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繁體小説 > 遊戲 > 我叫路明菲_不是路明非 > 一百三十四.水色天光(5)

她握緊浮光試探性的靠近水幕,刀身上傳來激流般的衝擊力,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那一道道沖天而起的渦流便如高壓水刀一樣迅猛,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浮光仍被衝擊的幾乎脫手而出。可以想象這種威力的水柱等同於絕對可靠的監牢,哪怕隻是人體不小心靠上去,頃刻間都會被削肉斷骨。“好吧好吧,這是覺得我太調皮了所以要把我關起來餓死麼法師小姐?”路明菲麵對這水幕索性舉手投降。美少女打架深諳兵不厭詐的道理,好比說她現在舉起雙手卻仍舊緊握浮光,如果汐月現身她第一時間就會毫不留情的斬向她。姑孃家的事兒,能叫詐降麼?這叫示敵以弱,誘敵深入。“冇有品嚐到你的美味之前,我是捨不得你死的。”汐月的聲音來自左邊那道水幕後麵。“這樣說的好像我是一道絕世的美味佳肴。”路明菲吐吐舌頭,“大家都是中國人,你喜歡吃川魯淮粵哪種口味兒的?現在出去找點鹽和醬油還來得及,灑灑也許我會更好吃,我保證不逃跑。”越是緊張的時刻路明菲的嘴就越閒不住,當年仕蘭中學第一次組織全校打疫苗,路明菲緊張的不行,輪到她的時候她還在給護士講笑話,說蜘蛛要和米封結婚了,蜘蛛問他媽媽,為什麼我要和蜜蜂結婚啊?蜘蛛媽媽說,蜜蜂是嘮叨了點,可人家好歹是個空姐。蜘蛛說,可我比較喜歡蚊子欸。蜘蛛媽媽說,彆提那個小護士了,上次媽生病打針,她把媽打個水腫。護士咯咯地笑了,於是乎針頭卡啪一下就斷在她路明菲的屁股裡了……時至今日她手握浮光,漸漸變成了卡塞爾式裙子底下隨時能掏出刀來的女孩,卻仍舊如當年一樣擁有一顆白爛之魂。“不,你算不上是一道做好的菜,應該叫做原生的食材,好比一頭豪豬,渾身都是刺,要抓你得想點辦法,抓到之後還得綁起來想辦法把刺都全扒光。”這次汐月的聲音又來自右邊了,“我覺得我們可以首先一起玩一下捆綁y,這樣會更方便點,把你吊起來綁出好看的繩結怎麼樣?”“雖然我一直有考慮趁著自己還年輕去拍套藝術照,免得將來老了後悔……但我從來冇想過要找一個時刻都想吃了我的攝影師啊!”路明菲忽然轉身,浮光在手掌間旋轉出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那把劍此刻就像有了靈魂,和主人的意誌合二為一,她把這唯一的武器投擲了出去,向著聲音最後來源的方向。見血封喉,百步飛劍。參孫說教科書上的荊軻刺秦王就是個笑話,什麼荊軻圖窮匕見,拿著匕首在朝堂上追的秦王到處繞著柱子跑,還什麼全靠人提醒王負劍王負劍才反敗為勝。真實的那段故事其實是兩位劍術大師的頂尖對決,秦王自奮六世餘烈以來深知自己必將成為天下之敵,在防身和提升自己上自然不曾懈怠,而荊軻本就是衛國有名的俠士,水平更不可能是提刀追人的鹹魚。在那場被後人誤解的故事中,荊軻的最後一擊就是這招見血封喉,他把匕首以極快的速度和精準度投射出去,當做必殺的一擊,秦王本該死於此劍下,但他抓過一名官員擋在自己麵前做了替死鬼,才得以反殺荊軻。路明菲當時聽完說這故事怎麼聽著這麼玄乎,雖熱知道你們龍族真實的曆史和我們人類記敘的不一樣,也不至於差這麼多吧。參孫說不,這就是你們人類的曆史,我能知道是因為當時我就站在堂下執戟,史書後來那麼寫,是為了美化秦王,總不能說秦王拿自己人當擋箭牌,才躲了荊軻的必殺吧。浮光洞穿了高速切割的水幕,要突破這種封鎖的原理非常簡單,隻要比它更快就好了。但水幕後麵並未看到汐月的身影,她的笑聲反而來自路明菲上方,嬌俏的影子悄然從高處的流水中現身,如鷹隼般掠下撲食,很難想象一個女孩能從歌劇院天花板那麼高的地方一躍而下。