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220景黎哥哥我們放阿飄弄死你的仇人咋樣

蘇以安整日裡帶著兩隻熊招搖而過,可不是為了嚇唬人的。

這兩小隻在空間裡藏了太久,如今個頭大,還賊調皮,得多帶出來走走,不然突然帶出兩隻成年的熊瞎子,怕是要嚇壞了村裡人的。

至於自家美人兒?

那狗子冇良心,回來就不知道天天去哪兒浪了,不黑天都不招家,也不知道那性子隨了誰。

兩隻熊崽子也是個頭太大了,蘇以安在前麵揹著小手走,後麵兩隻這個拱拱她,那個也撞她一下,如果不是蘇以安天賦異稟,怕是要被這倆大塊頭給撞出個好歹來。

“不許鬨,規規矩矩的。”

蘇以安在每隻熊頭上拍了一巴掌,那可真是不帶留力氣的,不然這兩小隻皮糙肉厚的還真是管不住。

熊大和熊二都是母熊,兩隻熊喝的空間泉水都不知道多少了,如今捱了打,都有些委屈的看著蘇以安,熊大還耍賴似的在地上打滾。

蘇以安看的頭皮發麻。

“趕緊給我起來!”

夭壽啊!

“這要是讓人看到,小心把你當成黑熊精抓起來紅燒了!”

這倆傻玩意兒,這點兒心眼子都用她身上了。

“熊二你也不許學你姐姐,給我聽話,做一隻合格的熊崽子。”

不遠處一聲輕笑。

“合格的熊崽子啥樣?”

蘇以安猛地抬頭,目露驚喜。

“景黎哥哥!”

蘇以安剛走到山腳下,就看到一個小少年身上裝滿了獵物從山坡上往下走,看他身上還帶著不少血跡,小姑娘微微擰眉。

“受傷了?”

蘇以安看到顧景黎的後背有被什麼抓破的痕跡,衣裳都刮壞了。

“這是怎麼弄得?”

不由分說從自己的小挎包裡麵掏出一個小噴壺,按著顧景黎不讓他回頭,就照著後背先噴了幾下。

“嘶!”

顧景黎疼的直抽抽,剛剛都不覺得傷口多疼,這丫頭肯定又拿那種疼的不行的東西來給他消毒了。

早就轉變了觀念,知道蘇以安不是之前那個壞丫頭,自然顧景黎不會認為蘇以安在害他。

“在林子裡碰到了野豬群,在山上颳了兩下。”

顧景黎冇有多說,實際上當時很凶險,他身上又冒出來不少傷口。

“又碰到野豬了?你怎麼總這麼倒黴啊?”

蘇以安捂住額頭,有點兒不忍直視了。

“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故意去捅的野豬窩了。”

簡單檢視了一下,顧景黎身上的隻是擦身,看著嚇人,其實並不會有生命危險。

蘇以安本是隨口一說的話,卻不想顧景黎臉色變幻,小姑娘就迷了。

“景黎哥哥,不是吧。”

蘇以安才八歲,語氣裡卻滿是無奈。

“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這麼拚命,如果隻是為了那些獵物,你知道的,無論是你家還是我家,其實都不缺吃的。”

小姑娘斟酌著用詞,兩家人如今這關係處的,比親兄弟還要親上幾分,再結合自家人的分析,蘇以安知道顧景黎身上肯定是揹負著什麼。

這小子竟然不是驚鴻姨姨親生的,卻又跟顧大伯長得那麼像。

看顧大伯兩口子的感情,那肯定不是顧大伯在外麵亂來生下來的孩子,不然藍驚鴻再大度也不可能對顧景黎這樣。

所以蘇以安他們家也有個大膽的猜測,顧景黎不是顧大伯兄弟的孩子,那麼也是姐妹的孩子,不然不可能長得那麼像,連氣質都像。

再看顧景黎那清冷的性子,怕也是經曆過大變的。

“如果你這樣隻是為了發、泄一下心情,其實也可以有很多辦法的。”

蘇以安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顧景黎的表情,見他始終麵無表情的,就知道自己這些說的都不對。

她歎了口氣,果然還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那樣。

“如果景黎哥哥是為了變強,我想說的是,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縱然你成為那種傳說中的武功高手,你一個人又能成什麼事兒?”

顧景黎的喉嚨有些苦澀,“福丫,我冇有辦法。”

小少年這一刻眸子通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往日裡的平靜根本不複存在。

“我隻要一想到那些仇人哪怕亡國了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我就恨不得把他們全殺了,可是我冇有辦法,我,我太弱了。”

顧景黎握緊了拳頭,強自隱忍著胸中滔天的憤恨。

“他們,都該死!”

果然是自家猜想的那樣。

唉,最不想摻和到這些事情裡麵,可偏偏.......那是景黎哥哥啊,一路在一起這麼久,人心都是肉長的。

蘇以安暗自勸說著自己,上前一步掰開小少年的手。

“最不喜歡你們這些悶、騷、男,不高興就去揍人,冇事兒虐待自己做什麼?”

蘇以安可冇管這氣氛是不是合適,上來就是一痛數落。

“我跟你說啊,報仇的法子其實有很多的,並不一定要錘死人的。”

迎上小少年不解的目光,蘇以安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來。

天邊的晚霞紅彤彤的灑在小姑孃的側臉上,顧景黎隻覺得心底裡翻騰的仇恨火焰都平靜了幾分。

“法子簡直太多了,第一個,隻要你活的夠長,你的敵人死在你前麵,你就贏了。”

顧景黎:“........”

果然,是他想多了。

蘇以安不理會顧景黎的黑臉,豎起第二根短粗胖的手指頭。

唉呀媽呀,以前這手指頭長得就不好看,怎麼重活一次,還是長得這樣短粗胖呢?

唉,幸好這個世界不講究婚戒,不然將來成親戴戒指都不好看。

思路又跑偏了。

“當然了,肯定還有其他法子,比如喂他吃巴豆啦,讓他一直蹲茅房臭死他;再比如天天罵他,讓他打噴嚏噴死;還有啊,還可以找順子叔去他們家鬨騰,你瞅瞅順子叔裝孕婦多像啊,咱們可以敗壞他的名聲,讓他被天下人唾棄。”

顧景黎滿頭黑線,隻覺得眼前好像有幾隻烏鴉孤獨的飄過。

“隻要你肯動腦子,這辦法總比困難多。”

蘇以安嘿嘿的樂。

“景黎哥哥我跟你說哈,我還有好多法子呢。

那福來他們那些人當初不是裝阿飄嚇唬人嗎,咱們也可以啊,我保證做的阿飄比他們做的像。

哦對了,咱們還可以做成一個風箏阿飄,畫的賊像那種,晚上就在他們家周圍放風箏,保管嚇尿那幫王八犢子.......”

顧景黎:“........”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做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