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033書聲琅琅,要做這逃荒路上最亮的仔!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奶聲奶氣的聲音領讀,後麵跟著幾箇中氣十足的淘小子的聲音。

骨碌碌......

靠山屯的隊伍緩緩前行,蘇以安家裡這一大票人一邊趕路一邊大聲的背誦著千字文。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閏餘成歲,律呂調陽。”

蘇媽媽沈淑華念得咬牙切齒的,心裡嘀咕著,“老孃活了兩輩子,怎麼還要倒黴催的讀書啊?”當年她就是因為讀書不好,才唸完初中就不唸了。

老天爺啊,那可是六七十年代,她那個年紀她算是學問高的了。也就是因為自己讀書不行,才找了個讀書厲害的男人,結果.......

艾瑪,這糟心的兒子呦,這可給她出了難題。

沈淑華心累,但是好歹是念過書的人,那邊二伯母蘇羅氏簡直要哭了,念得更是磕磕絆絆的。

“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玉出啥來著孩子他爹?”

領誦員蘇景安就黑了臉。

這二伯母,怎麼這幾句話都讀了快一天了,還記不住呢?

“玉出昆岡,不是玉出孩子他爹。”小傢夥奶聲奶氣的糾正,“二伯母,屬你錯的最多。”

孩子們頓時一陣鬨笑,連帶著趕路的其他人都跟著樂嗬。

還有人逗悶子。

“老二家的,你是不是想你男人了,那不是就在你跟前呢嗎。”

“我瞅著老二媳婦就是想男人了哈哈哈。”

二伯母蘇羅氏情緒要爆發了,聽到這話就不樂意了。

“你們少放羅圈屁,老孃這是唸書識字呢,你們一幫冇文化的,少跟我這嘰歪。”

反正讀書這件事兒她是改變不了了,冇看到連家裡最不爭氣的老三都跟著默默背誦嗎,她凡事要強,肯定不能被落下。

就像是他們家小福丫說的。

那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都識字,她們不就是出身差一點兒嗎,如今有了這識字的機會,這個便宜不占纔是傻子呢。

這樣一想,果然心裡好受多了。

於是乎,蘇羅氏大聲跟著念,“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誰還不是一個讀書人呢,你們這幫土鱉!

都說情緒是會傳染的,事實上這讀書也是一樣的。

很快的,跟著蘇家走的最近的顧景熙就跟著大傢夥大聲的唸了起來,漸漸的,周邊的一些小孩子也跟著念,許多大人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可是聽著朗朗上口的,就也一邊走一邊跟著念。

靠山屯這一行人,很快就成了一道奇怪的風景,人群裡不管老幼,也不管那話是什麼意思,反正跟著大聲的唸誦就對了。

這樣走著走著,似乎都冇有那麼累了。

那朗朗的誦讀聲兒,彷彿一道光,照亮了許多離鄉背井的人心中的光明!

蘇以安自己也被這種情緒所感染,自己也跟著大聲的誦讀著,心中的許多壓抑的東西一下子彷彿消散了,整個人都更加輕鬆了。

“劍號巨闕,珠稱夜光。果珍李柰,菜重芥薑。海鹹河淡,鱗潛羽翔。龍師火帝,鳥官人皇。”

蘇以安嗨翻天了,大聲的嚷嚷著,那清脆的聲音一下子就打亂了眾人原本的節奏。

剛剛纔唸到“金生麗水,玉出昆岡”的二伯母:“.......我又唸錯了嗎?”她開始懷疑人生。

蘇景安捂住額頭,生無可戀。

果然,要他們家那不靠譜的姐姐能一上午不出狀況都是不可能的。

“嗬嗬,我姐姐唸的,是我們下午要誦讀的。”小奶娃表示心累,還得給姐姐找補找補。“我姐姐記得快,她向來聰明的。”

倒是眾人,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說法。

“要不咋說福丫是大富大貴的命格呢,你瞅瞅這腦袋瓜,就是比咱們好使。”

“可不咋地,福丫就是聰明。”

“唉,這孩子,三歲看到老,我就瞅著福丫咋都好!”

玩脫了的蘇以安:“.......”哈,還能這樣?

顧景黎站在人群裡小臉板著,嘴角卻忍不住勾了勾。

就,很離譜!

不過,已經習慣了。

蘇爸爸蘇子川不敢對外說自己的腿已經完全好了,如今還在驢車上坐著,再次感歎一番“這幫迂腐的古代人”啊!就開始他的讀書大業。

不然能乾什麼?

這路漫漫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左右家裡還有一些書籍,聽說還是當年自家孃親的嫁妝,就打發時間好了,也順便瞭解一下這時代的東西。

靠山屯人歡脫的不行,這朗朗上口的千字文似乎一下子就開啟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以至於接下來的路上大傢夥都是精神頭滿滿的。

中午休息的時候,眾人都拿出了乾糧和水。

“這咋越往北邊旱災越嚴重的樣子。”蘇爸爸坐在驢車上一上午,到了眾人歇息的時候就忙前忙後的。

蘇以安心疼自家驢子拉著滿滿一車的東西,給它餵飽了吃食不說,還偷偷給驢子灌了空間泉水。於是乎,驢子也是乾勁十足,還格外親近她。

啊昂......啊昂......

驢子很開心,好像一下子驢生都不一樣了。

空間如今擴大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全家人進空間裡忙活,也幸好這空間跟外界是有時差的,不然一家子在這逃荒路上,怕是容易累死。

不過也冇有白忙活,空間裡的糧食越來越多不說,空間在以一個穩定的速度緩慢擴張著,空間泉水也越來越多,多到蘇以安可以奢侈的給家人都灌上空間泉水。

“北方大旱,南方洪災,這老天爺是純屬不讓咱們有活路啊。”來人是村裡的裡正。

盧炳德是靠山屯的裡正,也是村裡為數不多的讀書人,因著村裡盧家人隻有他們一家,再加上讀過書的緣故,所以成為了裡正。

盧炳德平日裡處事公正,再加上是讀書人的緣由,很是被人恭敬。

看到裡正來了,蘇家人都起身了,老太太劉氏也趕緊放下了菜餅子。

“老嬸子您快坐、快坐,我就是一個小輩,可折煞我了。”盧炳德今年也才三十五歲,所以纔有了這個稱呼。

也因為老太太劉氏是村裡讀書最多的女人,父親更是一個秀才老爺,所以盧炳德對老太太很是敬重,連帶著對蘇家其他人也多了幾分耐心。

“子川這腿看起來好了許多啊。”

盧炳德過來也冇旁的事兒,不過是對蘇家帶著眾人誦讀千字文的行文表示了讚賞,順便又說了說路上的形勢。

蘇以安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就歪著頭聽,他們這一路上還算順利,也冇有病死、餓死,亦或是掉隊的人,所以對盧炳德的話,就覺得有點兒危言聳聽了。

這山裡的好東西那麼多,還能真餓死人?

騙人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