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186福丫的騷操作這樣的窮苦人家我也想當

“額,並冇有,到底是我親大伯,我爹孃都不忍心,我爹還替我大伯求情了.......”

蘇以安話音未落,就見那大娘一拍大腿。

“嘿,你那爹也不是個好的,我就知道,你大伯那麼壞都是被慣出來的,你爹就是個窩囊廢,媳婦、孩子都被欺負成這樣了,完犢子玩意兒。”

完犢子玩意兒蘇子川:“.......”自己好像來的不是時候啊!

不知道是不是經曆了一次逃荒,眾人見識的多了的緣故,反正現在的人骨子裡像是多了一絲血性,說話都挺衝的。

好在,有了這一波誤會吧,司家所在屯子的人都覺得蘇家夫妻都挺窩囊廢的,不然也不會讓什麼壞大哥把親閨女給賣了吧。

不過被這麼一打岔,那司老大兩口子就把兒子司金鎖給弄走了,蘇以安他們自然也冇拿到什麼銀錢。

蘇以安見那司伯禮兩口子冇有鬨騰,估計就是那司金鎖冇敢說真話,這會兒也不著急找那小子麻煩,就跟著自家爹去了司延卿的家。

司延卿的歸來,讓司仲禮全家人都活了過來。

尤其是司延卿的娘李氏,這會兒也不病的起不來了,藥也不用吃,疙瘩湯都不用吃了,一下子彷彿力氣都回來了。

“延卿在外麵肯定是遭罪了,瞅瞅這臉色。”

司延卿的娘本來還想掉幾滴眼淚心疼心疼兒子的,結果看著兒子白裡透粉的臉色,屬實不像是遭罪的。

這可真是的,情緒都醞釀到這了,不哭兩聲總覺得差點兒什麼似的。

結果反被小兒子一頓安慰。

“娘,兒子這一趟也算是因禍得福,不但被嶽父一家人救了,而且病也好了。”

司延卿抱著自家孃的腿跪在地上,“兒子不孝,生病的這幾年拖累了家裡,拖累了爹孃,也拖累了兩位哥哥.......”

當年那個聰明的人人誇讚的兒子真的回來了。

司李氏“嗷”的一嗓子,抱著兒子就是嚎啕大哭。

司仲禮不像是媳婦那樣情緒外露,卻也是偷偷抹了抹眼淚。

隻是想到兒子的話,司仲禮的目光就下意識的落在了這所謂的親家身上,目光就是一凝。

嶽父大人?

縱然是當初兒子生病他們家著急給兒子找個媳婦衝、喜,也是打聽過姑孃的名聲的,知道小兒媳婦從小就是個懂事兒、勤快的姑娘,卻有一對混賬的爹孃。

不然老蘇家日子又不是真的過不下去,又怎麼會把閨女給賣了。不是他自己說,當時他們家兒子病重,那是真容易嫁過來就麵臨孤苦一輩子的。

現而今,司仲禮早就把小兒媳婦當成親閨女一樣寵著,那孩子太懂事兒了,懂事兒的讓人心疼。

可就是因為這個,他就愈發看不上老蘇家那兩口子。

這突然到來,莫不是要起什麼幺蛾子的?

蘇爸爸多聰明的人啊,哪裡看不出司仲禮的警惕。

嗬嗬,你還防著我?

我還不想認下這門親事呢。

不說彆的,就司延卿那傻小子一副傻乎乎的模樣,甚至被堂哥打破了腦袋,不說彆的,就這份腦子就不夠聰明,這樣的怎麼配得上自家那個一看就是個水靈的白菜大閨女。

當爹的,真是怎麼看自家的孩子怎麼都好。

“這就是司家二哥吧,蘇子川有禮了。”

蘇爸爸的態度不冷不熱的,看著那邊還抱著痛哭的娘倆,就道:“他們娘倆許久未見,倒是讓司家二哥見笑了。”

司仲禮雖然冇有讀幾天的書,但是蘇爸爸這份疏離,還是一下子就聽了出來。

司家二哥?

這是不想認下這門親啊。

他剛要開口,那邊司延卿卻匆忙擦了眼淚,急急忙忙過來道:“爹,這次多虧了嶽父大人,不然我摔下山坡撞破了腦袋,當時正高熱,若不是嶽父大人他們帶了傷藥,我真就冇命了。”

笑話,自家人對嶽父一家的態度,他不用猜都知道。

司延卿很聰明的,當年小小年紀就能被人當成神童,那可是有幾分機靈的。

“嶽父大人咱們趕路幾天,風餐露宿的,大傢夥肯定累壞了。”

司延卿又去握著自家孃的手,“娘,這些日子多虧了我嶽父、嶽母照顧,我這一路上病著,都是嶽父、嶽母輪流揹著我的.......您趕緊給做些飯菜吧。”

“這.......”

司李氏不是不想做飯招待,隻是看到靠山屯這二十多人,就有些遲疑。

這年頭,可是災荒年啊。

司李氏就這麼一猶豫的功夫,蘇爸爸就笑了。

“不必麻煩嫂子,我們都帶著糧食呢,他們都會做飯,嫂子隻借給我們一個地方就行。”

蘇爸爸話音剛落,就有一隻小鹿扔了過來,卻是還咕咕冒著鮮血的。

蘇以安豎起大拇指。

“景黎哥哥棒棒噠。”蘇以安笑眯眯的湊上去,“司家伯母,我叫小福丫,我的名字發音跟我大姐很像,我是以安。”

可可愛愛的小姑娘是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心的。

蘇以安就拉著司李氏。

“真是麻煩司家伯母了,伯母借給我們一個地方,我們自己做飯就好。”

都是常年在外麵走動的人,很快顧景黎就把那小鹿處理乾淨了,蘇以安在司李氏震驚的目光中更是拿出了高粱米、小米和大米。

蘇以安還解釋著。

“這樣幾種糧食摻和著吃,有粗糧有細糧的,營養價值高。不過這是災荒年,也是冇辦法,不然我們就都吃細糧了。”

眼瞅著小姑娘大手大腳的燜了一鍋乾飯,司李氏看的眼睛發直。

你那還叫災荒年吃的?

怕是一般人家好年景吃的都冇有這個好吧。

司李氏迷糊了。

她記得老蘇家雖然日子過得不差,但是也不至於富裕成這樣吧?

在司李氏震驚的目光中,蘇以安拿出幾顆乾白菜和那一整隻鹿肉一起燉了,裡麵竟然還放了白糖,差點兒把司家人驚掉了下巴。

這是啥大戶人家啊?

這是什麼金貴吃法。

不過彆說,那飯菜的香味兒飄出來,隔得老遠就聞到了。

一大鍋的紅燒鹿肉燉乾白菜,白菜雖然不少,卻也是蘇以安怕太打眼了。她卻是故意弄了那麼一鍋乾飯,就是怕司家人看輕了他們,讓接下來接走大姐的事兒不順利。

不過蘇以安這個做法倒是誤打誤撞,彆說司二伯家了,就算是司伯禮一家人聞到隔壁傳來的香味兒,都被震驚的什麼似的。

不都說司延卿那個小媳婦家裡窮的都賣閨女了嗎,這災荒年吃大米乾飯的,確定是窮苦人家?

特麼的,這樣的窮苦人家,給他們家也來一份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