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都市 > 貯金閨 > 第二百六十五章:添妝

貯金閨 第二百六十五章:添妝

作者:陳小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1:26:17

戴著帷帽的女郎從馬車上下來,抬頭望著這長江奔騰,又有群山連綿。

而後又看著這江曲處,實在是彆有風情。

置身其中,分外有莊子,屈子歸隱之意

右濱長江,左傍連山,平陵修通,澄湖遠鏡。

於江曲起樓,樓側悉是桐梓,森聳可愛。

號為桐亭樓,樓兩麵臨江,儘升眺之趣。

“女郎,此處何如?”

謝令薑登上樓,看那遠方,蘆人漁子,氾濫滿焉。湖中築路,東出趣山,路甚平直,山中有三精舍,高甍淩虛,垂簷帶空,俯眺平林,煙杳在下,水陸寧晏,心中不覺有些愜意。

“千岩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雲興霞蔚。”

“此處足為避地之鄉矣。”

“這便是我謝家將來的基業。”

攏了攏身上的衣裳,春寒料峭,似乎有些冷,可是又似乎想起來了什麼,倒是有些未雨綢繆的味道,她不禁有些哂笑。

謝令薑悄無聲息的買下了這裡上千畝的土地,而後又風塵仆仆的返回了建康城。

阿兄經曆了一場不見天日廝殺之後,京都還有一場不見刀光劍影的戰爭,等著她。

桓溫北伐後,桓二孃子桓玉霞似乎又登上了舞台。

桓伯子的婚事如約舉行,而令建康城漸漸有生氣的是曾經的太子殿下,如今的新帝要大婚了。

迎娶的正是那位何氏的淑女。

提前去何氏添妝,眾人終於見到經年未見的謝令薑。

彼時謝二孃子謝道聆正在談笑,如今建康風光的娘子裡自然有他,桓溫如今也著重陳郡謝氏,而她,謝二孃子謝道聆,此時正是風光時候。

言語間大家談起陳留阮氏的那位二郎君,如今史上最年輕的太傅阮遙集。

“謝二孃子,聽說阮郎君是你嫡母的親侄兒?”

好事的女郎前來,寬衣大袖,眉眼精緻。謝二孃子謝道聆微微一笑,好半晌纔想起來這位是高陽許氏許詢的嫡女許芸薑,今年好像才十三,她摸了摸袖子上的金絲。

“聽說令尊許玄度大人靜心寡慾,不慕世利,更不想參與政治。朝廷一再請他出來做官,他都婉辭不就。冇想到許娘子彆出心裁,倒是獨秀得很。”

許芸薑冇想到在人群中長袖善舞的謝二孃子謝道聆居然忽然帶著刺的這樣過來刺了她一句。

她睜著一雙無辜的眼,“好端端謝二孃子怎麼說話帶刺兒?我阿耶不喜歡當官是他不喜歡當官,可也不是我要當和尚,各個都說這陳留阮氏的二郎君,如今史上最年輕的太傅阮遙集真是了不得。你嫡母不是陳留阮氏的麼?”

誰知道這從哪冒出來的許娘子竟是嘴上半點不饒人兒,大大方方的開口,反倒叫謝二孃子謝道聆顯得有些促狹。

眾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等這個謝二孃子謝道聆說出答案,她們確實是對這個陳留阮氏的阮家郎君感興趣,新帝登基,這位可是炙手可熱的權貴。

還是應該要沉默是金,避免此時尷尬的場麵。

正在這時候,穿著一身華袿飛髾,多折襇裙,裙長曳地,顧盼神采的女郎走了過來。

經年未見的女郎,此時長身玉立,真的是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

走到麵前來,又不禁叫人感慨,雲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

不少女郎遙遙行禮,她們都知道這位久不聞世的女郎是陳郡謝氏嫡長女謝大娘子謝令薑。

桓玉霞本來如同高唐神女一般受眾星捧月,她阿耶如今北伐中原,威勢風頭一時無兩。但饒是如此,她此時看到謝令薑,心裡頭忍不住有些憤懣之餘還有些畏懼。

“你跑出來做什麼?”

謝令薑徑自走到未來的中宮,如今的何家新娘子何法倪

麵前。雖說因為康帝的緣故,此時製度依舊是按照迎娶太子妃的製度,但是何家娘子將來必然會被立為皇後。

這位柔弱的女郎,將來是多麼堅強,在風雨飄揚的晉朝國祚衰微的時候,力挽狂瀾,又在桓玄竊國後捶地哀拗痛哭啊。

史書裡尚且記載著晉穆帝司馬聃下璽書說:“皇帝向前太尉參軍何琦(何法倪堂叔父)谘詢:天地形成之初,就開始製定人與人的關係,於是有了夫婦,以此來供奉天地宗廟。與公卿商議,都認為應該遵循舊有典章。現在派使持節太常王彪之、宗正司馬綜,用禮物納采。“

何琦回答說:“前太尉參軍、都鄉侯小臣何琦行稽首禮叩首再拜。皇帝下達美好的命令,在我家族中尋訪婚姻,準備了數人供選擇。我的堂弟已故散騎侍郎何準的遺女,從未間斷過訓導,衣著如常人。恭敬嚴肅地奉承舊有的典章製度。“

“臣女給娘娘請安。願娘娘與陛下天作之合,長樂無極。”

恭敬行禮後。

謝令薑又命身後的白芍捧出來兩個檀木盒子,一個是一對如意,白玉無瑕,另一個是龍鳳寶釵。“這是作為閨中密友的謝家娘子所贈的添妝禮。”

謝令薑的恭敬有禮實在是令何家娘子何法倪太過吃驚。她已故的阿耶何準是當時的名士,品行高潔,不與世俗同流合汙,隻想要做個懶散的閒官,能夠自由自在地過自己的日子,可是伯父卻汲汲經營,當初讓自己入宮為太子妃時她內心就是忐忑,如今誰不知道桓溫勢大,陛下勢力反而不及。

可,謝令薑實在同這些或是看笑話,或是冷眼旁觀的高門貴女不一樣。

中宮皇後無權,還比不上世家門閥的掌上明珠,千金女郎更金貴。

其他女郎爭奇鬥豔,興致勃勃,卻也真的冇想到謝令薑居然姿態放得這樣低。

桓玉霞心裡頭有些無語,謝令薑居然直接略過了自己,壓根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她憑什麼有這樣的底氣。

何法倪很是莊重,優雅矜持。

“多謝謝大娘子的添妝,天家憐憫小女賜福,哪裡又稱得上什麼娘娘?”

“娘娘還是娘娘,這位阿姊是哪家娘子?我竟是從未見過?”

冇想到許芸薑冇有放過,直接過來孜孜不倦的詢問。

桓玉霞一想,口不擇言的開口道:“便是你這女郎癡心妄想的阮氏郎君的心上人,陳郡謝氏大娘子了。”

一語石破天驚。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