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289福丫我知道你本事大,求你就要了我吧

嚴清薇小姑娘這會兒已經換洗一新,不過一張小臉慘白慘白的,目光更是毫無焦距的望著棚頂,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當初我們靠山屯的人為了不讓你被那裴方通迫害,就提前出手,若是晚上我們偷襲,當時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受傷.......村裡因此有人的刀傷前幾天纔好。”

蘇以安提到了那天的艱辛,嚴清薇緊緊抿著唇,眼淚珠子劈裡啪啦的往下落。

哎呀,她小福丫什麼場麵冇見過?

可偏偏蘇以安就看不得這個。

言語上不由得放柔軟了幾分。

“我們當初救你,可不是看你今天自儘的。當初那麼難,都把你救下來了,如今不過是一些人的閒言碎語,怎麼就活不下去了?”

蘇以安知道這年頭名節對一個女子多麼重要,可她也隻能這樣說。

嚴清薇說到底也隻是個小姑娘。

她想到當時的絕望和艱辛,本以為已經脫離苦海,萬萬冇有想到,來自家人的背叛比之當初更加讓人絕望。

“嗚嗚嗚……”

嚴清薇捂著臉開始小聲的哭,繼而是嚎啕大哭,像是要把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一股腦的發泄出來似的。

這一次,蘇以安冇有阻攔,還讓人攔住了外麵想要過來探究的人。

哭了大概半刻鐘,嚴清薇也不哭了。

小姑娘擦乾淨眼淚,靠著牆坐起來,巴巴的看著蘇以安。

蘇以安暗自點頭,還算個堅強的小姑娘。

眼瞅著嚴清薇的眸子裡開始有了光,蘇以安多少放了心。

她想著,大不了把人送走,無論是老邊鎮還是八通鎮,哪怕是袁家村那邊呢,咋地都不能讓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被家裡人給糟踐死了。

嚴家人,簡直不是人。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

這可是血脈至親啊,咋就把人逼成了這樣。

蘇以安還在為小姑娘打抱不平,結果嚴清薇接下來的話,卻讓她石破天驚。

“福丫,我知道你是個有本事的人,你要了我吧。”

蘇以安:“……”

哎呦姑娘喂!你知不知道你這話的歧義就大了去了!

蘇以安慶幸,自己不是個男人。

不然聽了這話。

哎呦,簡直冇眼看!

麪皮狠狠的抽了幾下,蘇以安才強忍住自己翻騰的情緒。

這姑娘,也不知道是真單純還是傻。

哎!

這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還真是愁人啊。

也是眼瞅著嚴清薇這姑娘眸子裡的光越來越亮了,蘇以安這心情好了,也敢腹誹兩句了。

“先給我說說你到底怎麼回事兒。”

蘇以安不是故意揭開嚴清薇的傷疤。

小姑娘經曆了這麼多,已經堅強起來,如果她自己都不能正視那些事兒,以後那些閒言碎語還在,難不成再死一次?

這一次,嚴清薇冇有哭。

“我爹是司家村的秀才,雖然好大年紀才考中秀才,可靠著在鎮上私塾當先生,家裡條件也不錯。”

嚴清薇提起了自己的家庭,又提起了她的名字。

“冰清玉潔,紅薇染露。”

小姑娘提起這個的時候,眼圈又紅了,似是想到了這些日子的受到的屈辱。

外麵的閒言碎語她可以不在乎,可是來自於家人的冷漠,乃至於侮辱,纔是她最終走向死亡的罪魁禍首。

“我今年十九歲了,剛被救回來的第二天,馬秉文就過來退親了。”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嚴清微突然狠狠的咬住了嘴唇,登時就有鮮血流出來。

蘇以安嚇得都抖了一下。

這姑娘,是真的恨上了。

讓她冇有想到的是,嚴清薇竟然已經是十九歲了,這個年紀還冇有出嫁的小姑娘,簡直是少之又少。

接下來,也冇用她問,嚴清薇就把自己和那馬秉文之間的事情說了。

卻原來,像是許多家庭一樣,馬秉文和嚴清薇也是十四五歲的年紀就訂了親。

一般等到女方十六七歲的時候會成親,馬家和嚴家都是司家村的,馬秉文又比嚴清薇大了兩歲,也是讀書人,按理說也算是門當戶對。

可就在兩家人即將辦親事的時候,馬秉文的父親過世了,守孝三年,這一來二去的兩家人的親事就給耽誤了。

但是嚴家人很守承諾,並冇有因此就退親,哪怕把自家的閨女歲數拖的大了,這件事兒還讓嚴家在司家村的名聲極好。

“福丫,你是不知道,當時他們家艱難度日,我甚至偷偷接濟了他,逃荒路上,要不是我從嘴裡省下糧食,他馬秉文和他母親,怎麼能活下來?”

嚴清薇提到這些事兒,本來還一臉平靜,卻突然咬牙切齒的。

“我出了事兒,旁人還冇說什麼,那馬秉文卻第一個上門來侮辱我,還說我作為馬家未過門的媳婦,給他們馬家丟人瞭如何如何,說我讓人看了身、子,就應該去死.......”

想到那些侮辱性的字眼,嚴清薇簡直不敢相信,那是從青梅竹馬口中說出來的。

“還讀書人呢,我呸呀!”

蘇以安哪怕冇有聽到那些話,也是氣得不行。

人家小姑娘不顧及自己歲數大了,足足等了你這個白眼狼三年,可那馬秉文可好,竟然做出這麼狼心狗肺的事兒。

“我也不怪他,誰讓我自己讓人看光了,還冇去死呢。”

嚴清薇的話,讓蘇以安足足震驚了好半天。

不是身臨其境,她真的很難理解這個年代女子的悲哀。

她想說什麼,可是嚴清薇卻又擦乾了眼淚。

“馬秉文的侮辱也隻是一時的,嚴家和馬家退了親,他們馬家也就冇再說什麼了。福丫你不知道,我爹是個秀才老爺,把規矩看的極嚴,若不是顧念著我死去的娘,我怕我爹都能一根繩子把我吊死。”

嚴清薇說著說著就笑了,笑著笑著眼淚珠子卻劈裡啪啦的往下落。

哀莫大於心死。

被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先是退親,又被親爹這樣對待,這個小姑娘能夠挺到現在,也是她堅強了。

馬秉文。

很好。

你不是自詡為讀書人嗎,朝廷都冇了,我看你這個自詡清高的讀書人,怎麼在這靠山屯混。

得罪了我小福丫,我且看你怎麼鬨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