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玄幻 > 至尊神皇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一章 目的

至尊神皇 第三千九百二十一章 目的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25 01:28:54

閻無神不知道的是,早在劍神殿,池瑤就和白卿兒握手言和,兩個同樣驕傲而冷漠的女子,如同閨蜜般親密無間,甚至相互傳了對方絕學神通。

究其原因,或許是因為來自更強者紀梵心的壓力。也或許,她們是以這樣的態度,告訴張若塵和天下人她們的驕傲,絕不會因為一個男子而爭風吃醋,她們活的是自己。

針對某一個人的感情,隻是她們生命的一部分。她們更大的追求,乃是至高無上的大道,和自身生命意義的探索。

張若塵一行人,見到她們的時候。二女正在一株紫紅色神樹下的園林中舞劍,衍化的是陰陽兩儀劍陣。

紫紅色樹葉不斷飄落,兩道曼妙絕倫的白衣身影,如天女飛花,翩然驚鴻中見雷霆之威。

池瑤和白卿兒皆進入日晷修行多年,且各有機緣,如今修為非凡至極,齊齊踏入大自在無量,直追族長、殿主級數的人物。

劍陣一出,在場眾人心中無不暗凜。

見張若塵到來,二女仙氣飄飄的飛落,收劍入鞘。

空氣中,仍殘留餘香。

池瑤白色儒袍,髮髻挽纏以木簪束之,顯得頗為清素,冇有往日的氣勢淩人和華貴雍容。她道:「卿兒煉化石嘰神星的世界之靈後,修為已在我之上,看來未來將有很長的一段追趕之路。」

「凡是都有因果,這未必是好事!再說,池瑤姐姐若與葬金白虎合二為一,我未必是對手。」白卿兒長裙素雅,青絲如瀑,有著淩波仙子般的動人姿態。

不知情的人,多半會以為她們二女之間有某種特殊情感。

遠處,閻無神用胳膊肘撞了撞張若塵,低聲道:「可以啊,這白卿兒心高氣傲,且殺伐果斷,能這麼謙虛,實在難得。如果我冇有記錯,她的年紀比池瑤更大一些,卻以妹妹自居,了不起,你有些讓我刮目相看了!」

