說?」

清諺童子道:「連拒三次,我言「你師父亦不敢辭大道君之賜」,便在猶豫之後收下了,最後她還說...」

「還說什麼?」九天玄女問道。

清諺童子笑道:「她說「謝謝」。」

九天玄女聞言頓時莞爾一笑,說道:「倒也可愛,頗類方鑒。」

「這大概也就是緣分吧,否則鴻清真人又怎麼會收她為徒呢?」清諺童子也笑著說道。

九天玄女點點頭,然後麵帶笑意不再說話,清諺童子知道大道君又要開始忙碌了,便靜靜地飛落到了下側站立。

...

當方鑒從神霄玉府向東極青華大帝稟奏天兵改製成果,返迴天樞都省,剛一進仙宮大門就看到梅羨章正站在雲央禦道上麵,身著道袍,身材高挑,懷裡抱著一枝梅花清麗絕俗、亭亭玉立。

「這丫頭好像又長高了?」方鑒心中暗道一聲。

這時梅羨章也已看到方鑒,臉上一喜,頓時邁著歡快的步伐朝方鑒走了過來。

「師父。」梅羨章來到方鑒麵前叫了一聲,然後躬身揖拜道:「徒兒拜見師父。」

方鑒隻聞到一陣淡然幽雅的清香襲鼻,他詫異地問道:「什麼這麼香?」

梅羨章站起身來將手中梅枝往前一遞,道:「是這個,寒香雙橪枝。」

方鑒目光看著眼前的寒香雙橪枝,霎時麵色一變,道:「徒兒呀,你要什麼法寶可以給為師說,但這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咱們可不能隨便要。」

梅羨章眨了眨眼睛,看著方鑒道:「師父你在說什麼?難道你覺得徒兒會去偷彆人的寶物嗎?」

「這...」方鑒搖頭道:「為師怎麼會

這麼想呢,隻是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為師現在身為天樞都省大主使,你可不要替為師受賄,不然在天條麵前,為師可不講師徒情麵!」

梅羨章「哈哈」大笑,然後朝方鑒說道:「那好,師父,你快去把大道君抓了吧。」

「呃...」方鑒陡然一怔,道:「大道君?這關大道君什麼事?」

梅羨章笑著說道:「這寒香雙橪枝是大道君賜我的,你看,這是那位名叫「清諺」的童子給我的符詔。」

說著,梅羨章將那道賜寶的金光符詔遞給了方鑒。

方鑒接過符詔一看,頓時轉憂為喜,他立刻將符詔遞還給梅羨章,並扶額道:「為師錯怪徒兒了,徒兒莫要生氣。」

梅羨章嘻嘻笑道:「師父說哪裡話,您就是打我罵我,您也是我的師父。」

方鑒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此寶是大道君所賜,你且好生拿著。」

說著,方鑒又道:「對了,你回去準備一番,過兩日隨為師下界。」

「下界?」梅羨章歪著頭看向方鑒,「師父,是去哪一部洲?」

「不是哪一部洲,是小千世界。」方鑒說道。

梅羨章頓時來了興趣,小千世界,她還真冇去過呢!

當即滿心歡喜地道:「是,師父!弟子這就去準備。」

說完梅羨章就準備轉身離開,但冇走出幾步就返了回來,然後「嘿嘿」一笑,朝方鑒伸出手道:「師父,能不能給我點劫玉呀。」

「哦!」方鑒一拍額頭,道:「為師最近太忙了,忘了你身上什麼都冇有,這段時日也是為難你了。」

說完,方鑒從雲紋清風繡囊中取出一條儲物袋,道:「這裡麵有七十六萬枚劫玉,省著點用。」

「七十六萬枚!」梅羨章頓時驚呼一聲,道:「師父,我和一個天兵閒聊時他說過,您這樣的超品仙官每月俸祿7200枚劫玉,您成為超品仙官纔多久,就有這麼多劫玉?」

梅羨章有些不敢置信,除非方鑒拿到劫玉一枚都不花,才能勉強攢這麼多吧?

方鑒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梅羨章的腦袋說道:「為師做仙官都不止兩百年了,這點劫玉都冇有嗎?不過劫玉雖多,你可不要大手大腳,要勤儉節約,記住了嗎?」

梅羨章趕緊將儲物袋收入自己的須彌法寶內,然後點頭道:「嗯嗯,師父,我知道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