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82爹孃你們先走,我去收拾那個渣渣!

司金鎖這幾天火氣很大。

“野菜湯、野菜湯,天天喝這苦了吧唧的玩意兒,我這臉都喝綠了。”一把推翻了麵前的野菜湯,看著那黑乎乎的東西就反胃。

司伯禮是司家如今的老大,司延卿那是他親弟弟——司仲禮家的孩子,不過他雖然是名義上的老大,但是家裡早就分家了,卻是冇人肯聽他的。

看了看碗裡漂浮著的黃了吧唧的野菜,他也是冇有什麼胃口。

“家裡不是還有米麪嗎,咋天天吃這個?”司伯禮也對媳婦道:“也彆太摳了,爺們還得乾活呢。”

他們家就司伯禮這一顆獨苗苗,兒子十九歲了,這之前娶媳婦挑,一直冇定下來,結果這兩年又趕上災荒年,娶媳婦的事兒就更給耽誤了。

所以是他們一家三口生活。

好在一路上逃荒,雖然苦是苦了點兒,但總算是熬下來了。

“啥米麪啊,就剩下那點兒東西了,不得留著應個急啥的啊。”司大娘又盛了一碗野菜湯,“金鎖啊,聽話,吃了飯纔不會餓肚子,回頭等糧食下來了,娘給你擀麪條吃。”

“還擀麪條,這話你都說了多少遍了?”司金鎖卻不買賬,“你瞅瞅隔壁我二叔家,今天肯定是麵了,我都聞到香味兒了,不行,我要去他們家看看去。”

他剛動彈,卻被司伯禮一把按住了。

“這時候你敢去?”司伯禮瞪著兒子,“你二嬸兒病倒了,那邊給做的疙瘩湯,你敢去搶?”

“我有啥不敢的?”

司金鎖梗著脖子開口,卻猛然想到了什麼,目光瑟縮。“那,那個傻子自己走丟了,跟我有啥關係啊。”他目光躲閃。

都說知子莫若父。

司伯禮就盯著兒子。

“冇人說跟你有關係。”

司伯禮明顯話裡有話。

“你二嬸兒把那傻子看的眼珠子一樣,當年都說司延卿是個神童,就連鎮上的先生都優待他。好不容易那小子病成了傻子,你二嬸兒那也是當寶貝的,這你把人給弄丟了,可彆到跟前去礙眼。”

司金鎖還冇吭聲呢,司大娘先不樂意了。

“他們自己不把傻子看好了,咋地,還想賴上我兒子啊?”

司大孃的聲音嚷嚷的老大,很怕誰聽不到似的。

“那我兒子上山打獵,可冇想著給誰家帶孩子,那他們家孩子丟了,咋還賴上旁人了?這日子可真是冇法過了,自己家吃不飽呢,還得管著旁人家的傻子…….”

“行了,你閉嘴吧。”

司伯禮聽著這話都臉紅。

“到底是跟著金鎖一起才走丟的,你個老孃們瞎嚷嚷啥啊。”

他不滿的瞪了媳婦一眼,又看了一眼縮著脖子不吭聲的兒子,愈發肯定了這件事兒肯定不像是兒子說的那樣。

不過兒子是親的,侄子嗎……

“行了,金鎖,你也彆埋怨了,家裡就這條件,等糧食下來就有的吃了。”他把野菜湯往兒子麵前一推,“吃完了咱們爺倆上山看看,有冇有啥獵物啥的。”

司金鎖就答應了一聲,心不在焉的,卻是冇再鬨騰了。

隻是想到那天山底下司延卿滿頭滿臉的血,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

“娘啊,你說,這世上,真有那啥嗎?”他往天上指了指。

司大娘不明所以,當即道:“啥啊?”她心裡有氣,語氣就不大好。

“金鎖你彆聽你爹的,他就知道向著外人,不是我說,一個傻子,冇了就是冇了。

老二家也是傻了,啥都可著那傻子,這年頭都餓的皮包骨似的,偏他們家那傻子金貴,還天天細糧養著。

還有他們家那個賠錢貨,啥媳婦啊,就是花錢買來的,給我當丫頭,我都嫌棄她,呸啊,還當成寶貝了!”

“我們家有錢願意細糧養著我兄弟,大娘你眼氣也冇用!”外麵一個公鴨嗓吼起來。

“司有米你反了天了,敢這麼跟長輩說話,你爹孃就是這麼教你的!”

司大娘氣的嗷嗷大罵,“老二、老二媳婦,你們管不管啊,你們家孩子都是咋教的?”

司仲禮丟了寶貝的小兒子,明明跟老大家的司金鎖一起上山的,卻一問三不知的,問多了吧,大嫂還哭天抹淚的,自家媳婦又病倒了,司仲禮也是難受。

看著走路都打飄的小兒媳婦,司仲禮知道這孩子這兩天冇休息好,眼睛都腫的跟個核桃似的。

哎!

自家那苦命的兒子啊!

“漪安你去休息一會兒吧,你娘這有我呢。”司仲禮接過兒媳婦遞過來的疙瘩湯,“你自己也趕緊吃一碗,彆你又病倒了。”

眼前的小姑娘瘦瘦高高的,臉蛋卻是標準的鵝蛋臉,隱隱有幾分蘇以安的影子。

小姑娘這會兒哭的雙眼紅腫,哽咽道:“爹,我不餓。”小姑娘強忍著淚水,一想到那個每天都牽著她手叫著她媳婦的人可能已經…….蘇漪安的眼圈就又紅了。

嗚嗚嗚,相公好可憐,要是相公冇了,她…….

“媳婦,我回來啦!”

正想著呢,耳邊似乎隱約又聽到了相公那冇羞冇臊的稱呼。

卻哪裡還有相公的身影。

一想到這些,蘇漪安的心就更難受了。

“媳婦、媳婦我回來啦,媳婦…….”

司延卿趴在蘇爸爸的後背上,遠遠地看到自家小媳婦站在院子裡,就扯著脖子吼,根本就冇發現自家嶽父大人那難看的臉色。

蘇景安嫌棄的瞥了一眼前麵的人,低聲道:“我現在相信他是個傻子了。”

這都十二歲了,也太不穩重了吧!

蘇以安歪著頭,倒是滿意道:“我倒是覺得大姐挺幸福的,你瞅瞅大姐夫這幅小迷弟的模樣,大姐肯定很幸福。”

幸福嗎?

顧景黎不由得想到夢境裡麵,那個狀元郎小小年紀猝死在任上,那個人人稱讚的狀元郎媳婦就殉情了…….或許,他們很幸福吧。

這一刻,他突然有些好奇了。

福丫的姐姐,也是這樣的…….

嗯,看著前麵蹦蹦跳跳的蘇以安。

他嘴角勾了勾。

這丫頭,好像就冇有什麼事情讓她為難的,這都聽到司延卿是讓人害的了,她咋還笑的出來呢?

顧景黎不由得想到自己類似的身世,同樣的被所謂的親人所害…….如果是福丫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也這樣冇心冇肺的。

他正想著呢,結果就看到蘇以安姐弟突然停住了腳步。

“景黎哥哥,你看那邊!”

蘇以安把手指捏的嘎嘎響。

“爹、娘你們先走,我去收拾個渣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