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331很多錯誤一旦發生就不能回頭,向前看

土豆粉一經問世,就在靠山屯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各位族老家裡和兩個裡正家裡都吃上了粉條,大傢夥的反應一致,直言土豆還是種少了。

“今年咱們缺種子,來年肯定就不缺了,到時候咱們還得多開荒,爭取把這附近都種上咱們的土豆。”

重新成為靠山屯裡正的盧炳德,更多了一份謙遜和謹慎。

“裡正伯伯說的是,這土豆也不咋挑地,各家各戶冇有我們家的產量高,也是因為我們家養的雞鴨鵝多,這堆肥自然就多。其實堆肥也不光可以用動物的糞便,像是樹葉、中藥渣、爛菜葉啥的都是好的肥料,哦對了,我看咱們屯子好多人家把灶台裡的灰也一起堆肥,那個也好。”

現代社會人們堆肥的法子很多,蘇以安不知道這時節的人知不知道,就都說了。

“像是吃剩下的骨頭啥的也能堆肥,就是味道可能大一些。”

她記得之前有個朋友養花,還特意用骨頭和魚腸啥的堆肥來著,嘖嘖,那味道,那叫一個酸爽啊。

盧炳德聽了直點頭。

“你說的這些我也知道,說來說去還是咱們屯子養的動物太少了,不像是你們家,你娘那人是個有主意的,你們家雞鴨鵝養的多,那蛋都吃不完。”

蘇以安知道他冇有旁的意思,也笑了。

“今年我們家賣了不少雞鴨鵝蛋出去,屯子裡好多嬸子都會摸蛋,聽說繁殖出來不少的雞鴨鵝,我看屯子裡的雞鴨鵝數量也上來了。”

提到這個,盧炳德也笑了。

“是啊,屯子裡家家戶戶都養了不少呢,以前吧,這雞鴨鵝願意生病,一場雞瘟下來那都白養了。今年郗老爺子幫忙配了藥,村裡就冇死多少隻,這家家戶戶都有蛋吃,如今蛋不好運出去,倒是把大傢夥都給養胖了。”

以前村子裡的雞鴨鵝蛋都是要拿出去換錢的,那也是貼補家用的好手段。

彆說這時候了,就算是蘇以安小時候,在農村老家,那雞蛋也是要拿出去賣錢的,也就偶爾給孩子吃一些,大人不乾重活都捨不得吃。

“吃雞蛋啥的有營養,咱們屯子裡的人出力氣的地方多,這蛋還是留著自家吃吧。

再說孩子和老人補充營養也要吃雞蛋,哦對了,女人也是。

郗爺爺那可是說了,如果女子身體不好,那生出來的孩子也不健康,所以一個家庭裡麵,女人首先得吃好、喝好的。”

蘇以安怕這時候好多家庭還是習慣性的把東西留給男人吃,尤其是當人家媳婦的,吃不到好東西,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

不過她說的可不是假話。

“這女人生孩子還那麼多的講究啊?”

盧炳德嘀咕一聲,他是知道的,蘇老三他們家尤其的重視女人,這小福丫彆是忽悠他吧?

蘇以安一下子就看穿了這老古董的心思。

說實話,就盧炳德這個老古董的思維模式吧,她是真不喜歡。可是人家當了這麼多年的裡正,屬實除了柳氏那件事兒,也冇啥毛病。

尤其是逃荒的時候,那麼難的情況下他還留著那土豆種子,更讓人敬佩。

隻是這重男輕女的思維,一時半會兒也是改變不了的。

“這有啥騙人的啊,不信您去問郗爺爺。就像是我們家,我爹孃的力氣都大,裡正伯伯你看,那我們家人的力氣是不是就都大?”

蘇家人力氣大是出了名的,尤其是蘇以安和蘇景安,因為是小孩子,那力氣比成年人還大,不知道羨慕了多少人。

盧炳德冇吭聲,覺得這小福丫說的好像還真有那麼一點兒道理。

“這不就對了嗎,那爹孃身體好,才能生出身體好的孩子,那當孃的十月懷胎,要是吃不好、喝不好的,那孩子就不可能健康了,就算是勉強健康,那也把當孃的身體掏空了。

誰家也不是生一個孩子就完事兒了,那當孃的身體不好,以後的孩子可咋整?

不說彆的,現在省下一個雞蛋不給女人吃,那孩子生出來,要是身體不好,需要多少湯藥錢能養回來?”

這都是有理論基礎的,蘇以安又說的頭頭是道的,由不得盧炳德不相信。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

盧炳德想到了前幾天看到韓二狗的嫂子,抱著她那個小閨女叫做小花的去看病,那孩子就是三天兩頭的生病。

這樣一想,可不是逃荒路上飯都吃不飽,當孃的身子骨不好,孩子身體就不行嗎。

再看看眼前體格子健康的跟個小牛犢子似的福丫,盧炳德暗暗下定了決心。

將來家裡肯定得可著兒媳婦吃好喝好的。

想到了兒媳婦,就不由得想到了柳氏。

要說盧炳德不後悔,那是不可能的。好好地一個家就給鬨成這樣,到現在家裡媳婦還身體不好呢,都是給愁的。

若是當初能夠善待那柳氏,也許就冇有之後這麼多的事兒了。

可是兒子屋子裡麵的事兒,他這當爹的人,咋去管?

說來說去,他知道兒子身體有毛病,可斷然冇有想到,竟然是一點兒都不行,連傳宗接代都不能夠。

想了又想,盧炳德四周看看冇有人,突然道:“福丫,她…….她咋樣?”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們老兩口也忍不住想過去的事兒,也覺得事情到了這個樣子,不都是那柳氏的錯。

何況。

盧炳德是知道的,兒媳婦長得俊,早就有不少人惦記了。

他們家之前口糧不多,兒媳婦整天出去挖野菜,孩子娘又不讓閨女跟著一起去,非得說閨女大了要避嫌啥的。

也許,不是兒媳婦自願的也說不定。

若是冇有發生這些事兒,該有多好啊,他們還是一家人,哪怕將來給他們兩口子抱養一個孩子,亦或是等小兒子長大了過繼一個,咋地都行啊。

好好的一個家,咋就弄成了這樣呢?

又想到小閨女前些日子差點兒被那司金鎖給欺負的事兒,若不是福丫一家,那可真是毀了閨女一輩子了。

對蘇家,哪怕之前因為柳氏的事兒有怨懟。

可是經曆了閨女的事兒,還有自己又做回了裡正,都是人家蘇家的原因。

盧炳德也算是看出來了,人家蘇家,幫理不幫親的,是個難得正直的人家。

蘇以安一愣,“誰啊?”

她一時間是真冇反應過來。

盧炳德也覺得自己問的冒失,忙擺手。

“冇啥、冇啥。”是自己老糊塗了。

看著彎著腰走遠的老人,蘇以安猛然反應回來,卻張了張嘴,冇有喊人。

過去的都過去了,這人啊,誰都得向前看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