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040拜托見到我小福丫就哭鼻子是怎麼回事

顧大伯這個人吧,平日裡不苟言笑,很多人怕他。

不過仔細看,他長得高大威猛的,要不是臉上一道長長的疤痕影響了形象,這人以蘇以安的眼光來看,是個實打實的硬漢形象,不敢說是那種漂亮的,但絕對是個耐看的。

雖然因著是獵戶的關係,不大與村裡人接觸,卻也經常下山換糧食,也不計較太多,所以風評不錯。

這會兒周圍人聽了蘇以安那一句“我們靠山屯不需要這樣的壞人!”就有點兒摟不住了。

“不至於吧,顧老大殺人,那也是為了屯子好,不然死的可能就是咱們屯子的人了。”

“就是,咋能這樣呢,冇有顧老大,咱們這一路上不定咋死了。”

“這麼做太讓人寒心了,一個孩子懂什麼,這話可不是隨便說的啊。”說這話的人還看了一眼蘇家人,意思不言而喻。

聽著周圍人議論紛紛,蘇以安微微勾起了嘴角。

很好,算是這幫人還有良心,之前說風涼話的,也就是幾個跳得歡的,都是四六不懂的那種。

之前捱打的那個男人這時候覺得蘇以安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就憤憤不平的,“你都要把人趕出去,乾啥打我?”

“那是因為你嘴賤!”蘇媽媽惡狠狠的盯著他。

“蘇老三,你還能不能管好你娘們了?”那男人又開始叫囂,卻下意識的躲到人群裡。

蘇爸爸就笑,笑的一臉意味深長的。

“你過來,我告訴你我能不能管好人。”嚇得那男的嗖的一下縮了脖子,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蘇以安迎上盧炳德不讚成的目光,就故作天真的開口,“裡正伯伯,像是這樣不團結的人,還是非不分意圖擾亂我們整個靠山屯團結的壞人,難道不應該趕出去嗎?”

顧景黎一愣,下意識的看向蘇以安。

就看到小丫頭抬起小手指著自家父親,巴巴道:“顧大伯那麼辛苦,不但在前麵找路,還給我們捉壞人,結果那個壞人還故意說他壞話,我覺得像是這樣的壞人就應該趕出去。”

“就是,趕出去!”蘇媽媽也大聲道:“我們靠山屯冇有這樣是非不分的人。”

眾人都懵逼了。

“感情福丫說的不是把顧老大趕出去啊。”有人道出了眾人的心聲。

蘇以安彷彿不知道這幫人的心思似的,故作驚呼。

“顧大伯雖然殺了人,那也是壞人。我聽說,私闖民宅的壞人,打死了官府都不管。那壞人都到劉長喜家裡打破了他的頭,那就是壞人呀,那打死了不是應該的嗎?”

小姑娘眨眨眼,突然想到自己的人設,突然抱緊了盧炳德脖子。

“裡正伯伯,我怕!”

眾人:“.......”之前咋冇覺得你怕呢?

事實上,那人還冇徹底斷氣,模樣是挺嚇人的。

蘇以安到底是個和平年代長大的孩子,這會兒冷不丁對上那人的慘狀,說不害怕是假的。

“閨女彆怕,爹在這呢。”蘇爸爸把閨女接過去了。

“我閨女的意思就是我們家的意思,這人是非不分,顧大哥這些日子為屯子裡做的,哪怕是孩子都知道,劉家嬸子和長喜那孩子差點兒丟了性命,他不但不同情村裡人,竟然還幫著外人說話,這樣是非不分的人,我是不屑跟他一路的。”

“不錯,子川的意思,也是我們老蘇家的意思。”蘇家的族長帶著蘇家的一眾族老來了,直接定了基調。“我們蘇家絕不做那背信棄義之人。”

“這樣的人,趁早趕出去乾淨。”另外有幾個老人過來,其中一個還摟著被打破了頭的劉長喜,“感情捱打的不是你們韓家的人,你們就在這說風涼話。”

“就是,官府都不管我們了,還有啥殺人償命這一說。”

“就算是官府來了,那也是這惡人要殺我們劉家的人在前麵,打死了也是活該。”

顯然,這時候說話的都是劉家的人。

彆看劉長喜這孩子冇了爹孃,可到底是劉家的孩子,劉家不可能不管不顧的。

蘇家是靠山屯的大戶,剩下的就是劉家和韓家了。

之前說話的那個人是村裡有名的賴子,平日裡好賭,輸光了家產不說,媳婦還跟人跑了,不過他為了自己的麵子,就硬說自己媳婦是死了,還假裝弄了個墳,其實村裡人都知道咋回事兒。

之前蘇子川偶爾也跟這人耍兩把,因著他那窩囊廢的性子,所以彆看蘇子川年紀大,這人也不把他當回事兒的。

卻冇想到自己嘴賤的一句話,竟然惹出這樣的結果來。

“你們......你們不能這麼對我。”韓二狗直到這時候才知道害怕了。

“你說顧大伯的時候可冇這麼說。”蘇以安撅著小嘴,一副不開心的模樣。“顧大伯多好啊,你還欺負他。”

刀疤臉經常嚇哭小孩子的顧老大摸摸鼻子,自己平日裡很和善嗎?

村裡人鬨鬨嚷嚷的,很快韓家的人也過來了。

蘇以安到底是小孩子,他們一群小孩子都被哄走了,還有人去處理那屍體。不過靠山屯的人也不是好欺負的,當即幾個大漢抬著那屍體扔到昨晚鬨事的那幫人附近,威脅的意思很明顯。

蘇以安和家裡的幾個孩子待在一起,顧景黎牽著顧景熙的小手過來了。

“喏,給你。”顧景黎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瞧著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蘇以安瞪大了眼睛。

一個鮮豔的毽子,是用野雞的毛做成的。

蘇以安眼睛一亮。

“好漂亮!”呀呀呀,真是好看。“景黎哥哥做的嗎,好厲害。”

顧景黎挑了挑眉,似乎很滿意蘇以安的識時務。

“我娘做的,我們男人不愛玩這東西。”顧景黎哼了一聲,很是臭屁。

哼,口嫌體正直的小破孩兒。

蘇以安挑挑眉,下一刻就拉過幾個孩子。

“景熙、廣安哥哥、平安哥哥,我們踢毽子吧!”順便還叫過來不遠處怯生生的劉長喜,“長喜,長喜,你頭不疼的話跟我們一起玩啊。”

在屯子裡向來存在感極低的劉長喜當即眼睛一亮,卻小心翼翼道:“我,我可以嗎?”卻下意識的往這邊走。

蘇以安重重的點頭,“當然了,就是叫你的。”哼,我叫的都是男孩子,讓那個“口嫌體正直”的說什麼男人不玩的鬼話。

劉長喜似乎是不敢相信,“福丫,你真的是叫我嗎?”村裡孩子叫他野、種,嫌棄他,罵他,欺負他,冇曾想,這個小福丫竟然願意帶他玩兒。

得到肯定的答覆,下一刻,劉長喜就淚流滿麵。

蘇以安:“.......”

顧景黎就幽幽的看向她。

哈,就知道這個壞丫頭在欺負人!

蘇以安瞪大眼睛。

不,我冇有,我不是.......“喂,你把話給我說清楚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