「和我無關,有魅力的女子時會相互吸引的。」

張若塵意味深長的傳音,又道:「不過,女人啊,表麵上姐妹情深,相互謙讓,心中怎麼想的,隻有她們自己知道。不過,我倒是樂意看到她們如此,竟有些莫名的開心。」

見張若塵不再像之前那麼冰冷,像曾經那般與他打趣,閻無神道:「若塵兄不再懷疑我了?」

「無神兄能主動告知自己和骨閻羅的關係,已經是對我最大的信任。走吧,該談正事了!」

張若塵看了一眼身旁一直沉默的般若,向池瑤和白卿兒走去。

雖然與閻無神談笑風生,一派輕鬆寫意的模樣。實際上,讓三個以上的女子同時出現,而且還有許多外人在場,張若塵心中多少是有些異樣。

而且他相信,這三個女子心中也必然怪異,絕不會像她們臉上那麼淡然和無所謂。

本屬於石嘰娘孃的那座琉璃神殿中,張若塵、閻無神、白卿兒、池瑤、般若,還有神古巢的五大長老,分坐大殿兩側。

值得一提的是,葬金白虎如今乃是神古巢五族「葬」族的大長老,卍字青龍為「卍」族大長老。

另外三大長老,分彆是「生」族的霧真大長老,「一」族的一城大長老,「衍」族的清福大長老,皆是大自在無量的修為。

神古巢僅僅隻是現在展現出來的冰山一角,已經讓張若塵大為震撼,對這個神秘莫測的史前文明有了更深的瞭解。

全部實力展現出來,怕是超過天庭的任何一座主宰世界。難怪天庭和地獄界開戰,神古巢卻能中立其間數十萬年。

一番寒暄和介紹後。

如書生般灑脫自然的池瑤,露出慎重神色,向坐在她右手邊的張若塵道:「塵哥,我們此來黑暗之淵防線,乃是打算前往下界,營救星

海垂釣者。這是太師父和神古巢祖神一致的意思!出發時,太師父叮囑,讓我一定要請你一起前往,不可冒然行動。」

張若塵敏銳的把握住了什麼,道:「太師父去了神古巢?」

池瑤點了點螓首,道:「三位半祖一旦進入幽冥地牢,天下必有钜變,天庭那邊的許多諸天都在暗中聯絡。崑崙界和神古巢的頂尖人物,怎麼可能不親自會晤?」

「我和太師父是一同去的神古巢,已經與祖神商量妥當,達成守望相助的戰略合作盟約。祖神不能輕易離開神古巢,他已經多次讓我向你發起邀請,想親自見你一麵。」

「會有機會的。」

張若塵道:「雨卡背為何會在下界,而且似乎還遭遇了不測。」

「因為星海垂釣者被囚禁在魘地,而魘地,就藏在下界。」

說出這話的,正是閻無神。

般若坐在池瑤的下方,聲音響起:「閣下不是早就逃出了魘地?你怎麼知道魘地藏在下界?或者說,閣下是魘地遷往了下界後,才逃出來的?」

此話一出,神古巢的幾位長老,皆臉上微變向她盯去。

誰都能聽出,般若對閻無神不僅僅隻是質疑。

閻無神的目光,深沉的盯向般若。

般若毫無畏懼的回視。

連生死都不懼,若是被閻無神之前的幾句話就懾住,她也就不是般若,

閻無神讚歎的點了點頭,道:「很有個性,難怪當初張若塵為了你與我生死決戰,我現在有些懂了!」

「我雖離開魘地,但在魘地還是有那麼一批追隨者和秘密留下的親信。若連這些後手都冇有,我怎麼能活到現在?若連一批追隨者都冇有,豈不活得很失敗?我像是一個失敗者嗎?」

閻無神這番話,早已在神古巢,就對祖神和太上說過。

池瑤相信祖神和太上看人和識彆謊言的能力,道:「五百年前,九天前輩到崑崙界,他告訴我,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曾經劍神殿附近的空間,發現了雨前輩和人交手的戰鬥遺留痕跡。其中,的確有骨閻羅的氣息。」

她繼續道:「我先一步趕來石嘰神星,就是想要向卿兒詢問,她是否有與雨前輩溝通的特殊手段,比如《雲夢十三篇》中的秘術。」

白卿兒身上霞光蘊養,哪怕坐在那裡,也在繼續融合世界之靈,細雨輕聲:「師尊精神力高深,若是能夠溝通,他肯定會主動聯絡我。至今都沒有聯絡,隻能說明他的精神力被徹底封禁,也可能……已經遭遇不測。」

霧真大長老道:「哪怕修為高到骨閻羅那個層次,想要徹底煉化星海垂釣者,也絕非短時間可以做到。更何況,骨閻羅擁有始祖殘魂,神魂本身就很強大,煉化吸收星海垂釣者並不是那麼迫切。衝擊半祖境界的社會,倒是有可能將之煉成一株補藥。」

白卿兒道:「以幽冥地牢那邊的情況推斷,骨閻羅肯定已經趕過去。這是他將來是否能踏入半祖境界的唯一機會!這也是我們營救師尊的絕佳機會!」

張若塵道:「無神兄應該有辦法找到魘地吧?」

閻無神道:「我現在並不清楚下界的具體情況,一切隻有去了才知道。你是知道的,太古生物和大魔神仇深似海,正常情況下,不太可能有某一族的修士接納魘地和骨閻羅。但,萬事冇有絕對,骨閻羅精通詛咒,完全有可能使用這種方法控製太古生物,達到藏在太古十二族內部的目的。」

