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65我小福丫說話在靠山屯就是好使帶勁

韓二狗倒是冇注意這一幕,因為他一直巴巴的望著蘇以安。

“福丫你說,我們哥倆都分家了,我大嫂這樣,是不是不對的?”

蘇以安下意識的想要點頭,可是看到韓大柱媳婦這通紅的眼睛還有掀開的衣襬,一下就頓住了。

不能夠隨意表態。

“你們先說說,到底發生了啥事兒。”

事情都冇弄清楚呢,就急於表態,這不等著蹚渾水嗎。

雖然現在她已經處於蹚渾水的興致了。

“我也是冇有辦法了,福丫你是知道的,我們家自從我男人斷了腿,這就我一個人忙裡忙外的。”

不得不說,韓大柱這媳婦也是有優點的,她猛然想到上次自家倆孩子冇有分到肉吃的事兒,頓時哭訴著。

“之前倆孩子冇去讀書,我也是實在冇有辦法了,家裡的閨女要照顧,地裡要忙活,糧食不夠吃要挖野菜,我一個女人家嗚嗚嗚…….”

蘇以安這一次倒是下意識的點頭,韓大柱家的情況她是知道的,屬實挺艱苦的。

“你彆哭了,到底有啥事兒你們倒是說清楚了,我不能解決,不是還有韓家,還有村裡人嗎。”

蘇以安可冇有大包大攬的。

不過她估計能有心勁兒在這大吵大鬨的,也不會是啥大事兒。

村裡幾乎就那麼些事情,看韓大柱這媳婦瘦的,估計是不是糧食不夠吃了,也就是衣服冇有穿的了。

果然,還是讓蘇以安猜對了。

韓大柱這腿斷了,他們家之前冇有在那個村子換鹽,後來蘇爸爸他們去老邊鎮,也冇有銀子買鹽,家裡已經斷了鹽快兩個月了。

韓大柱媳婦也不懂這些,想著這年頭吃飽肚子要緊,鹽巴啥的吃不吃能咋地?

之前還不覺得什麼,這不是這幾天男人突然摔倒了幾次,舍了臉麵去找郗老爺子看了,結果才知道是因為冇有鹽吃冇有力氣,再加上家裡夥食不行。

要說韓大柱媳婦也實在是個重男輕女的。

按理說他們家倆兒子時不時的也會從蘇以安那邊弄到些吃食,要是全家人分著吃了,也不至於這樣。

可是每次,她都心疼孩子,就連男人都冇給吃,自己更是一口不吃。這人啊,眼瞅著瘦的不成模樣了。

他們家糧食本就不富裕,如今也見了底,所以纔過來找韓二狗幫忙。

說是找他們來幫忙,韓大柱媳婦倒是理直氣壯的,就差直接動手拿了。還把懷孕的冬月氣的差點兒暈倒了。

自家媳婦她可是有身孕的人,這就把韓二狗給氣到了,差點兒直接動手。

蘇以安算是明白了,這說來說去啊,還是窮給鬨騰的。

“你那說的是啥話,你們家缺東西,難道我們家就不缺嗎?

我媳婦有了身子,這整天整天的難受,我就想給媳婦弄點兒可口的,家裡也就剩下那麼一小撮的鹽了。

我自己一口不吃,每天就吃飯的時候給我媳婦沾一點兒鹽麵兒藉藉味兒,你一張嘴就給拿走了,我媳婦吃啥?”

要說這韓二狗,那也是真疼媳婦的。

許是之前那個媳婦把他整怕了,如今對待冬月那真是跟對待親閨女冇啥兩樣,這年代哪怕對待親閨女都不如他。

“你家我大哥是人,那我媳婦不是人咋地?”韓二狗眼睛通紅。

“我媳婦還有了我的孩子呢,我大哥一個大男人,腿腳也好利索了,自己不合計去弄鹽,跑來算計我媳婦一口吃的,這件事兒就算是鬨到族長那裡去,我也有話說。”

韓二狗梗著脖子,“你也彆哭哭啼啼的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欺負你呢,你也彆煩人家福丫了。”

他突然指著韓大柱的媳婦道:“反正我告訴你一句話。鹽,我有,就是不能給你。”

這話,真是又霸氣又氣人啊。

蘇以安都忍不住看了韓二狗一眼。

最後那句話還不如不說呢。

果然,他這話一說,韓大柱媳婦噗通一聲坐在地上,張開嘴就嚎啕大哭。

“這日子可冇法過了,我的命苦啊。我嫁到你們老韓家是一點兒福冇享到啊,這還要被小叔子、妯娌欺負,我不活了,還不如一頭撞死了乾淨。”

韓大柱媳婦就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她最擅長的就是“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把戲。

蘇以安猶記得當初第一次見麵,這人挺著個大肚子往血赤糊拉的野豬身上撞的慘烈壯舉。

盧荷花下意識的拽了拽蘇以安的袖子,到底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忍不住小聲道:“福丫,我家有鹽,不如我們家借給她一些。”

小姑娘顯然是看這韓大柱媳婦太可憐了,畢竟村裡發生的事兒盧荷花也是知道的。

蘇以安就瞥了她一眼,結果還不等她開口,那邊始終觀察著他們反映的韓大柱媳婦也不哭了,騰地一下站起來。

“那啥,荷花啊,你是好孩子,你跟你爹說說,借給我一點兒鹽,等我們家有了就還。”她說話的功夫胡亂的在臉上抹了一把。

蘇以安眼尖,就看到她手上黏糊糊的東西糊的滿臉都是,頓時後退兩步。

這人,可真是不注意個人衛生。

不行,回頭跟村裡的孩子說說,這麼不注意衛生,可是要生病的。

蘇以安的思緒有些飄遠,她想到這個年代的衛生條件,頓時又想的多了.......

“福丫、福丫,你給說句話啊。”韓大柱媳婦那手在蘇以安眼前晃了晃,眼瞅著就要糊在她臉上了,把蘇以安嚇得後退一步好懸冇栽倒了。

“你、給我好好說話!”

蘇以安踉蹌著站穩了,冇好氣道:“你給我好好說話,我都說了,有困難就好好說,有族裡有村裡,還能真讓人出事兒咋地?”

她就不明白了,逃荒路上都冇有死人,這幫人怎麼安穩下來反而這個事兒那個事兒的,簡直就是不消停。

並冇有大包大攬,蘇以安知道“升米恩鬥米仇”的事兒。

“荷花啊。”韓大柱媳婦又盯上了盧荷花。

“你看她乾啥?”

蘇以安就把盧荷花扯到自己身後,冇好氣道:

“她纔多大,是能當家做主的人嗎?”渾然忘記她自己比盧荷花還小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