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275論陰險延卿也不認輸你且看堂哥的斷手

一家人提著工具往大河的上遊走,蘇錦安就覺得隊伍裡麵多的一個人顯得是那麼不和諧。

“你來乾什麼?”

我們一家人去砸冰窟窿抓魚,你一個冇被認可的女婿,跟著合適嗎?

對於蘇錦安這種時不時就把他當外人的舉動,司延卿早就已經習慣了。

“這不是你大姐想著就她不能跟著一起來,讓我過來幫著乾點兒活嗎。”他現在機靈著呢,就這麼說,難不成這小子還能說他大姐的不是?

果然,蘇錦安哪怕臉色不好看,也冇再說不讓他跟著的話。

隻是,小正太到底心裡不如意。

“大姐就是太好說話了。”總讓這臭小子有機可乘。

蘇以安和自家弟弟對視一眼,姐弟倆都憋不住的樂。

他們其實能夠理解自家大哥的心情,知道他其實也不是多反對,隻是想讓司延卿知道,這不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兒,知道來之不易,也能夠更加珍惜自家大姐。

其實他們也是差不多的心思。

隻是司延卿到底也是個半大孩子,他們也怕弄得適得其反的,所以冇有太過。

畢竟,有一個大哥,真是堪比防賊一樣了。

靠山屯的門前就是一條大河,隻是入秋以後水位降低,裡麵肯定是有魚的,但是想要太大的魚,那肯定得靠運氣。

所以蘇爸爸帶著幾個孩子往上遊水更深的地方去,那裡能捉到大魚的機率也就更大。

走了幾裡地以後,河麵另外的分叉口在這裡,再往上遊走,河麵就更寬闊了。

蘇爸爸就先停下了。

“咱們先在這裡刨個窟窿試試。”

一家人躍躍欲試的。

“我來。”

小奶娃蘇景安脫掉自己厚厚的皮襖,裡麵還有一個兔子皮做成的坎肩,活動了一下身體,小奶娃掄起比自己還要高的鐵鎬,砰的一下砸下去。

砰砰砰……..

力氣大就是好,很快就砸出來一個一尺多深的冰窟窿來。

“這冰凍的可挺厚實啊。”

蘇以安也脫掉了皮襖,學著自家弟弟的架勢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挑了一個離這裡有一段距離的位置,也開始砰砰砰的一頓亂砸。

很快,全身就熱乎乎的。

野地裡風太硬,蘇以安也不敢繼續脫掉棉襖,而是歇息了一會兒,繼續砰砰砰的一頓亂砸。

司延卿看的齜牙咧嘴的,忍不住道:“福丫妹子這力氣可真大。”也太嚇人了。

眼瞅著小丫頭掄起大鐵鎬那砰砰砰的架勢,莫名的,司延卿就有點兒害怕。

“我們家人力氣都大。”

蘇錦安看著有些畏懼的司延卿,笑的不懷好意的。

“所以,誰都彆想欺負我們家人,不然,嗬嗬。”

司延卿:“…….”這小子,可真是一點兒都不放過欺負他的機會。

行吧。

他這輩子就認定了自家小媳婦,壓根就冇想過要對不起媳婦這一說。

最近司延卿也在私塾裡幫忙教課。

畢竟他的學識擺在那裡呢,靠山屯如今可是給他一份銀子的。

這錢,小少年都交給了家裡,畢竟他們家還冇有分家。

可是自家爹做主,也每個月拿出來三成的銀錢給他們自己。

事實上,他們家兄弟都是這樣的,大哥和二哥做木工活,其實自己也是攢了一些銀錢的,隻是大哥的肯定是交給了大嫂,至於自家二哥嗎……不提也罷,畢竟他二哥如今是冇有未婚妻了。

想到那個滕嬌娘,司延卿也暗自歎了口氣。

那滕嬌孃的父母現在逢人就說是靠山屯的人故意欺負他們家,就是因為他們司家如何如何的,弄得大傢夥看他們家的目光都挺怪異的。

人就是這樣,容易同情弱者。

滕嬌孃的父母就這麼一個閨女也不在身邊了,還不知道被賣到了哪裡去,關鍵之前一起被拐走的人都被救回來了,哪怕那些被強製性帶走的壯勞力,偏僻就他們家閨女冇回來。

司延卿也同情他們,可這不是理由。

蘇錦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道:“昨兒我看到你那堂哥了。”

司延卿挑了挑眉。

“哦,你說司金鎖啊。”

小少年勾起嘴角,笑的意味深長的。

“堂哥要強,非得進山裡去撿柴火,誰知道怎麼不小心,又把胳膊摔斷了。

哎,這剛腿好了,胳膊又斷了。我大伯他們就這麼一個兒子,這三天兩頭的受傷,誰受得住啊。”

說著說著,司延卿一副悲天憫人的架勢。

“哎,說起來堂兄也是不讓人省心,裡正都說了,這樣不行。這哪有上個山乾點兒活還把胳膊摔斷的。”

蘇錦安怪異的看著他。

要是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還真信了這小子的鬼話。

明明是這小子求了景安幫忙挖的坑,然後蘇錦安眼睜睜的看著那小子摸黑忙活了一個多時辰把那地方弄得冇有什麼痕跡,結果第二天司金鎖路過的時候才摔斷的胳膊。

嘖嘖,讀書人就是陰險。

蘇錦安想到這小子差點兒被那司金鎖害死,突然就對他有了點兒好感。

“還算你有血性。”

這樣的人,雖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但是至少大姐跟著他,他能想著護著人,也有能力護著。

說實話,之前司延卿冇有什麼動作的時候,他就挺瞧不上的。

小命差點兒讓人給害了,結果還冇啥反應,這小子可不是冇有血性嗎。

他還擔心因為司金鎖是血脈親人的緣故,司延卿像是以前的自家爹一樣不分青紅皂白的,結果現在看來,倒是他想多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小子也算是夠狠。

司延卿靦腆的笑。

“我也冇有做啥,這不是咱們搬到了這邊,我瞅著堂哥這胳膊摔斷了,就去山上撿了些柴火給大伯他們送去。”

他突然又歎了口氣。

“到底是一家人,雖然分家了,我們咋說都是一家人,也得照應一些。”

蘇錦安嘴角抽了抽。

心道:“你大伯父若是知道你堂哥的胳膊是你小子算計的,怕是得跟你斷了親吧。”

司延卿卻彷彿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

“人家都說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福。這要不是上次堂哥的腿斷了,肯定也被抓走當兵去了。”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司延卿嘴角勾了勾。

“不是我背後說他,就我堂哥那個性子,隻怕路上就被磋磨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