「去了下界,我先留提前約定好的記號,看有冇有修士主動來找我。如果冇有,尋找魘地還真有些麻煩,說明骨閻羅離開的時候,已經將整個魘地封界,禁止修士出入。」

「而且,下界浩大,以骨閻羅的手段,哪怕不

藏在太古十二族的內部,以能輕鬆隱藏魘地。一界可藏於方寸!」

張若塵擺了擺手掌,道:「不,骨閻羅帶著魘地去下界,絕不會隻是躲避當世半祖那麼簡單。他的真正目的,應該是挑動太古十二族,對地獄界發起全麵戰爭。所以,你的前一種推測,可能性更大。」

閻無神道:「其實,就算骨閻羅去了幽冥地牢,魘地依舊危險。這些年,離恨天閻氏在離恨天,吸納了不少古之強者的殘魂,並且幫他們尋找了奪舍體。其中一些,在數十萬年前,就已經奪舍成功,現在的修為深不可測。魘地的其中一些地方,被化為禁區,我都無法進去,不知其中到底藏著什麼。」

突然,白卿兒開口,道:「你們剛到,或許對黑暗之淵防線的情況,不是那麼瞭解。我的確很想儘快救出師尊,但不得不說的是,當前最迫切的事,乃是阻止太古十二族發起全麵戰爭。」

「根據最近發生的一係列小規模戰爭,與太古十二族不斷集結的兵力,全麵戰爭已經箭在弦上,說不定就在這幾天。」

「全麵戰爭一旦爆發,必會引發連鎖反應,然後席捲整個宇宙。本是要進入幽冥地牢的石嘰娘娘和天姥,可能都要改變計劃,回來防守。而這,可能就是骨閻羅等人想要的結果。」

殿中眾人,陷入沉寂。

都在演算全麵戰爭爆發後的各種情況。

張若塵道:「我曾答應過石嘰娘娘,在他們進入幽冥地牢的這段時間,要阻止太古十二族向地獄界發起全麵戰爭。」

「這怎麼阻止得了?便是有天尊級的怒天神尊坐鎮,也壓不住太古十二族。」

「隻有半祖可以震懾他們,一旦讓他們知道半祖已經進入幽冥地牢,戰爭立即就會爆發。哪怕他們隻是猜測,也不會錯過這個萬古未有的反攻上界的時機。」

「帝塵大人,此事已經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前往下界營救星海垂釣者纔是我們的任務。」

「其實可以進入下界後,製造一些動亂,或許能夠對太古生物形成牽製。」

……

殿中激烈爭論起來。

張若塵筆直的坐在那裡,冇有參與爭辯,顯得極為淡然平靜。

池瑤看向他,微微一笑:「塵哥看來是胸有成竹,打算怎麼做?」

張若塵輕輕敲擊桌案,眾人隨之安靜下來。

「其實,營救雨前輩和阻止太古十二族發起全麵戰爭,並不衝突。」他揚聲道。

閻無神為之側目,露出好奇的神色。

張若塵繼續道:「可以分頭行動,無神兄和神古巢的幾位長老,先進下界,打探魘地藏在什麼地方。合適的時候,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可以製造一些動亂。當然也可以不做,因為地獄界必然已經派遣神靈潛入進去做這件事。」

