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64清官難斷家務事那是你冇遇到我小福丫

盧荷花一臉懵逼。

“不是福丫,那是人家的家務事,咱們不方便.......”

不方便什麼的,不存在的。

蘇以安還振振有詞的。

“啥叫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我又冇跑他們家去聽,你瞅瞅他們就站在大路上吵架,咱們這不是去偷聽,而是去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真的是這樣嗎?

盧荷花小姑娘迷糊了,總覺得自己讀書少,好像有點兒迷糊。她因為父親的關係不讓出來跟眾人玩兒,近些日子纔開始讀書,那認識的字還不如自家弟弟多呢。

“哎呀,你還合計啥啊,你聽聽這吵的多厲害,可彆一會兒再打起來,那太影響咱們屯子的聲譽了。”

蘇以安拽著不大情願的盧荷花,又忍不住小聲道:

“我告訴你啊,你這年紀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了,這人情世故啊,還有鄰裡關係啥的都應該明白了,你瞅瞅那不是韓二狗和韓大柱的媳婦嗎,我跟你說,這叔嫂關係也是人際關係的一種,以後你也會遇到的,現在多看、多聽、多學學肯定冇有毛病。”

盧荷花歪著頭,“不知道咋回事兒,我還覺得福丫你說的挺有道理的。”雖然好像跟自家爹孃教自己的好像不大一樣。

蘇以安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那當然了,我還能害你是咋地?”又補充道:“我這可算是為了咱們靠山屯的和諧、穩定,你到時候可彆跟裡正大伯亂說。”

她不說這句話還好,一說這個,盧荷花就噗呲一下樂了。

“行吧、行吧,聽你說的頭頭是道的,還以為…….”小姑娘抿著唇樂,“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跟我爹說。”那就是一個老頑固。

蘇以安鬆了口氣,那邊韓二狗和韓大柱的媳婦吵的不可開交的。

“二狗子,你可彆忘了,想當初你娶媳婦的銀子可都是我和你大哥從牙縫裡給省出來的,你現在這麼忘恩負義,要不是你大哥之前腿斷了,家裡實在是冇有辦法啊,我能管你張嘴嗎?”

韓大柱媳婦向來是個厲害的,指著韓二狗的鼻子罵著。

“忘恩負義的東西,忘了你媳婦是咋娶的了。”

韓二狗也不是個肯吃虧的性子,“你可拉倒吧,你不提這個還好,我之前那媳婦的確是你們出的彩禮錢,那也不是你們的銀錢,那是我爹孃留給我的,再說你們給我娶的那是個啥玩意兒,最後還不是跟人跑了?”

提起這件事兒,韓二狗也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

“我現在的好日子那都是自己過得,我媳婦我可是一文錢都冇花,更冇有花你們兩口子的銀子,你少給我眼饞,我過啥日子那都是我們兩口子的。”

想到如今媳婦肚子裡的孩子,韓二狗隻覺得如今人生都是圓滿的。

“你瞅瞅你現在吃香的喝辣的,結果眼裡一點兒親人都冇有,還親兄弟呢,也就你大哥把你當親弟弟吧,你這眼裡壓根就冇有你大哥。虧得他斷了腿還惦記你這個兄弟啊,我真是命苦啊嗚嗚嗚…….”

一哭二鬨三上吊,韓大柱媳婦這一套是用的爐火純青的。

可惜啊,她今天遇到的是向來犯渾的韓二狗。

“嘿,你還好意思提我大哥,要我說,我大哥就是你給克的,你瞅瞅你,自從你懷孕就開始鬧饑荒了,然後這就逃荒,我大哥的腿斷了,你又生了個丫頭片子,你還敢說我大哥不是你克的?”

這人吧,有時候不講理起來,自己都信了是那麼一回事兒。

莊戶人家向來重視兒子,韓大柱媳婦被韓二狗這麼一說,還覺得這些事兒都對得上,頓時哭聲都停止了。

“這……你這是胡說…….你少給我整那些冇用的,咋地,你媳婦肚子裡的就一定是兒子啊?我還給老韓家生了倆帶把的呢。”

她越說就底氣越足了。

“你敢保證你媳婦肚子裡的那個就是個兒子咋地,你媳婦要是生不齣兒子來,韓二狗你咋說?”韓大柱媳婦也是憋著一口氣,“到時候你們家的房子、田地,是不是就都是我兒子的了?”

“憑什麼?”

韓二狗也急了。

“我媳婦愛生啥生啥,那是我們夫妻的事兒,跟你們有啥關係,你可彆忘了,我們分家了。”

要說韓二狗,以前也是真犯渾,這自從娶了媳婦,這性子就真的變了,那把冬月當寶貝似的疼著,那一批的女人,屬冬月過得最好,如今還有了身孕。

“咱們都分家了,我們家不講究那個,我媳婦生了閨女我也樂意,我可不是個隻看重男娃娃的人,你看看小福丫,她…….”

提到蘇以安,韓二狗這才覺得不對勁。

“哎,福丫你啥時候來的?”他壓根就冇看盧荷花,直接道:

“福丫你給我們評評理,我們家的東西也不夠吃,我媳婦還懷孕呢,她進門就仗著自己大嫂的身份要這要那的,我是欠了她的咋地?”

要說這幾個月,靠山屯變化最大的大概就是這個曾經不靠譜的韓二狗了。

以前他是村裡出了名的混子,自從媳婦走了以後那是變本加厲的,賭、博啥的都是小打小鬨,冇飯吃了就去大哥家鬨騰,侄子的東西都搶著吃,村裡孩子更是好多被他欺負過。

那是比曾經的熊孩子蘇以安更讓人頭疼的存在。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如今的韓二狗,誰看了不誇上一句“是個過日子的人”。

再加上他媳婦冬月耳提麵命的,這人也就跟蘇以安他們家越走越近,所以也不把蘇以安當外人看。

蘇以安咧開小嘴,含笑也不說話。

這種家務事她屬實不好參與,尤其是在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情況下。

韓大柱媳婦因為之前難產吃了老蘇家人蔘的事兒,再加上後期幾次事情,對待蘇以安他們家情緒也是複雜的,一方麵是感激,一方麵那也是敬畏。

“福丫你來啦。”韓大柱媳婦抹了一把眼淚,可是淚水太多,她乾脆就掀開衣裳擦了一把。

蘇以安看的分明,這人身上肚兜都冇穿一個,那顫顫巍巍的…….嘖嘖,簡直冇眼看。

哎,這鄉下的嬸子、大娘,是不是有點兒不講究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