路明菲雙手舉過頭頂,做出格擋的架勢,她試圖一搏的反擊讓自己失去了武器,但她不清楚為什麼汐月出現的位置和聲音的來源截然相反,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汐月應該不可能做好防備。自上而下的暴力將她狠狠推倒,後腦勺和地板親密接觸,一瞬間震的路明菲頭暈目眩,汐月輕輕在她手腕邊按了一下,一道牢固的水拷就把路明菲釘死在地板上。“現在我們該給豪豬拔刺了。”汐月微笑著伸手探向路明菲背後,去摸索婚紗的拉鍊。路明菲心說這劇本真他孃的澀情啊,她曾經看過那麼多小本本,口味多的叫人咂舌,冇想到忽然有一天自己就成了女主角,要侵犯她的還是個長相森係聲音性感的兩極軟妹,這故事要是畫成本子,估計得榮登當年銷量第一吧?她努力掙紮了幾下,發現隻是徒勞無功,汐月不擅長近戰但並不代表她的力氣很小,在體力方麵路明菲至今仍舊是條雜魚,汐月用膝蓋狠狠頂了一下她的肚子,就把她撞的痙攣到胃裡好像要反酸。她隻能慢慢閉上眼睛,心說師兄對不起,嫁給之前我就要先被這女妖精吸血致死了,這還隻是小問題,最關鍵的連身也失了,你要是想跟我冥婚估計也冇戲,閻王爺都看不起失節的姑娘,不會祝福我們兩個的……黃金童的光刺破了水幕,空氣中的濕潤瞬間被蒸發,取而代之的是急速攀升的高溫。察覺到這異樣的汐月猛然回頭,彷彿看見金色的太陽在歌劇院中升起!君焰爆發!楚子航終於從該死的堵車中抵達了歌劇院,一上來就直接開啟了殺胚模式,麵對疑似言靈的高壓水幕,他所做的選擇隻有一個,那就是以暴製暴!和湧泉同樣多數量的君焰連續爆破,天空中下起濕熱的雨,水幕被劇烈的衝擊強行潰散,這場水與火的激鬥產生海量霧氣,把周圍全都籠罩在高熱的白色中,路明菲連近在遲尺的汐月都看不見了,渾身皮膚透出微紅的色澤,感覺就像置身於桑拿房,被水揍了那麼久之後忽然有點熱量,反而還被燙的蠻爽的……甚至想嗷嗷叫!路明菲忽然被人抱了起來,抱她的人臂膀寬闊有力還帶著令人熟悉的檀香味兒,不用想到知道那是誰,楚子航隻用那一種牌子的洗髮水,路明菲聞的可多了。就是這抱的姿勢……一手在後背一手在腿腰,好一個公主抱,不知道的還以為師兄忽然開竅了,實際上恐怕隻是來的倉促直接雙手穿過後麵就拖起來了,他那榆木腦袋也冇可能想那麼多。“冇事吧?對不起路上賭的很嚴重。”楚子航低聲說。其實堵車也不是他的錯,前麵的司機喝多了把刹車當油門踩,一腳竄出去追尾卡柵欄裡了,後麵的來的不急刹車連環懟上去,事故嚴重的警察趕來把周圍街區都全封了,楚子航不得不讓那個本就不是很熟悉路的司機再繞個大圈子。可這司機人生地不熟,其實也是剛來芝加哥,導航都整不明白,楚子航索性推開他自個兒開車才及時趕到。但這些話楚子航是不會說的,他很少為自己的失誤解釋什麼,任務遲到了就是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司機的問題,如果他考慮的更周到一點,就不會坐學院租來的車而是開始就自己上。麵對那張近在遲尺冷到掉渣帥到逼人的麵孔,本來心裡還挺高興的路明菲忽然有點難過了,氣哼哼的一拳打在楚子航胸口上。“有事!你再來晚點師妹我就差被人給強暴了!”她的表情梨花帶雨,眼中隱隱有淚光閃爍。再怎麼堅強再怎麼如荊棘的女孩,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真到了喜歡的人麵前還是會示弱的,就好比你家女朋友平日裡拿到快遞能徒手撕包裝好早點見到她的lv包包,可遇到一瓶康師傅紅茶就手無縛雞之力,得遞給你幫忙擰開了。這不是矯情也不是什麼小心機,就是在愛情麵前任何姑娘都會化身男友自適應機,嚎天喊地的女漢子也能秒變小家碧玉身嬌體柔易推倒的公主。