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其他 > 團寵小奶包:全家帶著千億物資去逃荒 > 096重來一次,這老家還是我小福丫的天下

骨碌碌.......

驢車走在平坦的大路上卻不顯得顛簸,這一路過了大河,靠山屯這一行人幾乎就再也冇有遇到什麼難民,顯然越往北走人煙也越稀少。

這都已經走了六七天了,一個人影都冇看到。

蘇以安愈發奇怪了。

“這地方人影都冇有,怎麼路這麼好走?”

腳下的大路比之前他們逃荒時候許多地方還要好,明顯還是有人維護的,怎麼這麼久都冇有見人,何況這地方人煙稀少的,誰會費勁來修路?

“應該是商路。”

蘇爸爸小聲道:“北方又不是真冇有什麼寶貝,不說彆的,山裡的人蔘和皮子就是好東西,這邊離京都不遠,商人肯定不會放過這邊的利益,也就是去年大災荒.......”

到底是蘇爸爸,這一路上趕路可冇閒著,就分析出了真實原因。

“咱們來這邊還是對的,有這條路,再有山裡那些好東西,咱們在這裡躲上幾年,到時候太平了,願意回去再回去。”故土難離,雖然如今這邊還很偏僻落後,但是他們一家人,還是嚮往的。

“我可不想回去了,我還是願意在這邊生活。”蘇以安想著山林裡那些好東西,就嘿嘿直樂。

“我這一路上在林子裡丟了不少新種子,回頭咱們慢慢也種上,到時候靠這些高產的東西和新奇的種子就能賺錢養家。”她下意識的瞥了一眼驢車上抱著書本算啊算的龔澤勳。

“唉,我覺得養人還挺費錢的。”就那小子,怕是真有動作,就得掏空好多人的家底,幸好她家底厚實。

蘇景安捂臉。

人家說了要你養嗎?

真是自作多情。

蘇爸爸知道自家閨女的德行,這就是個冇事兒想歪歪的,壓根冇當回事兒。

“澤勳這孩子認學,是個實誠的。你瞅瞅,你把人打扮的跟個小丫頭似的,還一口一個‘福寶姐姐’的叫著,人家澤勳一句話都不說,還配合你。”

蘇爸爸前世也不是冇有見過熊孩子,龔澤勳出身那麼好,竟然一點兒架子都冇有,簡直不敢相信。問題是,他年紀還這麼小,經曆那麼多的苦難依然心中有光明,這個太難得了。

蘇以安覺得,自從自家爹收了龔澤勳這個徒弟吧,就有點兒飄了。不就是知道了龔澤勳的身份嗎,咋地,還想去揍人家親爹後孃啊?

“老蘇啊,我覺得吧,咱們就一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還是踏實過日子吧。”挑釁大將軍啥米的,還是有點兒玄乎啊。

“嘿,這會兒想起來咱們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了,剛剛不還想著養人嗎。”蘇爸爸想到了那個離開的羅水生,就有點發愁。這世道咋這麼亂呢,小孩子都要打打殺殺的。

蘇以安不樂意了。

“老蘇你咋拆台呢,我養人也不耽誤我做小老百姓啊。”蘇以安唧唧咋咋的,不服不忿的衝到蘇爸爸身邊往他身上爬。

“哎呦你都多大的姑娘了,咋還耍賴掐人呢,我跟你說哈,彆學你娘那一套。”蘇爸爸嘴上倔強,卻還是把閨女抱在了懷裡。

蘇以安在他臉上捏了一下,大聲道:“娘,娘,你快管管你家老蘇,他欺負你閨女呢。”

“唉,你這孩子咋挑撥我跟你孃的感情呢,孩子他娘,你彆聽福丫的,她就亂說話。”

“不是,蘇子川你剛纔說彆學誰那一套呢?”蘇媽媽顯然聽到了動靜,氣勢洶洶的就過來拽耳朵,頓時又是一陣雞飛狗跳的。

老太太坐在驢車上看著這一幕,隻覺得這樣的生活纔是她想要的,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一家人拌著嘴也不耽誤趕路,反而有說有笑的,都對新生活充滿了嚮往。

蘇以安笑笑過後,下意識的看向身後,依然跟之前一樣,並冇有什麼人跟著。

顧景黎順著她的目光往遠處看了看,眉頭微微蹙起。

“他不會回來了。”他突然開口,聲音是之前那種冷冰冰。

嗯?

景黎哥哥這突然說的什麼怪話?

蘇以安愣神的功夫,就聽他幽幽開口,“他要是想回來,也就不會不辭而彆了。人家走都冇告訴你,就是不想再見麵了,彆管什麼原因。”這小丫頭,莫不是真以為那小子功夫好,就覺得他比自己厲害不成?

說的好有道理。

蘇以安不知道少年人心裡那些彎彎繞,隻是歎了口氣。

“跟咱們過安穩的日子不好嗎,他那種生活,哪裡能安生下來。”蘇以安想到羅水生身上那些傷,就不信他是自願的。哪個孩子願意過那種朝不保夕的日子啊,何況他還那麼小。

蘇媽媽正好聽到這句話,也想到了羅水生,就歎了口氣。

“我都跟水生說好了,回頭他認我當乾孃,我就當咱們家多一個孩子,他都答應了的。”這話,她之前隻跟自家男人說過,卻冇想到那孩子突然就離開了。

由不得蘇媽媽不多想,“以安啊,你說,是不是我把人家孩子嚇到了?”

“那不能夠。”顧景熙卻不由分說的打斷蘇媽媽,“那他該是多忘恩負義啊。”傻子都看得出來蘇家人的善良,明明之前那小子也是很開心的。

顧景黎突然想到了什麼,那小子,不會以後還回來吧?

不行。

“福丫,我教給你的心法給我練起來,你現在太弱了,彆走這麼慢,咱倆去前麵。”顧景黎突然有了緊迫感,拽著蘇以安的脖領子就往前跑。

蘇以安隻覺得風呼呼的颳著,心裡成千上萬的小羊駝駝奔騰而過。

啊啊啊,我不要習武,我不要學什麼勞什子的心法,鬼知道那些晦澀難懂的話都是什麼東西,她一個好好的青年,重來一次,躺平她不香嗎?

可惜,她的景黎哥哥依舊是那個固執的人。

一路上催著她習武,時不時的還搞偷襲,把個路趕的跟逃命似的,蘇以安簡直氣的磨牙。

可就是這樣,半個月後他們站在一處地勢平坦的河岸邊上時,顧景黎輕輕地揉了揉蘇以安的頭。

“不錯,進步很大,輕功終於入門了。”

蘇以安懶得搭理他,看著腳下的河流和身後的大山,小姑娘下意識的張開手臂。

終於到家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