「我和瑤瑤會先去太古生物的大營,想辦法拖住十二族大軍。」

「骨閻羅想要挑動太古十二族進攻地獄界,那麼防線對麵的大營中,必然有魘地的潛藏者。將其揪出,找魘地就容易多了!」

張若塵話儘於此,冇有將實施細節和自己的計劃全部講出。

「若塵兄,你永遠可以相信我,我的願景或許冇有你那麼偉大,但我們理想的方向是一致的。你心境通透,我對你有所隱瞞,你察覺得到。我也希望,你能察覺到我心中的真誠。」

閻無神和神古巢的四大長老離開前,慎重而認真的,對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話。

這是聰明人之間的對話,開門見山,但真假自辯。

池瑤和白卿兒攜淡淡的香風,走了出來,一左一右站在張若塵身旁,看著消失在虛空中的五道身影。

池瑤目光

微微冷凜了幾分,如出鞘之利劍,道:「閻無神此人背後隱藏有大秘,其言不可儘信,此去下界,必須萬分小心。」

白卿兒道:「能修成六道輪迴的人,怎麼可能像他自己講的那麼簡單?此人很厲害,我看不透,難辨善惡,敵友不清。」

「連卿兒都看不透?」

張若塵對白卿兒的聰明才智,一貫很有信心。

白卿兒道:「我能看見的隻有,他對你隻有戰意,冇有敵意,至少現在冇有,這已經非常了不起。換做彆的任何人,站在他的位置,也恨不得早些殺了你這個唯一能壓他一頭的未來始祖,以光耀天下。這種不嫉妒、不狹隘的心胸,已經足以令人佩服。」

池瑤道:「反常就一定有反常的理由,比如他根本不在意什麼未來始祖、天下第一天驕的稱號,他在意的東西在更高的地方。「

葬金白虎這時走了出來,口吐清脆的聲音:「你們想那麼多做什麼?與其研究他人,不如強大自身,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同樣是史前生物,我和卍字青龍反正遲早有一戰,以確立自己在天地間的位置。」

張若塵看向它那顆碩大而毛茸茸的頭顱,道:「說得很好,好氣魄,有進步。你和瑤瑤加油吧,彆被他甩得太遠。」

隨之,張若塵雙手一左一右分彆攔住池瑤和白卿兒的纖腰,還冇有享受到緊緻的手感,就立即被掙脫。

二女向殿內走去,幾乎齊聲說道:「大事當前,請帝塵自重。」

旁邊,葬金白虎笑了起來,帶有嘲諷意味的道:「池瑤和白卿兒,可不是魔音和羅乷那樣的女子,任你拿捏。」

「這話是誰說的?」張若塵道。

葬金白虎立即不笑了!

「今後,我不想再聽到這話。」

這話中蘊含的貶低,讓張若塵頗為不悅,在葬金白虎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才轉身走進殿內。

這一巴掌極重,將葬金白虎打得尖叫,屁股都紅了一片。

進入殿中,張若塵還有許多細節的東西,準備和池瑤、白卿兒商議,般若卻迎麵走來,站在他對麵。

此刻冇有外人,般若再也冇有那股強硬,眸中微微泛紅,低聲道:「對不起,之前因為我的冒失,讓你在與閻無神的交鋒中落入了下風。」

般若很清楚,張若塵和閻無神在巫殿外見麵的時候,兩人無形的交鋒就已經開始。

閻無神知道,張若塵在懷疑他。

張若塵也知道閻無神知道。

般若知道自己錯在不該不幫張若塵,自以為是幫了,但她的參與,反而讓閻無神以她為突破口,抓住了張若塵的弱點,給予最猛烈的反擊,讓張若塵再也冇有了出招的機會。

本來張若塵若是乘勝追擊,是有機會抓住閻無神話語中的破綻,然後,逼他出手。

可惜,閻無神猛烈的反擊後,張若塵就再也冇有開口的機會。

再開口,隻會換來閻無神無情的嘲笑,隻會輸得更慘。

張若塵能感受到般若心中的愧疚,更能感受到她的屈辱,笑道:「這就被打垮了?你要知道,閻無神這樣的人物,不知多少元會纔出一個,敗一場是很正常的。」

「但我接受不了,因為我,讓你輸給他。換做是女皇和卿兒姑娘,就絕不會是這個結果。」般若道。

「這不算輸!」

張若塵安慰她,道:「閻無神當時反應那麼過激,想要借你這個突破口,徹底讓我閉嘴,其實恰恰暴露了他心中有鬼。來到這裡後,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剛纔臨走時,纔會主動坦白對我有隱瞞,這其實就是在補救。」

「換做是我與他交鋒,他未必會暴露這麼明顯

的破綻。好了,我知道你這次受的打擊很大,回白衣穀吧,跟絕妙禪女、言輸禪師他們多交流佛理,寵辱不驚,纔是真的得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