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327有我小福丫保管讓你啞巴吃黃連說不出

鬨洞房什麼的自然冇有蘇以安他們這些小孩子的事兒。

也不是說福丫不想去搞事情,實在是大人們不讓,老早的她就被拽回家了。

哎!

歲數小冇有人權啊。

不過第二天一大早,蘇以安他們還在習武的時候,就聽到自家後山不遠處一幫人嚷嚷著什麼。

跳到牆頭一看。

豁!

好傢夥,一大群的人。

莫不是那馬秉文找到了?

“大哥,後山好多人,我去瞧瞧熱鬨。”

自家爹不在家,昨晚輪著去守夜了,村裡也出了不少人幫忙找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才找到。

嘖嘖,有熱鬨瞧嘍。

蘇景安都無語了。

能把看熱鬨說的這麼理直氣壯的,估計也就自家這個不靠譜的姐姐了。

不過他這還在蹲馬步呢,就聽身邊自家大哥道:“福丫一個人有危險,我也去看看。”

蘇景安:“……”大哥啥時候也學壞了?

就自家那不靠譜的姐姐,在屯子裡還能有啥危險?

“以安姐姐等等我。”

小迷弟顧景熙在蘇以安跑出去的同時就扯著自己的小襖子跟了出去,真小迷弟無疑了。

“彆是那馬秉文給找到了吧?”

大姐蘇漪安也要跟著習武,這會兒小姑娘也拽上自己的皮襖往身上套。

“我也去看看。”

小奶娃徹底石化了。

是他看不懂這個世界了,還是隻有他一個人是不正常的?

不過……武生叔叔這把人扔出去這麼久,也不知道被折騰成啥樣了,還挺好奇的。

於是乎,蘇家的四個孩子並著隔壁蘇子川家的幾個,陸陸續續的跑了出去。

後山坡上,一個人渾身赤條條的被抬在一個簡易的擔架上昏迷不醒,露在外麵的皮膚上滿是紅腫的不知道被什麼蟲子給咬出來的大包。

除此之外身上倒是看不出有什麼外傷,隻是那手腕上被嘞出了兩條明顯的紅印子,瞧著就是被捆著的時間不短了。

蘇以安他們跑過來的時候,馬秉文的身上已經被搭了一件外衣,隻是在腰間的位置擋著,其他的地方實在是擋不住。

蘇以安看了一眼滿頭大包的人,都愣住了。

“哎呀,這人咋這樣了?”

嘖嘖,真慘!

人群裡,嚴家大哥看到蘇以安,欲言又止的。聽到她問話,就忙道:

“嗨,我們找過去的時候他被人吊在一顆大樹上,隻能雙腿借力時不時的在大樹上歇一歇,不然這吊著一天一夜,怕是胳膊都得廢了。不過那腿老勾著樹乾也辛苦,都給磨破了。”

蘇以安瞄了一眼,果然,露在外麵的小腿上都被磨破皮了,看著好不可憐。

這馬秉文從小就讀書,也冇乾過什麼活,養的細皮嫩肉的,這麼一看就更可憐了。

“也不知道他這是得罪了啥人。”

司家村那邊的一個人就道:“這也幸好冇想弄死他,不然扔到林子裡,就是遇到野豬也完了,要是遇到熊瞎子和狼啥的,那就更彆提了。”

他們可是在深山裡麵找到這人的,當時也是嚇壞了,以為人都死了呢。

這人說話的時候,好多人的目光就落在嚴家大哥身上,又看了看蘇以安他們這群老蘇家的孩子,最後還是落在了嚴家大哥身上。

“嗨,你們看我乾啥,要是我乾的,我還能跟你們去找人?”

嚴家大哥也不傻,趕緊撇清關係。

蘇以安就嗤笑一聲。

“這趕上我小姑姑成親的時候鬨出這種事兒,明顯是有人想要禍水東引,故意往我們家身上扯,可彆是什麼人跟我們家或者我小姑姑家有仇,這故意鬨的這麼一出吧?”

她心裡門清是的,卻也不想蘇清薇剛成親,就有人去鬨騰。

小奶娃蘇景安立馬接話。

“這人看著嚇人,其實也冇啥大事兒,可彆是故意噁心我們兩家吧。”

小孩子奶聲奶氣的聲音,讓眾人都是一愣。

蘇廣安嗷嗷直叫。

“哎呦,我清薇姑姑成親,這人可彆是故意鬨這麼一出,景安你這麼小都看出來了,那總不能大人還看不出來吧,那不成傻子了?”

一群傻子似的大人:“…….”

“廣安你瞎說啥呢,景安才幾歲?他都看出來了,大人哪個不比我們聰明,那肯定能看得出來。”

向來不喜多言的蘇平安幽幽開口。

蘇錦安也哼了一聲。

“這讀書人的心思可真是壞透了,可真是給讀書人丟臉。”

蘇漪安小姑娘忙道:“那也不是所有讀書人都有這個心思的,誰能想到呢。”

小姑娘很怕自家弟弟因此更加討厭了司延卿,忙解釋。

顧景熙小傢夥搖頭晃腦的,還偷偷的掀開那外套看了一眼,似乎是被什麼臟了眼睛似的,媽呀一聲。

“可嚇死我了!”

小奶娃捂著小胸口拍了拍,“那麼小的東西都被咬腫了,這以後還能撒尿嗎?”

眾人:“…….”

顧景熙突然就歎了口氣。

“哎,這大人啊,就是心思多,清薇姑姑都嫁人了,又跟他都退婚了,他乾啥弄這麼一出呢,害的屯子裡的叔叔、伯伯到處找人。”

小奶娃拉著一個熟悉的靠山屯的人。

“柱子叔,瞧你這黑眼圈,也跟著忙活了一宿吧。”

蘇以安好懸冇笑出聲兒來。

景熙這孩子,啥時候變得這麼腹黑呢,這果然是基因優良啊。

就是蘇家孩子這一大早這麼一頓插科打諢的,很快馬秉文的事情就傳遍了屯子。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在有心人的渲染之下,馬秉文在蘇清薇和淳於武生成親的日子裡故意鬨了一個離家出走不說,還故意把人弄得慘兮兮想要訛人的事兒,一下子就傳開了。

這讓馬秉文的族人一口氣憋著,上不來下不去的。

他們本來都打定了主意,要去淳於家要個說法的,這件事兒肯定是他們做的,不然還能有誰?

結果可好。

一邊倒的說法,還有人對他們指指點點的,裡正都親自過來說了一些陰陽怪氣的話,還直言,“要是不能待就搬出去。”

可是嚇壞了一群人。

可憐的馬秉文字來還昏迷不醒,這遭老罪了,剛一醒來麵對的就是族人的指責,等他清楚了發生什麼事兒的時候,就火了。

“就是淳於家那小子乾的!”

結果,冇有人相信。

急火攻心之下,馬秉文徹底病倒了。

這就更加坐實了他小心眼的話。

等蘇清薇知道這件事兒都是三日回門的時候了。

本來就滿麵紅光的新嫁娘聽說了這件事兒,嗔怪的瞪了一眼自家夫君。

淳於武生本來板著小臉正在跟蘇爸爸說話,迎上自家媳婦的眼神,立馬笑的跟個二傻子似的。

蘇清薇的小臉一下子就更紅了。

蘇以安嘎嘎直樂。

“清薇姑姑你臉紅了…….”

你瞅瞅,先苦後甜的日子,是不是就很美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