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75章 亂世哀曲裡的一點鋒芒

-

第2475章亂世哀曲裡的一點鋒芒

菩提萬宗,宛若涓流彙聚成河。

各大宗門,集結弟子,精神抖擻的出現在了破曉的曙光之下。

左天猛率領星雲宗的弟子們,亦是出現在了白鶴洲的青蓮廣場。

青蓮廣場位於女尊雕塑的正前方。

萬道青蓮綻放,盤旋在廣場的四麵八方。

廣場以女尊雕塑為正中心。

麵積巨大。

是一眼看不到頭的寬闊。

潺潺的流水聲,淅淅響起。

楚月作為星雲宗少宗主,武神境弟子之首位,立在前方淡淡地看向了鶴皇。

鶴皇乘風而起,分彆攤開了兩隻手掌。

左手是一方絕品法器,蒼穹羅盤!

右掌放置著黑色的八寶鬼塔。

羅盤開道。

鬼塔鎮壓。

這兩樣法器,是每一屆宗門大比所需要的。

鶴皇先將絕品法器蒼穹羅盤丟出。

隻見圓形的羅盤,猶如太陽之光,直衝到了高空之上。

鶴皇懸浮於獵獵風中,宛若古來大帝,俯瞰塵世。

“煩請萬宗諸君,隨本皇一道開啟菩提老祖的法器,蒼穹羅盤!”

話音落下,就見左天猛、陳清音在內的萬位宗主,共同盤膝而坐,雙手結印。

萬道氣力之光,羅織絢爛,俱都灌入了蒼穹羅盤內。

蒼穹羅盤周身焰光熾盛,耀人眼球。

菩提之地萬位宗主的齊齊出手之下,大開蒼穹羅盤。

隻見蒼穹羅盤宛若一方森嚴的擂台,出現在青蓮廣場的大地之上。

“蒼穹羅盤,變幻無窮。”

薑不語嗓音凜冽道:

“既可為擂台,亦能作囚籠,山川河流,乾坤萬象,俱在菩提老祖的羅盤之中。”

“此外,還有不定數的菩提造化,隻逢有機緣者得之。”

“萬宗大比,點到即止,為和平而戰,自不可出現殺戮之事。”

“在仁和純良的菩提之地,當永記菩提老祖的教誨,凡殺心重者,便要送進八寶鬼塔,嘗十八層煉獄之苦。”

“......”

話音才落。

鶴皇手中的八寶鬼塔,便出現到了青蓮女尊雕塑的手掌之上,且無限變大,直到與女尊雕塑融為和諧的景兒。

“諸君。”

鶴皇朝四方作揖,“大比前,可讓先鶴皇僅剩的愛女,顏小公主,為諸位舞一曲。”

他拍了拍手。

就見琴師奏樂。

無數人的目光所至,是被用輪椅推到人前的顏暮。

與昨晚不同的是,她穿上了一身鮮紅的霓裳,但大腿以下的部分,是空蕩蕩的。

眾所周知,白鶴洲小公主顏莯,曾經一舞傾城,不止驚豔了白鶴洲,連洲外之地,都有絡繹不絕的修行者們慕名前來。

奈何小公主當初卻說,高山流水覓知音,隻為世間知己者而舞,為心上人所舞。

顏暮低著頭,雙手死死地攥緊。

她曾是父親驕傲的女兒。

如今,卻要以殘身來萬宗麵前丟人現眼嗎?

她心雜亂,又失雙腿,對麵琴師的奏樂不入她耳。

如何舞?

舞不了!

顏暮眼睛通紅地看向了鶴皇,有千萬分的不理解。

縱然彼此有誤會,但曾經私定終生,相知相愛過的兩個人,如何能做到這個地步?

薑不語薄唇微掀了一下,淡聲道:“鶴皇,你的小公主,好似舞不了。”

“是本皇錯了,一介殘軀,自是舞不了,當真是耽誤了大家的工夫。”

鶴皇冷笑。

他懶倦地抬起手,輕擺了擺,示意琴師們退下。

“且慢——”

少年尾音輕挑端的是好整以暇,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

鶴皇、薑不語以及六大聖主,都看向了說話的楚月。

“弟子葉楚月,星雲宗少宗主,略懂音律,不知諸位可否給弟子一個獻醜的機會?”少年朗聲問。

左天猛回頭,詫然地看向楚月,還用神識傳音興奮地問道:

“少女,你還有多少驚喜,是本宗主不知道的?”

楚月的臉上頓時落下一排黑線,無語地望著這冇個正形的宗主。

鶴皇細細打量著楚月,嗤笑:“你就是那個把父母送去大牢的弟子?”

“是的,葉某就是那個忘憂城禦千獸,數月突破九十多星,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弟子。”

少年老實巴交地點頭道。

而她這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高談闊論呢。

許予輕車熟路地閉上了眼睛,唇動無聲吐出了兩個字:丟臉!

鶴皇臉龐抽動了下。

然後說——

“既是如此,那就由葉弟子你來奏樂吧。”

少年咧著嘴笑,足尖點地飛掠而出。

路過顏暮公主身邊的時候,微微一頓,對視了眼,再繼續掠到琴師身邊,將對方的位置替換。

她坐下撫琴,試了試琴絃,抬眸依舊望向顏暮公主。

顏暮還在輪椅之上,紅著眼對楚月搖搖頭。

她已經夠丟臉了。

不願再讓葉楚月陪她丟臉了。

少年的神識傳音,響在她的腦海。

“能給公主奏樂,葉某,不勝感激。”

顏暮睜了睜眼眸,兩行清淚拚命地往下流。

她依稀記得。

那個晚上。

奄奄一息的青年,微笑著說:

“能夠作為公主的未婚夫,陪公主走一段路程,就已不勝榮幸,怎堪奢求讓公主成為在下的妻子呢?若有來生,或許可以奢盼,但在下隻求今生,哪怕什麼都求不到。”

顏暮的心臟,疼痛到不行。

有人不曾言愛,卻護她一生,直至生命儘頭。

有人聲聲質問,把她雙腿斬去,讓她的世界無聲。

恨嗎?

她不恨。

她是白鶴洲公主。

她有自己的驕傲。

顏暮閉上眼睛,嘗試與楚月昨晚留下的本源之氣與神農之力溝通。

那是她觸底反彈的最後機會!

“叮——”

楚月撥動琴絃,發出清脆之音。

隨後,手腕微轉,指尖快速撥動。

聲音幽婉如深宮棄婦,訴不儘幾多怨。

“她怕是動不了了,葉弟子。”鶴皇冷笑。

“叮——”

就在這時!

琴音變得殺氣騰騰。

顏暮睜開了眼睛。

與以往不同的是,她的眼底,滿是秋風咧咧的肅殺。

像是馬革裹屍的為將之人,從漫天黃沙裡走出!

顏暮運用本源之氣催動霓裳,神農之力為雙足。

卻見她掌心一拍,掠到了半空。

世人看不見她失去的雙腿。

隻看見風中的紅色霓裳,像是亂世哀曲裡殺出的一點鋒芒。

少年見此,笑了。

此刻,琴音如殺,霓裳似血,她是她的知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