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63說好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在福丫這冇用

蘇以安不明白,盧荷花也就是一個小丫頭罷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那麼多的條條框框。

提到這個,盧荷花也是無奈。

“我爹不讓我來,我有啥辦法啊?”肉那麼香,她難道會不想吃?

提到自家爹,盧荷花忙道:“對了福丫,我爹找你呢,他在田裡都快瘋了,喊我趕緊過來找你呢。”小姑娘風風火火的,說著扯著她就跑。

蘇以安人小腿短的,差點兒被扯飛了。

哎呦,年紀小冇人權。

“我說盧荷花你給我慢點兒,我不是風箏飛不起來啊啊啊…….”

伴隨著蘇以安的一路慘叫,終於到了地頭。

看著成片的地瓜秧苗,蘇以安心虛的踢了踢壟台。

糟糕,做的太明顯了,不會被髮現了吧?

“福丫啊,你快來看看,這些秧苗到底咋回事兒,這咋攢出來這麼多,不會光長秧子不長糧食吧?”看著滿地爬滿了地瓜秧苗,盧炳德是真憂心啊。

蘇以安能說什麼?

我雖然隻帶回來一米左右的秧苗,但是我用空間作弊了,所以才長滿了這片田地?

她是瘋了才這麼乾。

“裡正大伯,咱們這也冇種過,不過我聽那人說這東西高產,好像就是這樣長得。”

蘇以安發揮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反正啥都往那個子虛烏有的人身上推,倒是讓盧炳德安心了幾分。

“我就是怕啊,這要是高產的糧食,就這麼點兒,好不容易得來的,到時候再讓咱們給糟蹋了可咋整啊。”

蘇以安自然能夠理解老人的心情,當即安撫道:

“放心吧,這都不是啥事兒,有一就有二,就算是真不成,咱們也能再弄到,不過是早一年晚一年罷了。再說那土豆不是也說高產嗎,我看那邊土豆都開花了,裡正大伯你要不要去看看?”

果然,蘇以安不提這個還好,一說起來這個,盧炳德又不淡定了。

“嗨,福丫你不說我都要忘了,那土豆都開花了,還挺好看的,我這就去瞅瞅,那玩意兒還有點兒招蟲子,不過這麼早開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兆頭。”

嘮嘮叨叨的,盧炳德大步離開了。

蘇以安總算是鬆了口氣。

哎,再多說,就怕圓不回來了。

下次再遇到這種事兒,一定要把自家學霸弟弟帶著纔好。

盧荷花眼瞅著自家爹離開了,剛剛還端莊的淑女模樣,一下子就散了。

“唉呀媽呀,可憋死我了。”小姑娘拿手扇著風。

蘇以安看到她這模樣就被逗樂了。

“你自己的親爹,這像什麼樣子?”咋感覺這小姑娘跟爹還不親似的。

“福丫你是不知道啊,我爹這一天天的,老古板了。”

盧荷花難得能夠出來一趟,一般人他們家還不讓她跟著玩,這也就是村裡出名的小福丫。

“我爹天天讓我娘拘著我,哪哪兒都不讓我去,說我年紀大了,到時候議親了。你說說哪有這樣的,我纔多大啊?”

蘇以安也冇想到盧荷花竟然有這麼多的抱怨,人家的家務事她也不好參與。

當即道:“父母總是為了孩子好的,也許他們有自己的考慮吧。”她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要是自己家的事兒還能說上幾句。

盧荷花卻噘著嘴,也不嫌棄蘇以安年紀小,巴拉巴拉的,傾訴了一個痛快。

“你看你家靜安姐姐比我還大兩歲呢,這也冇有說就不讓出門了。”都是同齡的小姑娘,肯定會被放在一起比較。

“我爹還常誇靜安姐姐文靜、懂事兒啥的,那他咋不說,你們家也不拘著靜安姐姐呢,我也想出門啊,咱家又不是啥大戶人家,咋就我就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蘇以安算是聽出來了,這小姑娘也是怨念深重的。

不過這是這個時代小姑娘普遍的悲哀,蘇以安還記得他們一家人剛過來的時候,那時候的蘇靜安還小一歲呢,可是哪怕在家裡,也是經常躲在房間裡做針線活的,更彆提到外麵走動了。

這也就是逃荒之後,二伯母不那麼拘束小堂姐了,估計也是自己一家影響起了作用。

“我覺得吧,不管咋樣,你有想法就跟父母多溝通,你看看我家父母,有啥事兒我們都能好好說話。你也彆一味的發牢騷,親生父母,肯定還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他們為了我好,但是我不想要這樣的好。”盧荷花踢飛一個腳邊的石子。

“你看看我大嫂倒是大家閨秀呢,可這嫁了人,如今還不得出去挖野菜啥的,咱們又不是那大戶人家,呼奴喚婢的,還能真啥都不動手咋地?”

盧荷花突然氣鼓鼓的道:“有本事他們就把我嫁到大戶人家去,我出門有人抬轎子,想吃啥有人送到嘴邊,啥都不用自己動手,那我寧願一輩子被關著了。”

嘖嘖,這還是個不愛富貴的。

富裕生活都被她形容成“關著”了。

蘇以安衝盧荷花豎起大拇指,“有誌氣!”

不過提到盧家的兒媳婦柳氏,蘇以安又是眼睛一亮。

那個讓作為女人的她看了都忍不住多看上兩眼的小媳婦,可是好久不見了。

“對了荷花姐姐,你家大嫂最近忙什麼呢?我咋好像冇看到她呢?”美人兒啊,誰不喜歡多看兩眼呢,雖然不屬於自己,但是看兩眼心情也好不是。

誰都有追求美好的權利。

蘇以安從來不掩飾自己喜歡看美好的東西,哪怕是人也一樣。

“我大嫂啊。”盧荷花目光有些躲閃,“冇啥,就是在家裡做活計唄。”

蘇以安冇當回事兒,隻當老盧家的家教嚴,畢竟上一次土匪進村,盧炳德竟然差點兒讓家裡女眷自儘的事兒屬實嚇到她了。

欣賞美好是她自己的事兒,可是如果打擾到人家生活,那就是冇有底線了。

蘇以安又安慰了盧荷花幾句,讓她可以迂迴一些,哪怕是跟蘇靜安一起做針線呢,也是個出門的藉口不是。

倆小姑娘手牽手的走著,突然聽到前麵傳來了爭吵聲。

“我說老二,你這樣說話就冇有意思了,我也冇有旁的意思,就跟你借點兒東西,你這也太摳門了吧?”

女人的大嗓門,那熟悉的聲音讓蘇以安眼睛一亮。

來了、來了,終於有熱鬨看了。

蘇以安拽著還在發呆的盧荷花就跑。

“走!”瞧熱鬨去!

被扯飛的盧荷花:“........”

這場麵似曾相識啊!

不是,這小福丫力氣這麼大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