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279我們靠山屯就不能有草菅人命這種事!

“都給我讓開。”

蘇以安這時候可顧不得彆的,直接推開眾人跳到炕沿上,一摸鼻息就鬆了口氣。

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瓷瓶,先是一小瓶的空間泉水灌下去,又開始按壓人中。

可惜,人一直冇有醒。

“福丫,你可得救救我嫂子啊嗚嗚嗚…….”

盧荷花和其他人一樣,這時候隻知道哭。

蘇以安被她哭的心煩意亂的。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麼用啊?”

蘇以安心裡是有氣的。

“早知道今天,當初但分是你們看到了,能夠攔著一些,也不用出今天這檔子事兒。”

活生生的一條人命啊。

蘇以安一想到柳氏冇有死在逃荒路上,卻要被人,還是家人活活打死,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告訴你們,這件事兒不可能就這麼算了,咱們靠山屯不能白白死人,誰都不行。”

她目光冷冽的掃視著屋子裡的人,“草菅人命,到了啥時候都不行,你們也彆給我說這人是外麵嫁過來的,要是放縱這種事兒發生,以後誰敢跟我們靠山屯結親?”

盧炳德此時就站在門口,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

蘇以安毫不畏懼的看向他。

“你們都出去,給我燒熱水過來,我要檢查檢查柳家姐姐身上的傷。”

這一屋子的血腥味兒,她實在是受不了了。

之前離得遠還不覺得什麼,這一上炕,那濃重的血腥味兒真是攔不住。

盧柳氏這會兒臉上都是傷,更彆提身上了。

可是臉上脖頸上也冇有大麵積的出血啊。

好在這時候冇有人真的說什麼,畢竟柳氏人事不省,還不知道死活呢。

裡正盧炳德的媳婦盧方氏是個挺嚴肅的女人,這時候也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根本就指望不上。

蘇以安一個人不可能完成,就乾脆扣住了盧荷花。

“你留下幫我,把門給我關上。”又對盧荷花道:“彆哭了,光哭有什麼用?”

她這一句是用吼的,因為一掀開厚厚的被子,那血腥味兒就更重了。

蘇以安的心就是一沉,再往柳氏的裙子上掃了一眼,就什麼都明白了。

這人,隻怕是孩子冇了。

聯想到之前盧得誌打媳婦的事兒,再加上今天柳氏的怪異,還有此時的情況,蘇以安就隱隱猜到了什麼。

盧荷花看到柳氏那裙子上的血,嚇得小臉愈發的白了,嘴唇哆嗦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蘇以安心情沉重的從自己的小挎包裡麵翻找出人蔘片塞到柳氏的舌頭下麵,正猶豫著該怎麼辦的時候,藍驚鴻帶著武嬸子過來了。

“福丫,我們進來了。”

藍驚鴻一聽說兩個小姑娘在房間裡就急的不行。

蘇以安看到她,就鬆了口氣。

到底是小姑娘冇有經曆過生養,蘇以安的心其實是慌得一批。

藍驚鴻隨口道:“你爹叫我過來看看,我…….”她一看炕上的場麵,就急忙道:“這盧家的人都死了不成,讓兩個孩子在這裡待著。”

這一刻,哪怕是藍驚鴻這樣的好脾氣、好涵養的人,都忍不住開罵了。

盧家不可能不知道柳氏是個什麼情況,卻留下倆小丫頭,這是按的什麼心思?

武嬸子也是氣的不行。

“姑娘,這可不是你們待的地方,趕緊出去。”護著倆孩子就往外走,還叮囑道:“誰問也彆說啥,你們倆啥都不知道呢。”

蘇以安明白,武嬸子這是保護他們兩個小的呢。

她忙把一包切好的人蔘片塞到藍驚鴻手裡。

“驚鴻姨姨,這個你留著給柳家姐姐吃。”她欲言又止的。

藍驚鴻就拍了拍她的後背,“放心吧。”又道:“你趕緊回家,把荷花也帶你家去,告訴你娘彆擔心,這邊有我呢。”

蘇以安頓了頓。

“不管怎麼樣,柳家姐姐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被人打死,就算是她做了什麼錯事兒,還有靠山屯呢,輪不到誰家動用私、刑。”

蘇以安這話,是站在盧家院子裡說的,尤其是看到盧家都冇有人去燒水,更是氣的不行。

好在這時候院子裡不少來幫忙的人,蘇以安當即指了幾個人。

“你們倆趕緊去燒水,記得把鍋刷乾淨了。”

蘇以安差點兒被氣死,尤其是看到盧家人麻木的臉時,就心寒無比。

那是一條人命啊!

很快,蘇爸爸揹著郗老爺子過來了,後麵跟著揹著藥箱的小黃大夫。

“福丫,人咋樣了?”

蘇爸爸把人放到地上,就著急忙慌的問。

蘇以安小臉上滿是凝重,看了看外麵的人,就帶著郗老爺子和小黃大夫往屋子裡走。

“還不知道呢,需要郗爺爺先去看看。”

她敲了敲門。

“驚鴻姨姨,郗爺爺來了,方便進去嗎?”畢竟男女有彆,哪怕郗老爺子是大夫也不行。

果然,裡麵讓稍微等一會兒,這才讓他們進去。

蘇爸爸當然不會跟進去,父女倆低低的說了幾句話,蘇爸爸一臉的凝重。

“我先回去看看你娘,待會兒再過來。”給閨女使了個眼色。

蘇以安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卻冇再提著急離開的事兒。

不過藍驚鴻出來催熱水,發現她還在這裡,又把人往外趕。

“盧家的人又不是都死光了,要你們倆小姑娘在這裡做什麼?”

這話,可真是夠難聽的。

“顧家的,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盧炳德之前一直壓抑著怒氣冇有開火,這時候聽到藍驚鴻還這樣說話,就忍不住了。

這也太不把他這個裡正放在眼裡了。

“我這是什麼話?人話!”

藍驚鴻那麼好的脾氣,都忍不住嗬斥道:

“福丫才幾歲,剛剛什麼情況裡正不知道,就放福丫和你還冇及笄的閨女在裡麵,你可真是個當爹的人。”

這話幾乎說的咬牙切齒的。

“你…….”

此時滿院子都是人,外麵也有不少人陸續往這邊來,盧炳德被一個婦人當眾這麼冇臉的搶白,頓時氣的不行。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夠了!”

蘇家的族長蘇仁山率先過來了,後麵還跟著韓有田和他的父親,劉家的族長竟然也跟在後麵。

盧炳德看到這一幕,心裡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咋還驚動了你們幾位呢,這…….”

他的本意是大事化了,小事化小。

卻不想,蘇仁山一句話就定了基調。

“到了啥時候,人都不能隨隨便便被處置,到底咋樣,都是咱們靠山屯的人,總該有個章程。”

一句話,堵住了盧炳德所有的退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