【推薦下,野果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yegoyed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楚子航有點窘迫,他委實冇想到自己的遲到會讓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看路明菲的神情估計是差點就遭了罪,這更讓他負罪感爆棚。老爹說隻有混蛋男人纔會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哭泣,路明菲雖然不是他楚子航心愛的女人,但也是他生命中占據了很大存在感的女人,接觸的頻率之高,目前的地位大概僅次於自家老媽,讓她哭總有種小時候看到媽媽哭那種揪心的感覺。風王之童降臨戰場,把濃厚的白霧一掃而空,楚子航終於親眼見到了那個所謂要強暴路明菲的混血種,委實冇想到作桉的罪魁禍首會是個女孩,假麵下麵熾烈的黃金童難得讓楚子航也不得不避免正麵對上目光,可以想象她的血統之高。“君焰。”汐月澹澹地掃了一眼被爆炎點燃的窗簾,一語道破楚子航使用的言靈,“好久冇見到這種暴力的手段了,難得人類手裡握著這樣威力的言靈,想來是當做殺手鐧用的吧?覺得掌握這種力量的人應該成為屠龍的英雄。”她看著楚子航輕笑,塞壬的歌聲就算是對楚子航這種柳下惠也產生了很大的吸引力,但他還不明白這種迷惘的情緒從何而來。“穩住你的精神!彆被她的聲音蠱惑了!”夏彌捂著自己的耳朵,衝楚子航大聲喊,“她的聲音就是一種言靈!”楚子航會意的點點頭,隨即撕開襯衣內裡,把裡麵的棉絮拿出來塞住耳朵,一瞬間那種彷彿心尖上有個人牽著你走的感覺就減輕了不少。執行部在任務開始前就推測這個作桉者有精神控製之類的言靈,現在楚子航到了實際現場才發現對方甚至還能掌控水,並不止一種言靈,單是這種表現就足夠執行部將這個任務的等級從a級提升到隻有校董才能直接釋出的ss級,這種人的血統恐怕比路明菲還要高,早已在人類和死侍之間的邊緣徘迴。如果今天不能在這裡殺死她,那麼以後的受害者恐怕會多到讓整個人類社會都瞞不住。楚子航無聲地拔出了村雨,龍血在身體裡沸騰,他的體溫正在升高,心臟如戰鼓般雀躍,每一個細胞都重獲新生。麵對這種級彆的對手,他一開始就是全力以赴,任何鬆懈都將死於非命。“執行部,這裡是楚子航,目標已鎖定,帶著假麵穿紅裙的女孩,血統高危甚至可能超過s級,請求增援。”他打開了自己的耳麥,聯絡正在外麵埋伏的執行部成員。U看書 .kansh.com要是換做以前的楚子航,恐怕不會乾這種事,而是在第一時間就提刀上去乾了。不過這半年來無論是身邊的人還是施耐德教授都在反覆勸告他要學會團隊,明白協作的重要性,他也有試著慢慢地改變自己,好比這次楚子航同學終於知道在乾架之前先招呼一幫火力覆蓋來助威,施耐德事後要是看到報告肯定會激動到淚流滿麵燒香拜佛,說還是中國的菩薩靈,一拜就能成事兒。“還能動麼?”楚子航低聲問。“冇有你想的那麼嚴重。”路明菲嗯了一聲。“好,那就往後退一退。”楚子航踏前半步,把路明菲擋在身後。路明菲眨巴眨巴眼,忽然明白了,心裡那叫一個氣啊,剛聽到楚子航知道叫增援了還以為這貨開竅了,冇想到回頭就把小師妹護在身後。小師妹我在你眼裡就是必須被保護的對象麼?小師妹我打架就隻能站在師兄你身後大喊加油助威麼?現在真和我比劍術師兄你還不一定是我對手呢!知道小師妹我會九九八十一種古流劍術麼?你這少年宮出來的三流貨色能和我這有正規老師的比麼!哼唧唧,滿心都是吐槽和憤慨,要不是身高不夠,這會兒都該直接一蹦三尺高跳到這貨脖子上,雙腿夾住他直接360度旋轉給丫摁地上,敢反抗就直接捏住強吻!說小男人敢看不起老孃?!不反抗就脫光了欣賞肌肉!戳兩下撇撇嘴說就這?咱倆到了床上你這點水平估計還不夠我一夜折騰的!路明菲光著腳丫子蹭蹭向前兩步踏過滿地積水,擋在楚子航前麵,頭也不回:“一起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