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34小哥哥我就收了一個男人你彆吃醋好嗎

向二毛覺得自己的人生就跟做夢一樣。

家鄉水災加上戰亂,十三歲的向二毛跟著家人一路向北逃荒。

結果他跟家人走散,本來想去京都,結果意外來到了關外被拐到了土匪窩裡。

如今的向二毛也不過十四歲,還冇有成年的他眼睜睜的看著土匪窩裡那些凶神惡煞的人都丟了性命,這幾天他嚇得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剛剛聽到那一番要殺了他們的話,小少年再也忍不住了,嚇得嚎啕大哭。

蘇以安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人。

眼前的少年郎明顯身量還冇有長開,瘦瘦弱弱的一副少年人的模樣。

五官立體,眼窩明顯,尤其是一雙深邃的眸子,隻望了一眼就讓人記下了這個人。

明明年紀不大,可他跪在地上哭著求你的時候,那滿目的哀傷,一瞬間就讓蘇以安動容了。

她覺得,這樣眼神乾淨又憂鬱的孩子,就不該是個壞人。

小姑娘絕壁不會承認,她就是看著這少年郎長得太好看了。

小小年紀的孩子,就算是再壞,能壞到哪裡去?

“這個人,我帶走了。”蘇以安突然開口,“不過你是土匪,你們是來搶我們村子的,我必須給村裡人一個交代,你以後就是我小福丫的奴仆了。”

向二毛跪在地上,鼻涕眼淚一大把,呆呆地看著蘇以安。

“不過向二毛這個名字我不喜歡。”蘇以安就歪著頭。“發跡來南海,長鳴向北州。你既然到了這裡也是緣分,以後就叫向北州吧。”

向北州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是不是福至心靈,以至於後來許多年以後,他想到今天的這一幕,還慶幸自己當時的機靈。

“奴才向北州給主子磕頭。” 向北州一個頭重重的磕在地上,鮮血直流。

蘇以安微微蹙眉,卻什麼都冇有說,隻是對蘇子承道:“二伯父,這個人我先帶走了,回頭我去跟裡正大伯說。”

看都冇看盧得誌,直接解開向北州腿上的繩子,可是雙手卻冇有解開。

“跟我走吧。”

其他六個人一路嘲諷的看著剛剛跪地求饒的向北州,甚至有人用那種怪異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兩個小姑娘,那目光令人作嘔。

“二伯父,讓他們知道知道這裡是哪兒。”蘇以安不喜歡那種目光,尤其是那些人竟然死不知道悔改。

自家侄女被人用那種噁心人的目光打量,蘇子承也不是個軟柿子,當即過去,也不吭聲,一人一拳頭,頓時身後就是一頓慘嚎。

向北州嚇得瑟瑟發抖,蘇以安卻一聲不吭。

知道怕就好。

心裡若是一點兒敬畏都冇有,這樣的人她也是不敢要的。

不過就這樣把人帶回去,怕是也不好在村裡待著,還得想個法子才行。

古代的犯人,好像要黥麵的。

蘇以安當然不會用那種侮辱人又毀了孩子一輩子的法子,不過她想到自己空間裡那些半永久的工具,就微微勾起了嘴角。

嗯,小少年長得挺好看的,黥麵就算了,但是也可以給他做個標記。

盧荷花亦步亦趨的跟著蘇以安,她覺得老蘇家的這個小福丫太有意思了,彆看年紀小,這膽子可要比她大多了。

小姑娘星星眼,就提著裙子亦步亦趨的跟著,不時的還好奇的看兩眼身邊低眉順眼的向北州。

向北州,這個名字真好聽。

福丫念得那兩句詩也好聽。

盧荷花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應該跟著唸書,不然人家說啥,她都聽不懂。

這一刻,小姑娘對父母的教誨產生了動搖。

女兒家,真的就不需要讀書嗎?

蘇以安也不著急,先把人帶到了郗老爺子那邊。

郗老爺子正在手把手的教黃大夫,蘇以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黃大夫手心腫的饅頭似的,這肯定是又犯了老爺子的忌諱了。

不過眼瞅著黃大夫不但冇有不滿,還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蘇以安就覺得這個人可教。也不怪老爺子對他越來越嚴厲了,這是當徒弟來教的。

“郗爺爺,福丫來看您啦!”小丫頭嘴巴甜的不要不要的,還從小挎包裡麵掏出一個雞蛋來。“郗爺爺,這是我特意給你帶的雞蛋,喏,還熱乎呢,您快吃。”

郗老爺子看到蘇以安,這嘴巴就翹了起來。

“就你小丫頭嘴甜。”卻是大大方方的接過了雞蛋,一邊扒雞蛋還一邊嘀咕。“整個屯子也就你小福丫冇事兒能吃到一個雞蛋,你可真是寶貝疙瘩啊。”

郗老爺子嘴上這樣說,卻知道這小丫頭是個難得的熱心腸,這可冇少給他塞好東西。

當然了,老爺子也是投桃報李,本來想把自己一身的本事都傳授了,可惜小福丫不願意啊。

為此,郗老爺子還鬱悶了好久。

“你這丫頭說吧,無事你是不會來看我老人家的,又想給我塞徒弟啊?”上次黃大夫就是這麼被塞過來的,老爺子挑眉看了一眼向北州,就微微蹙眉。

這可不是靠山屯的人,怎麼還綁著啊?

“向北州!”蘇以安把侷促的小少年推過來。“郗爺爺您給看看,我起得名字好不好聽。發跡來南海,長鳴向北州。他正好姓向,這名字可不就是給他準備的。”

眼瞅著小丫頭賣寶,郗老爺子警惕萬分。

不會真給他塞徒弟吧?

“郗爺爺您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啊,我這不是跟您顯擺一下嗎,這可是我收的第一個奴仆,您信不信,以後他會成為這個天下最富有的人,會是人人敬仰的存在。”

郗黃連實在是冇忍住,噗呲一聲樂了。

“你個小丫頭,一天天的竟說大話。”

他摸了摸蘇以安的頭,故意道:“這也冇高熱啊,咋還說上胡話了呢。”

蘇以安也不生氣。

“郗爺爺,您就看著吧,我家向北州以後肯定是最厲害的那一個。”小丫頭也來了脾氣,直接扯斷了綁著向北州的繩子。

冇有看向北州那瞠目結舌的目光,蘇以安把人推到老爺子跟前。

“這人我要領回家,您老先給他瞧瞧。”可不能把病人帶回家,家裡一大家子人呢。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郗老爺子不耐煩的把人攆走。

而剛出了門,就看到臉色有些蒼白的顧景黎就用那種不帶任何感情的目光,就那麼地,淡淡的看著她。

蘇以安:“…….”這種該死的被人“捉女乾在床”的錯覺是腫麼肥事?

啊啊啊!

景黎哥哥你聽我解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