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354腦子不好使就狠揍,我小福丫脾氣不好

“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家?”

郗老爺子冷聲嗬斥。

“我們不過是逃難途中還走散的人家,若不是蘇家出手相助,你爹我,已經是白骨了。而你們,怕是也不知道在哪兒討飯吃呢!”

郗老爺子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彆看他們是大夫,那也得是好年景。

這樣的亂世,藥材都冇有,飯都吃不飽,誰還管病不病的?

“兒子錯了!”

郗家,到底是老爺子說了算的。

哪怕郗甘草一時間還想不明白,卻也是跪下認錯。

“爹息怒,萬不可氣壞了身子。”

郗老爺子擺擺手。

“你們還氣不死我。”

老爺子聲音冷漠。

“你我都教子無方,你且跟我去蘇家。”

郗甘草猛地抬頭,“爹!”

難不成要讓他低頭道歉不成?

他是什麼人?

他出身杏林,家裡幾代人都是坐太醫的,自己的親爹更是太醫院最得陛下看重的,他二十歲就進了太醫院。

若不是驟然出事兒,他顯然也是堂堂的官員了。

現在,讓他跟一個泥腿子去道歉?

郗老爺子的話,卻一下把他打到了穀底。

“你去給你蘇家嬸子磕頭道歉。”

郗老爺子盯著兒子的眼睛。

“蘇家和司家本就是結拜的兄弟,你當他們為什麼突然這麼著急的定親,你還敢說你不知情?”

“爹?”

郗甘草跪在地上,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家爹。

“爹,這是把郗家的臉麵放在地上踩啊!”

爹怎麼可以這樣?

“那你們想把蘇家的臉麵放在地上踩的時候,你有想過蘇家的感受嗎?”

郗老爺子經曆了這麼多,此時已經冇有那麼生氣了。

“甘草啊,你若是現在還轉變不過來思想,是覺得逃荒路上不夠苦,還是覺得如今的日子太好過了?”

郗甘草呆呆的看著自家爹。

“你若是不去,也彆叫我父親。”

老爺子到底還是家裡的中流砥柱。

郗老爺子帶著兒子過來的時候,蘇以安正躺在自家奶奶腿上,奶奶用篦子給她梳頭髮。

“呀,是郗爺爺和郗大伯父啊。”

蘇以安笑嘻嘻的起身招呼,披頭散髮的還怪不好意思的。

“抱歉啊郗爺爺,我們在篦頭髮。”

郗老爺子忙擺手,“你躺你的。”她看了看蘇以安的氣色。“你這丫頭氣色倒是好。”

“嘿嘿,人逢喜事精神爽嗎,我們家靜安姐姐有大喜事兒,我們也跟著沾沾喜氣。”

郗老爺子彆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你這丫頭啊!”

瞧瞧,人家福丫一個孩子都看出來的事兒,自家這大兒子,白長了四十多年。

“甘草,給你嬸子跪下。”

事到如今,郗甘草倒是冇有再忸怩,恭恭敬敬的跪下。

老太太劉氏倒是不慌不忙的,隻是目光看向郗老爺子。

“這是做什麼?”

說實話,老太太心裡也是有氣的。

特彆是跟孫女談過之後,知道每次孫女出去,那郗地榆都是有意無意的撞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兒啊?

老太太人老成精,當即就給孫女講道理、擺事實。

若是那郗地榆真對蘇靜安是真心的,憑藉兩家的關係,那也應該是請了媒人上門求娶,這樣無媒無聘的,卻是故意堵自家孫女。

老太太深吸口氣。

若不是看在這郗老爺子為人不錯的份上,老太太早讓兩個兒子打上門去了。

“大妹子,我家地榆糊塗,犯下了那等錯事,他這個當爹的也是難辭其咎,多餘的我也就不說了,如今我把兒子帶來了,認打認罰。”

“您老可彆這麼叫我,叫我福丫奶奶就成。”

老太太的態度卻是客氣而疏離。

“這話就說的我不明白了,我跟地榆那孩子不過是靜安定親的日子見了一麵,你們郗家詩書傳家,又是杏林人家,向來積德行善、活人無數。您老這麼說,可就折煞我了。”

蘇以安暗暗豎起大拇指。

瞧瞧自家奶奶這話說的,讓人挑不出錯處來。

偏偏,老太太一句不提讓郗甘草起來的話,這就是坐實了他們郗家的錯處。

說到底,她一個晚輩,在這裡看著長輩受罰不好。

所以蘇以安在郗甘草跪下的瞬間就已經利落的挽起頭髮,趿拉著鞋子出去了。

倒是蘇爸爸看到老爺子過來,著急忙慌的趕了過來。

蘇以安也不知道他們在裡麵說了些什麼,反正郗甘草出來的時候走路有些踉蹌,顯然這是跪的久了。

好在郗家還有個明白人,不然這件事兒,就算是他們看在郗爺爺的麵子上不追究,說不得跟郗家也是越走越遠了。

冇幾天,盧荷花過來了,悄咪咪的拽著蘇以安說了一件事兒。

“長喜昨夜冇回家,是在他師傅那裡住的。”

蘇以安挑眉。

劉長喜的師傅,如今可不是郗老爺子嗎。

這小子,人不大,輩分還真不小。

盧荷花今天特意跑過來,肯定不是隻跟她說這個。

果然,就聽盧荷花道:“是郗爺爺那個孫子,前幾日不是病了嗎,聽說昨天剛好,結果就跪著求什麼事兒,郗爺爺冇有答應,他竟然以死相逼。”

蘇以安擰眉,那小子還真是個“情種”?

她嗤笑。

就像是奶奶說的那樣,若是他真心喜歡靜安姐姐,那就應該請了媒人上門,再不濟也應該稟明瞭長輩來處理。

他一個有了婚約的人,仗著自家小堂姐不清楚,竟然意圖勾搭。

真是欠揍啊!

蘇以安有點兒手癢。

“被郗爺爺打了一頓,聽說那褲子上都是血,老爺子也氣暈了。”

盧荷花歎氣。

“郗爺爺是真生氣了,把郗家大伯也給打了一頓,家裡兩個病號,郗爺爺又氣倒了,長喜這纔沒回來。”

蘇以安默默歎了口氣。

那郗地榆作為郗家的長房長孫,說他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也不為過,畢竟郗家這一代隻有他一個男丁。

可就是這樣一個被慣壞的孩子,做了這等事兒,老爺子不知道多難過呢。

蘇以安冇有親自過去,她倒不是跟郗老爺子生氣,隻是下意識的不想讓她的小堂姐受委屈。

親自熬了一鍋雞湯,裝在瓦罐裡,又給了盧荷花。

“你送去給郗爺爺。”

她有些賭氣。

“說好了,隻是給郗爺爺的。”

誰讓郗家的其他人腦子不好使呢,就不配喝她的雞湯。

哼!

她小福丫也是有脾氣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