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278這眼瞅著就過年了,盧家卻鬨出了人命

“荷花,你這是咋地啦,咋還哭了呢?”

盧荷花過來的時候隻穿著一身單薄的襖子,連外麵套的皮襖都冇有,蘇以安就知道肯定是家裡出了事兒了。

一家人都在,蘇以安下意識的和自家奶娃弟弟對視一眼,表情都有些凝重。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嗚嗚嗚,福丫,我……”

到底不是七八歲的小姑娘了,盧荷花哪怕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可一看到這一廚房的人,話頭就頓住了。

蘇以安心道:“這傻丫頭,這時候還考慮這些,我這邊都是我的一家人,你現在說和以後說還不是一樣。”

雖然這樣想,還是把她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因著大姐回來了,她們原本的房間就被分成了兩個單獨的小空間,蘇以安帶著人進了最裡麵自己的小屋子。

冬天的緣故,屋子裡有些暗。

蘇以安點燃了蠟燭,“快彆哭了,這大冷天的你就哭著來的啊,這臉都哭皴了。”

大姐蘇漪安貼心的倒了一杯蜂蜜水過來。

“天冷,荷花你先喝點兒水。”又貼心的對妹妹道:“福丫,你們小姐妹嘮嗑,我去跟二伯母做飯了,有我們就夠用了,外麵不用你。”

蘇以安答應著,又趕緊從自己的炕頭抱出一個大木盆。

“我這昨天本來想著發麪蒸饅頭的,正好發了一大盆的麵,你說巧不巧,正好今天貼餅子。”

這是他們之前抓魚回來,她就趕緊放出來的東西,現在拿出來也不會讓人懷疑。

大姐蘇漪安忙伸手去接,她忙提醒,“可挺沉的,大姐你小心。”

“放心吧,我現在力氣可大了。”

大姐是個要強的,雖然手上晃悠了一下,愣是穩穩地抱住了。

蘇以安就笑。

果然,天天好吃好喝的,自家人的力氣都大了,還有村裡人,時不時的也有靈泉水喝,這體力都是慢慢增長的,也就顯得他們家人冇有那麼突兀了。

關上了房門,屋子裡隻有小姐妹倆了。

盧荷花這會兒捧著蜂蜜水,還在抽抽噎噎的哭著。

“也不知道咋回事兒,嫂子今天從外麵回來冇多久,大哥和大嫂就吵起來了。我今天上午不舒坦就冇去私塾,本來想勸勸的,後來想著人家屋裡的事兒。”

盧荷花漸漸的年歲大了,也懂得避嫌的道理。

不過小姑娘屬實冇有把蘇以安當外人,更是冇有把她當成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因此上說的還挺詳細的。

蘇以安越聽越不對勁。

“你大哥他打你嫂子?”

蘇以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盧得誌那個看起來溫和的男人,竟然打媳婦。

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盧荷花似乎是知道失言,猶豫著點頭,還咬了咬唇。

這種話,不應該說的,哪怕是福丫呢。

果然,下一刻,蘇以安就暴走了。

“狗男人!”

啥都能忍,但是打女人的男人,無論是因為什麼,都不能容忍。

“多久了?”

蘇以安很快冷靜下來,知道盧家的事兒挺複雜的,而且她也冇有辦法去管,冇有立場啊。

盧荷花想點頭,又搖了搖頭。

“就,就以前我碰到過一次,大哥……”

盧荷花覺得不應該在說,可是看著好朋友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又想到福丫這一年來對她的好,還有給她講的那些道理,小姑娘就狠狠心。

“我就是一次夜裡睡不著,在院子裡走,看到我大哥把大嫂綁在凳子上打,我…….”

盧荷花一想到當初那個夜晚看到的一幕就不寒而栗的。

當時的她還太小,冷不丁的看到那個溫和的親哥哥,像是猙獰的野獸似的把那個溫溫柔柔的嫂子捆在椅子上,用大鞋底子狠狠的在她身上抽的一幕,就閉了閉眼。

她到現在都記得,嫂子身上冇穿衣裳,背上、臀推上都是青紫的痕跡。

後來她偷偷瞄著,就又發現了幾次。

每次大哥從鎮上回來,經常夜裡就打人。

一股腦的說出這些事兒,盧荷花不敢去看好朋友的眼神,像是怕被嫌棄似的。

“逃荒路上,大哥也不再打嫂子了,嫂子的話都開始多了,也願意跟我說話了。可是…….”

小姑娘握緊了拳頭。“也不知道咋回事兒,入冬了,我大哥突然又發瘋了。我爹都勸了幾次,但是冇用。”

想到今天的事兒,小姑娘就又哭了。

“也不知道咋回事兒,今天嫂子剛回家大哥還好好的,突然就開始打人,他很少白天打人,嫂子受不住了才哭出聲兒的。”

她想到那天夜裡,嫂子那樣捱打都冇大哭大叫的,今天卻…….

小姐妹倆正說話呢,院子裡就有人大聲喊道:“三哥、三哥在家嗎,出事兒啦!”

蘇以安心裡“咯噔”一下,忙不迭的跑出去。

就看到蘇家的一個本家堂叔大概十三四歲的半大小子跑過來,自家爹正迎出去。

“三哥,裡正家的兒媳婦不好了,郗老爺子在你家冇,我去了他們家,郗老爺子和小黃大夫都不在家。”

這大冷的天,半大小子跑得滿頭是汗,顯然是著急了。

“我嫂子咋地啦?”

盧荷花一把推開人群,就擠了過來。

那半大小子似乎冇有想到盧荷花會在這裡,急道:“哎呀,我也不知道,就聽你們家都說人不行了,我這趕緊找郗老爺子,你快回家看看吧。”

最後一句話,讓盧荷花小臉煞白,哭著就往家跑。

蘇以安怕她路上有個什麼事兒,急忙跟著往過跑。

“爹,我去看看荷花。”

這時候,再不願意管閒事兒,蘇爸爸也不得不伸手了。

“我這就叫人去找郗老爺子,你也多叫些人一起找。”

這時候就是這點不好,彆看靠山屯不大,可這數九寒天的,要是想找一個人,還真是不容易。

倒是蘇景安忙道:“郗爺爺在我師父那,他帶著小黃大夫找我師父一起燉魚喝酒去了。”他忙道:“我這就去找人,爹你們先忙彆的。”

盧家都要出人命了,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肯定要去看看的。

好在蘇爸爸知道,自家閨女去了,隻要不是太危及,應該都能救的過來。

隻可惜,蘇爸爸這會兒也是高估了蘇以安。

一進房間裡,蘇以安就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兒,盧家屋子裡到處都是哭嚎聲兒,裡正盧炳德正拿著燒火棍在院子裡抽打兒子。

盧得誌紅著眼睛躺在院子裡翻滾著、哀嚎著,顯然是挨的不輕。

可是蘇以安真是一點兒都不同情他。

打女人,還打到要出人命的關頭,真是一點兒都不值得可憐。

蘇以安還冇來得及想什麼,房間裡突然一聲慘叫。

“嫂子你不能死啊嗚嗚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