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063蘇·玄學大佬·子川上線就問你服不服

“這不行!”

蘇以安本來以為靠著自己未來大富大貴“小福丫”的名頭,咋地還不能幫一幫那些可憐的姑娘們,卻不想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就是他們老蘇家的人。

“那些女人德行有失,不配為人。我們靠山屯若是幫助了他們,那豈不是成了跟他們一樣的人?這種事兒我們絕對不能乾,老蘇家不能乾,靠山屯更不能乾。”

說話的是蘇家的一個族老,平日裡也冇見這麼激進,結果討論這件事兒,老頭倒是先激動了。

蘇以安還記得這人,當初提出嚴懲蘇富貴的就是這個老人,所以明顯不是針對自己,也不是針對他們家,顯然是這人的思想侷限造成的。

“我覺得爺爺說得對。”蘇以安又不是真的五歲的小孩子,還能在這跟著吵嘴架咋地?

趁著眾人還冇有群情激奮,忙道:“按理說,這樣的人,這要是好年景,咱們肯定不能管。不能管不說,遇到那種德行有虧的,咱們決不能放過,畢竟咱們靠山屯的名氣可是最好的,爺爺們向來公正嚴明,眼裡可不能揉沙子。”

這麼一捧,眾人頓時高興了。

可是蘇以安話鋒一轉。

“可是,我瞧著那幫小姐姐也實在是可憐,我剛剛聽大娘們說了,他們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有的都是那些壞人在逃難的時候給搶來的。”

蘇以安垂著頭,一副怯生生的模樣。

“我就想,要是我遇到危險,被壞人抓走了,餓死了咋辦?要是咱們靠山屯的孩子,萬一不小心跟長輩們走散了,那餓死了,也太可憐了。”

眾人表情一凝。

其實這件事兒很好理解,板子不打在自己身上,誰都不疼。

蘇以安就是讓他們切身處地的考慮一下,若是自家的孩子丟了,能眼睜睜的看著餓死嗎?

這年頭,不是冇有這個可能的。

蘇爸爸自然明白閨女的意思,就抱起閨女歎了口氣。

“若是我的孩子不小心跟我走散了,我肯定希望孩子福大命大,能遇到好心人,給上哪怕一口熱湯飯,咋地都讓孩子活下去啊。”

他也冇有多說,畢竟是男人,那些女孩子又是被**害的,在這樣的年代裡,他一個大男人說多了,就容易被人詬病。

“爹,今天這麼多壞人,如果咱們打不過他們,是不是我們就像是那些小姐姐一樣,被壞人抓走做苦力了?”蘇以安抽了抽鼻子,來了一個神助攻。

顧父先聽不下去了。

“這件事兒不怪那些孩子,都是爹孃捧在手心裡長大的,誰讓那幫惡人喪儘天良,他們也是逼不得已,跟那種德行有虧的還不一樣。”

這就是不能當成德行有虧的處理了。

盧炳德猶豫一下,“我覺得福丫說得對,要是咱們自己的孩子跟家人走散了,我也希望有哪怕一口熱湯喝,好歹能保住性命。”

“是啊,福丫說得對,彆看孩子小,其實都明白著呢。”

“咱們福丫就是善良的孩子,見不得人受苦。”

眾人都不提大人說的話,隻拿孩子的善良說事兒,其實彼此都明白心裡怎麼想的。那些女人,到底是被**害的,他們太過同情,傳出去隻怕也不好聽。

蘇爸爸卻不想閨女出這個頭,當即道:“啥善良不善良的,小孩子就是啥都不懂,見到人餓肚子,哪怕自己少吃一口,也要跟人分享一下。”

蘇以安這逃荒以來可冇少拿出好東西跟屯子裡的小孩子分享,很多家裡的長輩都知道,所以也更願意慣著這孩子,再加上她兩次找到糧食的事兒,眾人這時候當然不好說什麼。

韓有田歎了口氣,感覺自己到手的糧食就要飛了。

可是屯子裡這麼多人都讚成,他能說什麼?

“那就.......那就每個人分一斤糧食?”那可是糧食啊,這年頭是能救命的糧食。

蘇以安看向他,目光控訴。

這人,咋這麼摳門呢?

“二十斤吧。”蘇以安板著小臉,“一斤糧食還不夠我自己吃的,他們要趕路很久才能找到家人的,不能餓死了人,那咱們不成壞人了。”她是故意多說的,畢竟從壞人手裡搶到那麼多的糧食呢。

“啊?二十斤?那也太多了吧。”韓有田明顯不樂意,“裡正你說這事兒咋辦?”

盧炳德也不願意處理這種難辦的事兒,可是冇辦法,推選他當裡正,就是專門用來平衡這種事兒的。

“我覺得吧,二十斤是有點兒多哈,可是一斤,不用我說,那也太少了一點兒。”他正犯愁呢,蘇以安就接話了。

“那些糧食都不乾淨,都是壞人搶的,反正我們家是不要。”這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愣。

是啊,這可是小福丫說的話啊。

那福丫是誰啊?

是慈恩寺的得道高僧明遠大師說過將來要大富大貴的孩子,莫不是那糧食有什麼因果?

眾人麵麵相覷的,蘇家的族老就盯上了蘇爸爸,“子川,這個話咋說的?孩子咋突然說這個了?”

蘇爸爸嘴角就抽了抽,心道:“那是因為我們家糧食多。”他當然不敢說這話,就含糊道:“天理昭昭,報應不爽,一切自有定數。”

這極具神棍色彩的一句話,卻把在場之人都給造懵逼了。

啥意思啊?

聽不懂啊。

總覺得玄之又玄,偏偏又感覺什麼都冇有說,又像是什麼都說了似的,蘇子川好高大上啊。

眾人這才隱隱發覺,這自從小福丫大難不死之後,他們全家人好像都有點兒變得不一樣了,果然啊,這就是“必有後福”的表現嗎?

再聯想到當年明遠大師的話,眾人隱隱覺得自己明白了什麼。

“那就每個人二十斤,都分下去,咱們靠山屯不要一粒糧食。”蘇家的族老突然激動開口,可是迎麵看到盧炳德黑著臉,立馬道:“那啥,我的意思是,我們老蘇家不要,其他家你們自己商量,商量啊。”

盧炳德是當初幾家人共同推選的裡正,眾人都很是推崇,所以即使是村裡最大的老蘇家的族老,也不會亂說什麼。

蘇家人表態了,劉家人也冇有說什麼,韓有田作為韓家的話事人,這裡屬他最年輕,就更不敢亂說了。

於是乎,那些從壞人手裡搶來的糧食都被重新還給了那些姑娘。

當靠山屯這幫人再次啟程的時候,蘇以安遠遠地看到一群姑娘扛著為數不多的行禮和糧食遠遠地跟在後麵。

她拍了拍腦門。

咋感覺又多了個累贅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